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科幻小说 > 东周时光英豪之卫城元神 > 第十二章 谁能解万古之忧?

川崎前锋赛程:东周时光英豪之卫城元神 第十二章 谁能解万古之忧? 作者 : 苏逸平

    那片大叶子被夷羊九等人分食殆尽之后,三个人愣愣地或站或坐,茫然地想着那叶子入口的美味。

    夷羊九摇摇头,回过神来,想起方才的情景,不禁有些惊疑。

    “胖子,我看你发达了,”他的神色有些陰暗不定:“你的元神有这样的功夫,便是大便,我看你爸爸我也会抢着吞下肚去?!?br />
    斐影子司呵呵大笑,转个头,却盯住了竖貂后方的元神。

    竖绍的元神形体是个青色的干瘦女人,在这几天的赶路过程中,夷羊九曾经看过几次这元神帮助竖貂和动物沟通的情景。

    除了和动物沟通之外,这女人形体的元神还能做什么事呢?

    “我……我这元神叫做什么名字呢?”坚貂有些怯生生地问道。

    “你这元神是青色的,应该与木有关,但却又和这小扮……”斐影子司指指夷羊九:“‘和这小扮的元神有些不同,你的元神能和万物有灵者相通,功力好一些的话,还能驱使它们做事?!?br />
    “驱使它们?这我会呀!”竖貂笑道:“我养的小动物都听我的话,要它们做什么,就做什么?!?br />
    “但是你试过驱使木石吗?”斐影子司耐人寻味地问道。

    “驱使木石?”竖貂奇道:“那木石本是无灵之物,怎么能够驱使?”

    “只要它在,它必有灵,”斐影子司说出颇富哲理的话:“你又怎能只因为无法沟通,便说它没有灵性呢?只要你的心意够诚恳,草木、石头都可以和你沟通,任你差遣?!?br />
    “因此,木石也是可以差遣的?”

    “没错?!?br />
    “那你教我,”竖貂兴冲冲地说道:“你教我,我就会了,不是吗?”

    “没错,按照道理来说,只要我教你,你就会了……”

    竖貂期待地看着他,更希望他像指点易牙一样“附耳过来”。

    “只可惜,我却不知道你这元神如何沟通,”斐影子司露出歉然的神情:“我这一生从未见过你这类型的元神,关于它可以‘驱使木石’的事,也是听人说的?!?br />
    “哦……”竖貂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夷羊九等人也觉得有些扫兴。

    “不过,我却知道它的名字……”斐影子司笑道:“想知道它的名字吗?

    竖貂想了想,少年心性本就不会为同一件事挂怀太久,想通了,也就释然了。

    “好??!”

    斐影子司又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青色的女人形体,点点头:“她的名字叫做‘万物’,指的便是可以驱策万物的意思?!?br />
    竖貂面露可惜的神情。

    “只可惜我却不知道如何让它来驱策万物……”他有些怀疑地看着斐影子司:“如果知道的话一定很不错……”

    斐影子司看着他,有点歉然地笑笑。

    “不要以为我藏着宝贝不给你哟!我真的是才疏识浅,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你这元神和他们的……”他随手指向夷羊九和易牙:“有什么不同?!?br />
    听见他这样说,竖貂和夷羊九等人不禁睁大眼睛。

    “有什么不同?”

    “这位夷羊小扮的‘萝叶’,是植物型的元神,所有发挥的能力来自元神本身,因此它的能力和成长和夷羊小扮的身体状况息息相关,他的身体变强了,变壮了,也相对会影响到‘萝叶’的能力,”他若有所思地转过头,看看易牙那黄澄澄的元“庖人”:“而这‘庖人’的能力,却又有所不同,它所擅长的,是将现有之物‘加工’,让它产生口、舌、鼻、眼的美味感觉,因此这能力必需依附在加工物品之上,换言之,一定要有一个可以‘加工’的对象,才能够发挥能力?!?br />
    “而我的元神和他们的元神又有什么不一样呢?”竖貂皱着眉问道。

    “你的元神‘万物’的能力,用比喻来说,便像是一柄钥匙,”斐影子司笑道:“不管是寻常的市井之门,或是金碧辉煌的贵族大门,如果没了钥匙,都只是一扇扇平凡无奇的门,就是因为有了钥匙,打开门后,才知道门后有着什么样的奥妙。

    你的‘万物’,便是这样一柄能够役使世上千万愚如木石之物的奇妙锁钥!“

    “很好很好……”坚貂自嘲地笑笑:“只是这锁钥却不知道怎么样去用它,”

    “这种元神役使之事,请求的是缘份,”斐影子司收起笑容,正色说道:“世上有千千万万人一生庸庸碌碌,永世不知道自己的身后有着一个能力超强的‘元神’,像你们这样,偶尔得知自己的特殊能力其实已经是极难得的机缘,至于是否能更上一层楼,那真的就只能靠自己的专注、修为,再加上许多的机缘?!?br />
    竖貂也不晓得是没听进去,还是有些不甘心,口中兀自喃喃说些什么。斐影子司也不再去理他,只是目光炯炯地望着开方的元神,老头子模样的“解忧”。

    开方看见了他的眼神,连忙说道:“我这‘解忧’还好,我自己还挺了解的,而且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自小就知道有这个元神了?!?br />
    “解忧?”斐影子司点点头,露出读许的神情:“这名字取得倒好,想必是”能解千古之忧‘的意思?!?br />
    “我看也是如此?!笨接行┗返厮档?,夷羊九等人和他相处日久,知道这个同伴的行事神秘,有许多事情都是藏在心里,不愿和别人分享。

    斐影子司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道:“从你这元神的色泽看来,它可是有着预知未来的能力?”

    “好你个厉害的叔叔!”不待开方回答,易牙便大声赞叹地说道:“这算命特不准仙的元神果真就有着预知的能力!他这辈子靠这玩意儿骗吃骗喝,居然等到现在才告诉我们!”他生性开朗诙偕,其实开方的算命预测能力相当的准,但他却还是喜欢用‘算命特不准“来取笑开方。

    开方勉强笑了笑,说道:“我这元神果然有一些预知事情的能力?!?br />
    “‘解忧’这个名字,当然是好的,但是人生在世,如果什么事都能够预先知道的话,却不见得是件很快乐的事情,”斐影子司悠然叹道:“也许因为忧愁太多了,才会需要‘抒解忧愁’吧?”

    他自顾自地咏叹了一会,这才凝望着开方。

    “但是你这元神‘解忧’的能力,却不只是预知未来这么简单?!?br />
    “不只是预知未来?”开方奇道:“难道还有别的功用?”

    “预知未来,其实有着几种不同的途径,”斐影子司缓缓地说道:“有人可以借由天地万物相生相克之理,随着自然的启发推测未来,像是你赖以为生的卜技,或是前朝周文王的易理爻卦,都是用这种道理来预知事物发展的。

    但是,除此之外,却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让你直接一窥未来事物的究竟。

    “什么方式?”众人听得入神,齐声问道。

    “以门来做比方,文王爻卦、易术五行便像是在门外凑着窗格,打算窥视屋内的究竟,也许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推算出门内的奥妙,但是这却不是最好的方法?!?br />
    夷羊九睁大眼睛,恍然而笑……

    “我懂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便是自己推开门,走进去仔细看个清楚!”

    斐影子司眼中露出赞许的神采,微笑点头。

    “不错!据我和元神之族的交往经验得知,这位开方小扮的元神‘解忧’,便像是有着直接推门进去的钥匙一般,能够直接置身在过去,前进到未来,直接从发生事情的现场得知讯息!”

    “等等等!”胖子易牙的脑筋一时还有些转不过来,连忙大声说道:“我还有些不明白,什么置身过去,置身未来的,那是什么意思?”

    斐影子司大笑。

    “这门学问,是我在那地洞中学来的皮毛,称之为‘时光之学’,不只是你不明白,连在石洞中教导我的桑羊家人也不明白,据说这是一门深奥至极的学问,就连记载这学问的奇人自己也并不十分明了?!?br />
    要知道在石窟中的奇特学问,乃是狄盂魂在殷末周初时代刻在石壁上的,那些学问多半来自数千年后的公元二十四世纪,是绝对超越时代的知识。

    而“时光学”更是这些知识中最难懂,是连二十四世纪最先进的科学家也弄不清楚的奇妙领域,因此,斐影子司的说法并没有任何夸张之处。

    夷羊九想了想、皱眉问道:“您所说的‘过去’、‘未来’,我想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过去’便是以往曾经发生过的事,‘未来’则是以后会发生,但是却还未发生之事,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却不知道您说的前进到未来,置身在过去是什么意思,难道发生过的事,还可以回去改变的吗?或者未发生的事,有人可以置身当场,前去一窥奥妙吗?”

    斐影子司一拍双手,表示他正问中了最关键的重点。

    “人会变老、花朵开放、回升日落、潮来潮往,主宰着这些事物前进的无穷力量,我们就叫它为‘时光’,”他缓缓地说道:“时光也者,你看不到,摸不着,但是每个人。每件事却毫不例外地跟着它走,像一条永不停息的大河,每个人都像是河上的一片浮叶,只能随波而流,不能回头,也不能跳过一段,抄小路而行?!彼档酱舜?,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开方的元神“解忧”一眼:“但是你这‘解忧’却有能力将这样的时光之流停止下来,前进,甚至倒退回去。像你这样能让时光改变方向的人,我却是交往过的,因此对这种元神能力略知一二,来,我来带你试试你的能力?!?br />
    众人屏息地听着他说话,虽然斐影子司说出的内容并不容易了解,但是千百句话没能说清楚的事情,有时候只要一个动作便可以让人恍然大悟,现在听见他要带开方来“试试”那元神“解忧”的能力,大伙自然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的动作。

    同样的,斐影子司也在开方的耳旁轻轻地说了几句话,开方的神色转为凝重,闭起眼睛,仿佛在深思着什么。

    竖貂把这样的动作看在眼里,嘴巴忍不住本哝着:“……你什么都会;就是我这玩意你不会……”

    夷羊九淡淡一笑,顺手便在他头上打了个爆栗,示意他不要出声。

    斐影子司低声说道:“来,大家把手握在一起,否则他的能力一发挥,你们就看不到了?!?br />
    夷羊九、竖貂。易牙三个将手互握,夷羊九握住斐影子司的手,斐影子司又握住开方的手,五个人像个半月形的队伍似地排在一起。

    开方的元神“解忧”形象是个灰扑扑的老头子,此刻“解忧”不晓得什么时候已经轻飘飘地来到了五个人的前方,只见“解忧”的双手轻摆,也不见有什么东西从它的双手流出,但是周遭的空气却已经开始有些变化。

    那种变化一开始并不明显,只觉得像是某种古怪的气息在四周酝酿。

    几个人所处的树木之中,在夜色里其实是有许多声响的,而且在人声静寂下来之后,那些声响更是丰盈缤纷。

    树叶飘落的声音。

    远方溪水潺潺的声音。

    林木深处虫鸟的卿卿叫声。

    枝叶林间的夜风声音。

    还有,枯柴在耀眼火光中燃烧的哗剥声音。

    但是在“解忧”的挥袖动作中,这些声音居然逐渐沉寂下来,四周围一片绝对的空寂。

    夷羊九好奇地看看四周,看了一会,不禁两眼发直。

    在火堆中,那耀眼的火焰光芒依旧,但是那吞吐的火舌却像是图画一般静止了下来!

    在火焰的后方,一株公孙树正落下了几片残叶,但是那残叶却像是睡着了一般,没有翩然舞动的身影,只是停留在半空之中,一动也不动。

    而仰头一看,夜空中的月亮仍然泛着银白清冷的光,但是天空中的几缕云朵却停下下来,连群星也静止在那儿,不再闪烁。

    仔细一看,天空还飞着一只夜鸟,但是却也是静止在空中,半挥开的翅膀凝定不动。

    总而言之,四周围的景物除了夷羊九等五个人之外,居然便像是图画一般地,全都停止了下来。

    胖子易牙张大了嘴,被眼前的奇特景象惊了个目瞪口呆,他的位置离火堆最近,看见那静止不动,却颇为妖异的火光,他忍不住好奇,便伸手过去一摸。

    “啊哟!”一声,易牙吃痛,连忙将手缩回。

    原来那静止的火焰看来没有什么伤害性,却依然有着极高的温度,仍然可以将人的手指灼伤。

    在易牙的呼痛声中,斐影子司静静地开口。

    “这个……便是时光停止的景象,早些年我便曾经和有这种能力的人们有过交往,听说当年闹得周幽王倾国倾城的美女褒姒也有这样的能力?!?br />
    听见斐影子司提及了自己的曾祖母褒姒,夷羊九不禁心念一动,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没说。

    这样的时光停止现象并没有持续多久,像是陡地冻住的四周景物没多久便像是解了冻一般,又逐渐恢复原来的动作和声响。

    火光依然闪烁。

    落叶辗转而落,落入尘土大地。

    夜空中星光闪耀,夜鸟在空中翩然而飞,消失在远方的林梢。

    开方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元神,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神色惊疑不定。

    斐影子司看见他的神情,微笑说道:“这只是你的时光能力之一,但是现下你没有办法让‘停止时光’的现象持久。如果熟练些了,你甚至可以让时光倒退,让时光前进,只是能进步到什么样的进境,也只能靠自己的修为了?!?br />
    “这样的话,算命不准仙不就发达了吗?”胖子易牙大声说道:“能知过去,通晓未来,还能自己跑进去玩个痛快,那他不就是活神仙了?”

    斐影子司神色凝重地看着这几个来历不凡的少年,眉头却越皱越紧。

    “我有一事想要告诉你们,却不晓得你们听得过去,或是听不进去?”

    夷羊九等人互相对望一眼,纷纷点头。

    “我们听得进去?!?br />
    “你们几个人的才具能力都是不凡的,而且身负‘元神’的奇异能力,更会在不久的将来让你们出人头地,‘斐影子司说道:“当今之世,是个纷乱的战乱年代,战乱的年代需要出现源源不尽的英雄,因此在日后,你们必将成为世间叱咤风云的人物。

    但是我希望你们记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们身负不凡的能力,只盼你们好好运用,如果不往正途上走,只怕会比庸庸碌碌之人更为不幸?!?br />
    夷羊九闻言一凛,暗暗点头。身旁的胖子易牙却傻呼呼地只会跟着他点头嘻笑,有役使动物能力的竖貂睁大了眼,心中却仍在嘀咕没能得到启发元神“万物”的秘奥。

    而开方却只是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虽然也点头称是,神色却仍然只是淡淡的,不显现出任何的情绪。

    斐影子司久经人世繁华烟云,阅人的经验自然极为丰富,此刻看了几名少年的神情,也在心中有了个谱儿。

    但是他却因为事不关已,并没将这事放在心上,不一会儿便回复了先前的狂放自在。

    “反正??!这些事日后你们就会自己遇上了,到时候要怎么处置,就看你们自己了!”

    在夜色中,老的少的几个人放声大笑,在畅谈之中,斐影子司生动地说着他游览列国时的诸多奇闻异事,听得几个少年悠游神往,恨不得自己立即生了翅膀,可以到这些传说国度中游玩。

    地处西戎,曾经得到雉精“陈宝”的秦国。

    曾经偷割王宫米麦,也曾射穿周天子肩膀的郑国。

    境内多巨人、大力勇士,却又最温文儒雅的鲁国。

    几个人从小长大的故乡卫国。

    还有,不久后夷羊九等人将要进入的齐国。

    夜色深垂,虽然没有醇酒,也没有佳人,几个人却也聊了个畅快淋漓,意犹未尽,一直聊到了天色将白之际,这才疲累地倒头睡去。

    第二天近午时分,夷羊九从笑语的梦境中被正午的阳光晒醒,醒来之后却发现已经不见了斐影子司的踪影。

    这个见识深广的奇人,行踪竟是如此飘忽,几个人想起和他聊得尽兴的情景,他竟然就这样没声没息地飘然远去,却也让大伙起了几分不舍的心情。

    从这儿下山,已经进入了齐国的边境,夷羊九等人走了没半天,便在黄昏时分到达了这个东周时期的超级大国,人称“吐气成云、挥汗成雨”的齐国首都:临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周时光英豪之卫城元神最新章节 | 东周时光英豪之卫城元神全文阅读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