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科幻小说 > 龙族秘录 > 第十五章 龙柱谜解 亢龙有悔

川崎前锋对上海上港:龙族秘录 第十五章 龙柱谜解 亢龙有悔 作者 : 苏逸平

    一个森冷的午后,周族公子旦又率领族人前来龙族,还带了大量的米粮美酒。

    狄孟魂辗转从旁人的口中得知,周族谋夺殷商王朝的动作越来越加明显,四方已经泰半归顺,但是这些讯息对狄孟魂而言都有如过耳东风,因为历史的结局早已了然于胸,伐纣之战一定会胜利,至于过程如何,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为了款待周族来人,喀兴布在龙族山谷摆开大宴,全族人痛饮美酒,把酒言欢,过了一个疯狂的夜晚。狄孟魂、姚笙和阳风也在受邀之列,姚笙因为心中烦闷,没喝多少酒便托词回去休息,阳风对酒宴没什么兴趣,不到半途便化为一障水幕消失,只有狄孟魂酒酣耳热,和龙族勇士痛饮美酒,大快朵颐,最后终于醉倒在酒宴之上。

    睡到中夜,狄孟魂在一阵头痛中醒来,山谷中明月如镜,他跌跌撞撞地走到水源处,弯下腰掬了几把清水洗了脸,这才有些清醒过来。

    静寂的夜空下,只听得脚步声响起,回头一望,却是雁儿和那个周族的公子旦。狄孟魂不愿撞破二人,让雁儿难堪,便躲了起来,打算等二人离去后再行离开。

    月光如洗,沉静地在两人的身上,公子旦温柔地握住雁儿的手,亲地吻她的唇。雁儿略为挣扎了一下,却被少年强壮的臂膀握住,过了一会,也闭上眼睛,任公子旦在脸上不住亲吻。

    狄孟魂一翻白眼,觉得大半夜被卡在这样的旖旎世界有点莫名奇妙,只得呆坐在那儿,百无聊赖地数着繁星,希望他们早早完事。

    雁儿从怀中取出一方布绢,轻轻环在公子旦的脖子上,将他的脸拉近,两人跟着便滚倒在草地之上,轻声低笑。

    过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突地提高声量,居然起了争执,公子旦低声地说话,语声中却充满愤怒,雁儿百般求恳,却也不肯让步。这样争执了一会,公子旦怒气冲冲地将那方布绢掷在地上,回头便跑,不一会儿便已经不见人影。

    雁儿愣愣地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狄孟魂和雁儿素来交情极好,心下也不忍见她哭得这样伤心。他从藏身处走出,拾起公子旦丢在地上的布绢,同雁儿走去。

    雁儿乍见狄孟魂也吓了一跳,等到看清楚是他,更忍不住满心的委屈,抱着他便嚎啕大哭。

    “别哭??!”狄孟魂一下也不知如何是好,作战养龙他非常的在行,对于这种小儿女的心事却手足无措:“什么事,我向他说去?!?br />
    雁儿在他怀中哭了一会,怞怞嗒嗒地说道:“他要爹爹做他们手下,爹爹却只肯做朋友,”她的脸上有晶莹的泪珠,想起伤心处,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叭思宜退杪枇舾业暮貌?,却又把它丢在地上?!?br />
    狄孟魂拿着那方布绢,不知如何是好。放开罹儿,到水源旁把布绢沾湿,打算让她擦擦脸,然而,那方布绢沾水之后,却闪闪发起光来。

    狄孟魂将沾湿的布绢摊开,发现发光的部分像是磷光一类的光源,在布面上亮着线条平整的花纹,像是字,又像是图案。他好奇地端详那些图案,突然福至心灵地将布绢翻转过来,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图案,看了一会,却像是被闪电击中般地目瞪口呆。

    因为,那方布绢上的图案居然是四个古代中文汉字,虽然字迹并不工整,却仍可辨出原来的意思。

    那四个字写的居然是“时光脉冲”!

    狄孟魂连滚带爬地走回雁儿身旁,张大口,结结巴巴地问出一连串问题。

    “这……是什么东西?是谁的东西?”

    雁儿被他的神情吓得有点发愣,哭泣声也停止了。

    “是……妈妈留给我的东西,”她悄声说道:“也是她妈妈留给她的东西……”

    “上面的字呢?”狄孟魂急忙问道:“是谁写的?”

    “我不知道是什么字,我也不会认。爹爹说,上面画的是龙柱的故事,但是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意思?!?br />
    狄孟魂闻言像是行走肉似地立着,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雁儿小心翼翼地拉着狄孟魂的手:“你怎么了?”

    突然之间,狄孟魂像是癫狂一般哈哈大笑,仿佛解破了一个最难的谜题。他在大笑声中抱起雁儿,转了一圈,又状似癫狂地狂奔而去,那长笑声汤漾在山谷之中,久久不去。

    姚笙在前一晚的宴会中因为心情烦闷,是以早早便回到居处休息,不一会儿便在愁闷中睡着。

    睡梦中,仿佛到了一个绝崖峭壁之上,环顾四周丝毫没有着力之处,突然间,一阵朗笑声传来,她举目四顾,突地整个身体失去依靠,往无穷尽的深渊滑落……在尖叫声中,姚笙突地醒过来,一醒过来就听到了狄孟魂的大笑声。

    “回家了!”狄孟魂笑道,他的身后跟着阳风,阳风还是一副沉稳的模样,没有狄孟魂的飞扬跳脱?!袄?,带你回家?!?br />
    “原来,艾杰克的讯息早就到了,”在前往龙泽的路上,狄孟魂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两人解释道:“如果我的判断没错,那些龙柱就是艾杰克送来的讯息,记不记得龙族人的传说?龙柱从天而降,隐涵天神讯息!”

    说着说着,他一手掌控着驾驭厚头龙的套绳,一手忙乱地掏出那方布绢递给姚笙。

    姚笙和阳风看见布绢上的“时光脉冲”也不禁张大口,说不出话来。

    一定是龙族人看见龙柱上的字迹才摹拟下来的花纹,如果没有那些青草和青苔,艾杰克的讯息就会看得见了?!?br />
    “不对,”姚笙思索了一下,虽然心中狂喜不已,却仍谨慎地想到其它的细节:“阳风接到艾杰克的传话时,这些龙柱已经在了,而且还存在了许多年,这样子的先后顺序说不过去?!?br />
    “说得过去,太说得过去了!”狄孟魂大笑:“别忘记,我们也是跨越时空过来的,在这样的前提下,现在、过去、未来已经完全不具任何意义。艾杰克只知道我们大约在哪个年代,却不知道确实的数据,只能在这个范围内多送几次。龙族人不是说过吗?龙柱的数目或多或少,因为他送达的时代不同嘛!”

    到了龙柱所在的平原上后,阳风很轻易地就将其中一根龙柱清理干净,而狄孟魂的推断完全正确,所有的龙柱都是艾杰克送来的,因为上面的内容完全一样。

    在龙柱上头,艾杰克写道:

    “此致阳风、狄孟魂、姚笙、丹波朱红(看到这里,狄孟魂向阳风点点头,表示丹波朱红果然也已陷入时空)诸人。因为磁暴影响,你们所到之处会有时光脉冲现象出现,时光脉冲将在讯息抵达之处出现,出现时多有风雷雨声,置身其中,便可以进入时光之流,乘之或可回到二十四世纪?!?br />
    在讯息之后,列出了艾杰克计算出的时光脉冲周期及时间,姚笙略一推算,知道下一次的脉冲将在九日之后出现。

    她欢畅地大叫一声,抱住狄孟魂重重地吻了一下,在平原之上又笑又跳。阳风巍然挺立在龙柱底下,脸上也不禁露出欣慰的神情。狄孟魂微笑地看着姚笙像个小女孩般地欢唱着,盘着手,不发一语。

    姚笙敞着一脸的欢欣走过来,大声叫道:“狄孟魂,走了,回去准备一下。我们几天后就回家!”

    狄孟魂淡淡一笑。

    “不是我们,”他静静地说道:“是你们?!?br />
    姚笙闻言一愕,连阳风也诧异地看着他。

    “什么……什么你们我们?”姚笙喃喃地问道:“你不回去?”

    狄孟魂长吸一口气,伸开手臂,仿佛要将所有疑问吸入身体。

    “是,我不回去了,”他坚定地说道:“我在二十四世纪什么都不是,连个小兵都做不好。这里有新鲜的风、花草树木,还有恐龙,这里的事我做得来,所以,我不回去?!?br />
    姚笙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狄孟魂打断。

    “走,回去了,”他轻松地走向在一旁静静等待的厚头龙:“我是说,回龙族山谷去?!?br />
    ★★★

    次日上午,周族一行人告辞离去,喀兴布仍然没有答应加入周族的部落,只愿和周族结盟,虽然如此,他仍对公子旦以礼相待。公子旦临走前看了一眼雁儿悄然而立的身影,脸上闪过一阵陰霾,却看见女孩眼中仍是无比的眷恋,对着他离去的身影痴痴地凝望。

    按照艾杰克的讯息,能将姚笙和阳风带回二十四世纪时空的时光脉冲,将在九日后出现,在这段期间,姚笙也曾试图打消狄孟魂留在龙族的念头,却总被他一笑带过,这样几次之后,姚笙也就不再多口。

    公子旦离去不多久,周族便派人送来讯息,表示四方黎民都愿意归附周族,并在不久后兴兵伐纣,龙族和周族既是结盟,便应和周族一齐讨伐殷商王朝??π瞬家粤迦丝诓欢辔赏窬?,但愿意在战事有必要时支援巨龙。周族旋又改口表示将有一场誓师大宴,希望能在龙族山谷举行,龙族族长喀兴布略加思索,便欣然答应这个请求。

    誓师大宴那天,就是姚笙和阳风乘坐时光脉冲离去的那天。狄孟魂受喀兴布邀请,也即将出席誓师大宴。

    “就这样,你连我们也不送了吗?”姚笙在最后一刻仍希望狄孟魂能改变主意。

    狄孟魂朗声大笑。

    “送君千里,终需一别,更何况是送人到二千年之后,”他拍拍姚笙的肩膀,也向阳风行一个漂亮的军礼:“回去之后,记得看看历史,看有没有多了我这个时空之流中间的无名小卒,我一定会做出一些事来,让历史的纪录留下我的痕迹?!?br />
    然而,听了狄孟魂这个说法,姚笙心里却隐隐想到了一个破绽,想告诉他,却又觉得没有必要。

    于是,日子一天一天的飞逝过去,最后,终于到了艾杰克所说的时光脉冲出现之日,龙族也将在居住的山谷中宴请各部族,展开一场伐纣的誓师大会。

    过午时分,姚笙和阳风走出龙村落的门口,同龙泽的方向而去。狄孟魂送着他们走到村落之外,这时候来访各部族的人员已经纷纷抵达,龙族山谷中人来人往,颇为热闹。

    姚笙依恋地回首望了望龙族的山谷,几只悠闲的马门溪龙在山间吃草,她深吸了口气,充满了依恋之情。

    “就这样,”狄孟魂静静说道:“我们再见了?!?br />
    姚笙望着他明朗的脸庞,知道日后已经无法再相见,一股冲动涌上心头,她突地激动起来,大声说道:“跟我们走吧!你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什么的,你……”

    出乎意料之外,狄孟魂没有任何诧异神情,只是微微一笑。

    “我知道,”他说道:“你要说,如果我会在历史上留下什么,早在我们还没来到这儿之前历史上就该有我的名字了,对不对?”

    姚笙愕然。

    “我当然知道,也许我留在这儿不会有任何的好下场,但是我真正想过的,是一个一切由我自己决定的生活,只是这样而已?!?br />
    “再会?!弊詈?,阳风将姚笙扶上一头副龙栉龙,同狄孟魂挥挥手。

    狄孟魂又在村口伫立良久,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山谷的云雾之中,这才抓抓头,走进村内。

    龙族部落内这时因为访客的到来变得相当热闹。山谷内的巨龙因为这样的场台已经被牵到各处安置好,不致惊吓到来客。

    周部族的族长姬昌这时也已经到来,他是个神情慈祥的肥胖老者,在公子发的陪同下来到龙族??π瞬荚诓柯涔愠∩先计鸪逄斓幕鸸?,搬空了族内的美酒,也不晓得放翻了多少牲畜。

    来访的部族“鄂族”最擅长歌舞,在他们的歌舞声中,誓师大宴于焉开始。

    狄孟魂坐在人群之中,身边是嘈杂的乐声人声,肉香酒香弥漫在空气中,仰望那一片黑暗的夜空,忍不住想起了此刻的姚笙和阳风。

    过不多久,他们应该就可以顺利进入时空了吧?

    难到在自己的心中,就没有一丝想回到二十四世纪锡洛央的念头?

    他摇摇头,哑然失笑,一边又和身旁的喀兴布干了一大口酒。

    这时候,周族的女舞娘们开始进场,敞开衣袖,准备跳一场周族有名的战舞“太公?!?。

    舞娘们由手上亮出一把木剑,以银漆漆上色彩,精彩地在场中舞动,间或旋转身形,穿梭在宾客之间。

    狄孟魂因为喝了不少酒,脸上微醺。按理说,这样的场面是充满欢乐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狄孟魂的心中陡地出现一股难言的情绪。

    这种感觉已经许久没有出现,是在二十四世纪作战时常出现的直觉之感。

    那也就是说,狄孟魂陡地在这一个充满欢乐酒香的酒宴中感受到杀气。

    从他微醉的眼中望出去,周族的舞娘步履轻盈,剑法美妙。侧头一看,周文王姬昌身旁有名年纪比他更老的老者闭目凝神不动,然后,老者睁开双眼,眼神闪烁出精光。

    舞娘手中银剑舞得更急,缤纷灿烂,好不美妙。

    仿佛是慢动作一般,姬昌身旁那名老者扬起右手,将酒杯摔在地上。

    然后,一名舞娘手中舞出一朵?;?,便将利剑俐落地刺向龙族族长喀兴布,原先是一剑穿心的剑势,一旁的狄孟魂因为杀气的直觉已经开始留心,抓起桌上一个大盘,砸向那名舞娘,剑势一偏,只刺入喀兴布的肩头。

    一时之间,酒宴开始大乱,有许多宾客唰的一声亮出身上的兵器,看准龙族的族人下手便砍。

    混乱中,喀兴布和狄孟魂且战且退,打算取出龙族的深黄色龙盔发动群龙反击。好不容易杀开一条血路,走到龙族放置龙盔的地点,却听见喀兴布一声惨呼,他打开皮囊,却发现龙盔已经不翼而飞。

    这时候,周族埋伏的勇士也在龙族山谷中砍断绑缚恐龙的绳索,四处放起火来,许多的巨龙失去了束缚,又被火光惊吓,便在谷中四下流窜,吼声震天。

    原来,周族在这场大宴之前早有预谋,要将龙族的巨龙掌握在自己手中,将龙族的族人一举歼灭??π瞬贾薪V?,来自各部族的战士纷纷痛下杀手,而龙族的勇士们本就不擅长技击,他们一生只会骑在恐龙背上作战,一离开恐龙,便连普通壮汉也不如。再加上族长喀兴布失掉了主宰群龙的龙盔,无法将族内纷乱的巨龙稳定下来,也无法呼叫最强悍的飞龙“应龙”前来。山谷内烽烟四起,一场欢乐的酒宴顿时成为修罗战场,不到小半夜时分,龙族的族人已经被残杀将荆文王姬昌这时早已由部属护送至安全所在。能征善战的武王姬发这时得意地从身后取出一具色作深黄的奇形物件,赫然竟是龙族赖以驭龙的宝物龙盔。姬发待得众手下将龙族残杀将尽,局面控制住之际,便学着龙族族长喀兴布的模样,将龙盔戴上,打算将在山谷内的巨龙稳定下来,留待周族慢慢运用。

    可是,戴上龙盔之后,巨龙们在谷内蚤动依旧,并没有因而停止下来,反而踩死了许多企图阻止他们的周族族人。

    这时,天际开始乌云密布,一阵惊雷,开始下超大雨,将染红了龙族鲜血的山谷淋个湿透。

    突然之间,人群中发出一声呐喊,本来拥挤的各族战士中陡地冲开一条路,伴随着怒喝声音,开始蚤动不已。

    “别跑!”一个粗豪汉子嘶声大叫。

    人群排开过处是一只状似疯狂的厚头龙,在上面满面血污驾驭的正是狄孟魂,他的前方抱着一个已经不再动弹的人,翻转间,有人认出那人便是龙族族长喀兴布。

    狄孟魂双腿使劲一夹,厚头龙长吼一声,便向出谷的方向跑去,狄孟魂乘坐的厚头龙是只临时抓到的幼龙,奔跑力劲比不上成龙,虽然狂奔而去,奔跑的速度却并不快速。

    “追!”人群中走出一名老者,有人认出那便是周族的军师“太公”

    姜尚,“太公”在周族中是仅次于文王、武王的领袖。

    “追杀者,重重有赏!”

    人群中的壮汉们纷纷呼喝呐喊,便往狄孟魂与喀兴布离去的方向追去。

    此刻雨势下得更大,天际不时爆出一声声炸雷。武王姬发颓然地将龙盔除下,望着大雨滂沱中满地的龙族死,仿佛若有所感。

    那条淡蓝色的光带出现在天际的时刻,姚笙和阳风已经在龙柱处等待了大半夜,淋了好一障的雨。

    雷雨交加的天际时时亮出一条闪亮的长蛇,长蛇过后再“轰隆”一声,来一记震耳的雷鸣。姚笙仰望着龙族山谷的方向,雨水早已将她的全身淋得湿透,她再一次望着山谷的方面,不自觉地想起了狄孟魂那明朗的脸庞。

    就在这一刹那,天际出现了一条蓝色的光带,顺着弧形的轨迹慢慢向地面席卷而来。

    在冲刷的雨声中,偶尔出现的雷声震耳欲聋,远方隐隐传来一阵模糊的呐喊声,原先姚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倾盆的大雨中她极目四望,却看见有一群人向着龙柱的方向而来……不,在这一群人的前方,还有一头恐龙正吃力地前行着,那群人的呼声震天,仿佛不将恐龙追及绝不罢休。

    “狄孟魂!”姚笙看清楚了来人的相貌,失声大叫。

    狄孟魂带着喀兴布,骑了一头厚头龙,企图躲开周族的追兵,却一路逃到龙柱之处。那头厚头幼龙奔跑到这个地方已经支持不住,一个收势不及使整个跌倒在地,力尽而死。狄孟魂和喀兴布从龙背上滚倒在地,喀兴布着地时一点也没有动弹,原来,老人早在山谷时便已经流血过多死去。

    一支羽箭飞过,正中狄孟魂的腿部,他痛得大叫一声,百忙中回头一看,却看见狰狞的追兵已然越来越近。大雨从天而降,天际也响起了一阵障的雷声。

    突然之间,一只温暖滑腻的手握住了他的手,是姚笙,此刻她在闪电的光芒中带着微笑,身后是已经开始化为水幕的阳风。

    “走吧!”姚笙柔声说道。然后,潘朵拉核酸警队“水”阳风再度化为水幕,将两人包里住,飘然离地,迎向那一条长型的淡蓝色时光脉冲光带。

    然后,周族追兵的呐喊声不见了,雨声、雷声也不见了,空间重又恢复亘古的死寂。

    公元前十一世纪,周部落歼杀龙族一役严格来说,应该是一场失败的战役,除了将龙族族人几乎杀尽之外,只换来了一顶根本没有用处的龙盔。而满山遍野的巨龙却因为没有了豢龙的龙族高手,成了遍地无法为人所用的荒野巨兽,也因为缺了龙族的饲养,这些珍异的巨兽也在不久后纷纷因为饥饿、疾病而全数灭亡。虽然日后周部落依然伐纣成功,顺利建立新王朝,但是黄淮平原之上却从此失去了龙族的身影。

    周武王灭商后,死前将幼子托给胞弟公子旦,那便是历史上有名的摄政名臣周公。

    公子旦一生充满传奇,制定礼乐,奠定周朝之基,也是古中国历史上极为著名的传奇人物,只是,远望莽莽江山,他的心中,却偶尔会浮现一双温柔的眼神。

    当年,喀兴布的龙盔便是雁儿盗给公子旦的,龙族少女将所有的情思全都放在白衣的少年身上,几句温柔的情话之下,连龙盔也帮他盗了过来,最后,却葬送了全族的性命。公子旦终其一生不曾再见过雁儿,却也没有在龙族族人的体中找到她的身。

    只有一次,在京城的人群中,垂垂老矣的公子旦曾经见过一名年老乞妇,在春风中巍巍伫立,老耄的眼神却透现出谅解与温柔。等到公子旦如梦初醒,再要去找那老妇时,已经杳无影踪。

    曾经,忧心忡忡的龙族族长喀兴布问过狄孟魂这样一句话:“我等龙族,是否能够世代昌盛,永保繁衍?”

    然而,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古中国哲学家庄周的寓言中,屠龙的勇士从山上学艺归来,在那时的战火人间,早已不见了龙族的身影。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龙族秘录最新章节 | 龙族秘录全文阅读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