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言情小說 > 霸王妃(上) > 第十二章

川崎前锋大阪飞脚:霸王妃(上) 第十二章 作者 : 子紋

    難得看到她慌張的樣子,段頌宇忍不住拍腿大笑,爽朗的笑聲傳進木顯榕的耳里。他在捉弄她,她理應生氣,雖然整個胃熱辣辣的,但是嘴角還是勾動了一下。

    “有時候醉了反而比清醒更好?!彼斐鍪?,輕揉了揉她的頭頂,“至少可以卸下心防,不再偽裝,否則這么多年了,難道不累嗎?”

    他的低語觸及她內心深處的某根弦,令她的心一暖,莫名的酸楚梗在喉頭。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連忙移開視線,極力的控制情緒?;蛐硎且蛭染鋪?,也或許是因為突然吹起的寒風,她竟察覺自己的眼中有淚。

    “將軍,你怎么了?”段頌宇沒錯過她的深幽眸中閃耀著異樣的水光。

    木顯榕急忙斂下眼,她從不軟弱也不應該軟弱,尤其是在他面前。

    “沒有,”她腳步有些不穩的站起身,“只是突然有些不適,請容屬下先行告退?!?br />
    “等等!”段頌宇跟著起身,“我也累了,一起走?!彼拇笫忠話丫鹱∷氖直?。

    “王子,屬下要回府?!蹦鞠蚤盼弈蔚奶嶁?,“怎么一起?”

    “可是你醉了?!?br />
    “無妨,派人找來屬下的侍女便成?!輩挪還幌倫擁墓餼?,木顯榕的目光已開始渙散,腦袋也暈眩起來。

    她或許真的無法騎馬回府了。她迅速交代一旁的士兵回府中叫人來接她,但是腳步卻明顯的不穩。

    “跟我還見外什么?!倍嗡逃羆岢值惱駒謁砼?,溫柔擁她入懷,“你可是我最忠心的臣子,別說送你回去,就算是讓你留宿在我的寢宮,與我共枕而眠也無妨?!?br />
    聽到這話,木顯榕發脹的腦袋更是轟了一聲,臉上紅潮已分不清是酒氣或是羞意所致,發現自己與他太過接近,她試圖拉開距離,“謝王子,但是—”

    “走吧,你連路都走不穩?!彼岢植環攀?,“不過幾杯酒罷了,看來你的酒量太差?!?br />
    她怨懟的瞄了他一眼。那烈酒就連勇士可能都咽不下三口,但是她卻狠狠的喝下一大碗,他竟然還說她酒量差!

    “我現在沒精神同你說!”她的口氣略顯不遜的回嘴。

    看到她酡紅的面頰、不穩的腳步,段頌宇索性伸出手,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你—”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她一大跳。

    “噓,”段頌宇鼻間盡是她身上若有似無的淡香及醉人酒氣,勾引得他心旌搖曳,聲音不自覺的變得沙啞,“別掙扎,大家都以為你醉了,我只是送你回去而已,若你動個不停,他們反而會覺得奇怪?!?br />
    他的話令她無法反擊,只能靜靜待在他懷里,臉因為酒,也因為靠著他的胸膛而像是著了火似的熱燙。

    段頌宇神色自若的抱著她,登上通往宮殿的階梯。

    “我要回去!”一離開他人的聽力范圍,木顯榕也顧不得什么君臣之稱了,立刻掙扎起來?!拔乙懔⒖譚盼蟻呂?!”

    “在這里睡一夜,不至于委屈你吧?”

    “是委屈了王子!”她動得更厲害。

    “不委屈,我可是求之不得呢?!彼用戀幕氐?,手微用力,發現她雖然醉了,但撒起潑來還挺有力量的?!澳惚鷴葉?,真的要掉下去了!”

    “與其跟你睡在一起,我情愿掉下去!”

    說這話實在太傷人了吧!段頌宇瞪著她,最后沒轍的在通往寢宮的回廊上將掙扎不停的她放開。

    雙腳一著地,木顯榕立刻轉身想走。

    但是段頌宇卻比她的動作更快,一把將她拉住,用力一扯,讓她撞進他懷里。

    震驚于他膽大妄為的舉止,她抬頭怒視著他。

    “我實在應該因為你對待我的態度而好好教訓你一頓?!彼蛻?,看著她的目光卻有著無比詭異的熱切。

    這個姿勢使她整個人都僵硬了起來。呼吸間,她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吐息,喉嚨和心皆是一緊。

    她的心跳得飛快,知道有事情不對勁,但偏偏現在腦子一片混沌,只能傻傻看著他伸出手摸她的臉,想躲開,但是雙腳卻無法移動分毫。

    “你在害怕嗎?”

    木顯榕無法言語。她是害怕,他突如其來的靠近令她心悸,不過她認定這是因為酒力發效的緣故。

    但他呢?難道他今晚也喝了許多酒,否則看著她的眼神為何那么狂熱

    雖然她是個女人,但是這些年來,她都以男裝示人,自認自己的偽裝相當完美,可若是如此,罕伯澤現在的舉動又代表什么?

    突然一個念頭突如其來的壓上她的心頭,可她卻打心里不想相信這個孩子氣的男人喜好非比尋常,因為這樣的結果,可能會導致天大的災禍。

    “立刻放開我!”她沉下臉。

    “若我不放,”他猛然將她拉入懷中,“你能奈我何?”

    心因兩人的緊貼而瘋狂的跳動著,不論木顯榕怎么努力深呼吸,就是定不下來。

    空出一只手,段頌宇拉下她頭上的軟帽,解開她的頭發。

    她激動的揚起手,但是他很快阻止了她的動作,“你曾經打過我一次,我不打算再給你第二次機會?!?br />
    她的眼中閃過驚惶,雙唇微啟,不由自主的打顫,在月光照射下,她披散一頭柔順的黑發,楚楚動人的樣子,絕對能激起男人的獨占欲。

    他的唇驀地覆住她的,封住她欲出口的不遜話語,強迫她仰起頭。他感覺到她倒抽了口氣,但是他沒有打算要放開她,而是將手伸向她的后背,將她更壓向自己,霸道的在她身上留下屬于他的烙印。

    “天??!”當他結束這短暫的吻,木顯榕立刻驚呼出聲,心跳得飛快,怒火也熊熊在體內燃起,“你怎么敢”

    他的笑容是立即的,“這世上沒什么是我不敢的?!?br />
    當他的手再度貼上她的背時,她下意識的想躲開。

    白克力拿著主子遺留在營火旁的佩劍,原本想要拿到寢殿放下便走,沒料到人還沒走到,就撞見眼前這一幕,一口氣被嚇得梗在喉間。

    就算他再怎么沒腦子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王子跟木將軍……他頭皮發麻,緊張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在進退兩難的時候,又看見木將軍不留情的揚起手,一個清脆的巴掌聲瞬間穿過了他的思緒。

    他驚得瞪大了眼,退了一步,試圖掩藏自己高壯的身軀。

    第二次—臉上熱辣的感覺令段頌宇有半刻失神,沒料到自己竟會被同一個人摑兩次耳光。

    他該生氣的,但是想到那唇的溫度還留在他唇上,他就實在很難對她發怒。

    “該死!”木顯榕因怒氣翻涌,連帶著體內的酒力也加速運作,只覺得天旋地轉,但仍強撐著罵道:“賞你一巴掌算便宜你了,我該狠狠的鞭打你一頓?!?br />
    “好啊?!彼徘承?,“我可以準備鞭子給你?!?br />
    “你—”她氣憤的瞪他,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勉強咬牙道:“王子,你該明白你得留下子嗣?!?br />
    段頌宇莫名其妙的看著她,“子嗣”

    “沒錯!王子可以喜歡男人,但是男人并不能為王子留下子嗣!”

    “等一下,你現在的意思是,我有斷袖之癖,你怕我們之間發展出不正常的關系嗎?”

    他話講得坦白,讓木顯榕的臉微紅了一下,但她沒有反駁,算是默認。

    “在我的年代,男人喜歡男人,女人喜歡女人都可以,甚至結婚也可以是合法的,所以我并不介意?!?br />
    她聽不太明白這話,“什么你的年代?什么男男女女?”

    “跟你說你也不會明白?!彼蕓燜柿慫始?,“總之,我不在乎你是男是女,我只知道,我要你,要定了?!?br />
    這番宣言更是讓白克力嚇得將劍給掉在地上。

    聽到聲音,段頌宇立刻轉身,嚴厲的視線直視著他。

    “王子……”白克力被這么一瞪,只差沒有腿軟的跪下去。

    跟在王子身邊這么多年,他從來就沒有發現原來王子有這種特殊喜好,而對象還是木將軍……就算木將軍長得美過女人,但終究還是個男人??!

    “該死!”木顯榕一張俊俏的臉一片慘白。這下子什么威信全都沒了!她用力一推,要罕伯澤放手。

    但段頌宇壓根不如她的愿,拉著她的手,“放心吧,我處理?!?br />
    “你能怎么處理”木顯榕低斥,“你毀了一切!”

    “我可不認為?!崩潘?,他們一起面對白克力,段頌宇魄力十足的問:“你看到了什么?”

    他困難的吞了口口水,“屬下看到王子跟木將軍—”

    “我的第一勇士,”段頌宇打斷他的話,沉聲又問了一次?!澳恪吹攪聳裁??”

    “屬下就是看到—”看到主子的神情,白克力驀然頓悟,“王子是要屬下說什么都沒看到嗎?”

    這個沒有腦子的大塊頭!段頌宇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澳憧梢砸哉遄靡環倩卮??!?br />
    那還用說嗎?白克力這才松了一大口氣,“屬下什么都沒看到!”他會說服自己是一時眼花看錯了。

    “很好,記住你的話?!彼嘈虐卓肆Φ鬧倚?,他絕對不會將這件事給說出去。

    白克力只能苦著一張臉。早知道就別急著把佩劍送回來,這樣也不會撞見這么令人想入非非的一幕。要他承認兩個他最敬重的男人竟然是一對,這個震撼實在也太大了一點。

    “這樣可以了嗎?”段頌宇低頭看向木顯青。

    她雙手緊握,氣得咬牙切齒?!罷餼褪悄憒硤鵲姆絞健?br />
    “難道你不相信他的忠心嗎?”

    木顯榕不由得語塞,只能趁著他不注意,用力一推,藉此發泄怒氣?!敖褚咕偷筆糲潞屯踝傭己榷嗔??!?br />
    “你或許喝多了,”他專注的看著她,“但是我卻再清醒不過?!?br />
    木顯榕欲離去的腳步一頓,“罕伯澤,別逼我!”

    看到她嚴肅的神情,段頌宇不禁沉默。狗急會跳墻這個道理他很明白,他想得到她,從沒想過要逼走她。

    “我說過我會給你機會,”好半晌他才重新開口,“你到底是男是女,自己絕對比我更清楚?!?br />
    木顯榕一震,看著他陰郁的神情,心中立刻掀起滔天巨浪。

    他知道了!他知道多少?猜到多少

    想起了木家十余口人可能因為她的身份暴露而喪命,她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段頌宇緩緩走向她,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臂。

    幾乎是反射性的,她驚恐的反手拉回自己的手,但腳步一個不穩,竟整個人從階梯上摔了下去。

    突如其來的意外,段頌宇根本無法反應,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跌下樓,心臟差點停止。

    看她落到樓梯底端,他才倏地回神,急奔到她身旁,臉色蒼白的單膝跪在她身旁。

    “不勞……王子費心?!鼻咳套磐?,她推開他伸來的手,只覺一陣溫熱的液體從臉頰上滑落?!笆糲碌吶盡?br />
    “該死!你到底還要倔強到什么時候”她臉上的鮮紅看來怵目驚心,段頌宇又氣又驚的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小—”正好要來接人的阿依遠遠目睹主子墜樓,立刻沖了過來,待看清罕伯澤后,不禁一楞,“王子?”

    “還杵在這里做什么?”段頌宇瞪著四周的人,“還不找醫生!”

    “醫生”

    “大夫、藥師還是郎中—隨便!”他看向白克力,“立刻找個能處理她傷的人過來!”話落,他立刻抱著懷中人往寢殿而去。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霸王妃(上)最新章節 | 霸王妃(上)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