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言情小說 > 鄰家弟弟是惡魔 > 第二章

川崎前锋历史战绩:鄰家弟弟是惡魔 第二章 作者 : 安祖緹

    “抱歉,可以麻煩妳再說一次嗎?”談沛晨誠懇道。

    至少這位女面試官的態度一直都很好,可惜面試的人不是只有她而已。

    “我是問說,妳原來的公司是倒閉了喔?”

    “對?!?br />
    “那妳有領到薪水嗎?”

    談沛晨搖頭。

    “沒領到喔,好可憐?!迸媸怨俾凍鐾櫓?。

    “妳當自己是慈善家嗎?有什么好可憐的?”男面試官不屑道。

    發現那個男面試官不只會洗臉她,還會洗臉那個女面試官,談沛晨猜想應該是他本身個性就機車,而不是她刻意被針對吧?

    所以感受到敵意也是她想太多啰?

    這樣一想,談沛晨心里好過了些。

    至少不是自己特別討人厭。

    “你干嘛這樣講話?”女面試官不爽道,“人家沒工作又沒薪水當然好可憐啊?!?br />
    “那妳要因為可憐而錄取她嗎?”

    “我又沒這樣說?!迸媸怨僦迤鴆宦拿紀?,直言道,“你剛剛就沒有對其他面試的人這種態度,你是看談沛晨小姐不順眼是不是?”

    年輕英俊的臉龐在剎那間稍稍扭曲了一下。

    正注視著男面試官的談沛晨發現了。

    他是真的看她不順眼?

    為什么?

    “好了?!蹦忻媸怨僖渙巢荒偷?,“我還有事要忙,今天的面試就到此為止吧?!?br />
    “可是我還有問題沒問……”

    “那妳自己問?!蹦忻媸怨僦苯誘酒鵠?,“我先去忙?!?br />
    男面試官從談沛晨身后大步走了出去,只留下一股淡淡的古龍水香味,不是她喜歡的味道,感覺有點嗆鼻,就像他的人一樣。

    女面試官的神色驀地有些尷尬。

    “那……那我想也不要耽誤妳的時間了,謝謝妳今天過來面試?!?br />
    談沛晨懂她的意思──妳不會被錄取了,就別浪費時間了。

    “好?!碧概娉棵闈坷凰殼承?,“謝謝?!?br />
    談沛晨推椅站起,朝女面試官頷首,走了出去。

    她看了下手表,才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她就被判死刑了。

    她過來面試時,外頭還是冬陽燦爛、溫暖宜人,現在已經是一片昏暗,寒意透進了骨髓。

    就像她的心情。

    還是把房子賣了吧。

    她沉重的嘆了口氣,眼眶有些濕潤了。

    經過便利超商,玻璃櫥窗上貼著大大的一張征人啟事海報,談沛晨忍不住停下駐足,仔細瀏覽。

    這兩天發出去的履歷表又石沉大海,她思考著是不是應該打工跟面試同時進行,否則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找到新工作,這樣下去真的要寅吃卯糧了。

    在她的包包里一直放著已經將基本資料、經歷、自傳寫好的履歷表,只有求職欄方面是空白的,所以她只要填好求職字段就可以直接進入應征了。

    她坐來擺放在騎樓的椅子上,拿出履歷表跟原子筆正要填寫,手機突然響了。

    是一個不在通訊簿里的市內電話號碼,但有點熟悉。

    莫非是面試電話?

    心臟陡地緊張期待的躍動,她連忙點開通話鍵,盡量以沉穩的聲音響應,“喂,你好?!?br />
    “是談沛晨小姐嗎?”

    “我是?!?br />
    通常這樣開頭的十之八九就是面試電話了。

    她惶恐興奮得手心冒汗。

    “我這邊是國丞機械設計制造公司?!?br />
    國丞機械……談沛晨一愣。

    “國丞機械”不就是那個疑似跟賀定玄名字相像,當場洗臉她的面試官擔任經理的公司嗎?

    面試已經是一個禮拜前的事,加上當場被貶抑,她早就不抱持任何希望,難道這家公司連不錄取也會特地電話通知?

    只是拖了一個禮拜也太久了吧。

    “妳好,請問有什么事嗎?”談沛晨不抱任何希望的問,整個人冷靜了下來,甚至還有些失落。

    “我是要通知妳下禮拜一過來上班,報到時請準備……”

    “請問我是錄取了嗎?”因為太過驚訝,談沛晨沒有深思熟慮就直接打斷了對方。

    “對啊,不然干嘛通知妳上班?”對方的嗓音出現淡淡笑意。

    “喔,因為……因為時間過滿久了,我還以為沒被錄取?!?br />
    即使是現在她還是覺得有些恍惚,感覺好像在作夢。

    說不定等一下她就會從床上掉下來痛醒,然后發現果然是夢一場,現實中的她還是無業游民一枚。

    “妳找到工作了嗎?”對方問。

    “還沒?!?br />
    “那就好?!倍苑繳隕運閃絲諂?,“因為我們面試的不僅是繪圖員還有其他部門,所以得等全部面試完才會一起做通知,真是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br />
    “不會不會,沒關系的?!碧概娉棵σ⊥?。

    “我是那天負責面試的人事部組長啦,我叫程葦寧,妳到時跟柜臺行政說一聲,她會告訴妳怎么到人事部門找我報到?!?br />
    “好的,謝謝?!?br />
    “我現在再說一遍妳報到時要準備的東西,希望妳這個禮拜準備好,到時一起拿給我?!?br />
    “好,請說?!?br />
    談沛晨連忙將桌上的履歷表翻到背面的空白處,一一將程葦寧的交代寫下來。

    “……就是這樣,還有沒有其他問題呢?”

    “請問我是應征上繪圖員嗎?”

    “是啊?!?br />
    “因為那天部門經理好像對我的程度不是很滿意,可以請問為何會決定錄取我呢?”她一直以為自己鐵定被刷下來的。

    “他誰都不滿意啊,他只滿意他自己?!背濤撓鍥瀆灰暈?,“我承認他是少見的天才啦,所以妳不要太在意,他可能會要求很多,習慣就好?!?br />
    “好的?!?br />
    “我想妳第一個工作就可以做上七年,想必抗壓性也不錯,應該受得住?!背濤嗆切?,談沛晨卻莫名的背脊發毛,心頭發寒?!安還諦剿矯?,一開始不會很高,算試用期,三個月后會看妳的能力來做調薪,所以妳要盡力表現,能調多少主要是由何定玄決定的?!鋇比灰不峒尤胨飧鋈聳虜孔槌さ囊餳?。

    “何定玄……方便請問怎么寫嗎?”她的心臟又因為緊張而急促跳動。

    “就是何必的何,安定的定,玄妙的玄?!背濤得髁艘幌灤捶?。

    原來是“何”不是“賀”。

    只是發音這么像,名字也一模一樣,實在很難不產生聯想。

    不知賀定玄現在過得如何?是否也像何定玄一樣擁有屬于自己的專業技術,在社會上有一席之地呢……

    “喂?”遲遲沒得到響應的程葦寧,“喂”了好幾聲?!皧呌性諤??”

    “有,”不小心又神游的談沛晨忙答聲,“我有在聽?!?br />
    “那妳下禮拜一記得九點來找我報到,不要遲到,我討厭遲到的人,妳的主管更討厭?!?br />
    “放心,我不會遲到的?!彼誶骯酒吣甓嗬匆恢北3秩詡吐?。

    “那就下禮拜見啰?!?br />
    “好?!?br />
    掛了電話,談沛晨仍有種處于夢中的不真實感。

    她真的錄取了?

    而錄取的原因是因為抗壓性高,耐操耐磨嗎?

    她倏忽想起,剛才忘了問所謂的薪水不高是指多少了。

    不過她想至少也會符合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吧。

    她想她一定要好好表現,讓那個機車的經理知道她絕對不會辜負給她的薪水,會誠懇踏實,努力做好分內工作,然后在三個月后幫她調薪。

    不管如何,丟了這么久的履歷終于找到工作了,心上與她糾纏多時的大石總算落了地,她開心感動得掉了眼淚。

    即便未來是不可知,但總比茫茫不知方向的好。

    加油,談沛晨,妳一定可以讓那個經理承認妳的實力的!

    她舉高拳頭,默默為自己加油打氣。

    第一天進入新環境,很難不戰戰兢兢,尤其談沛晨又是經歷過多次投履歷失敗,好不容易找到了新工作,更是謹小慎微。

    她知道自己天分不高,才會在機械設計做了這么多年仍只是個繪圖員,但她唯一的優點就是仔細謹慎,她一定會在新職場好好發揮她這項強處的。

    隨著柜臺行政來到一間小型的會議室,新來的同事除了她還有三個,有一個在面試那天見過面,對方也記得她,一看到她便抬手與她打招呼。

    看到熟面孔,讓人莫名的安心。

    她也回以招呼,剛好那人身邊有張空椅,她詢問有無人坐,確定是空的,就坐下來了。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幾個人,大家坐定位后,有位比較熱情的人員先自我介紹起來,并鼓勵大家也互相介紹一下。

    談沛晨的性子是有點害羞的,但是每個人都自我介紹了,她也不得不硬著頭皮,稍微說明了一下自己的經歷。

    “妳當了七年的機械制圖員喔?”與她同天面試,名叫甘宜睿的年輕男子問。

    “對啊?!?br />
    “我才做了一年,還請多多指教?!備室祟Pψ諾?,開朗的笑容像太陽。

    除了他們兩個是繪圖員外,另外三個是機械設計工程師,兩個自動控制工程師,兩個組立工程師。

    這家機械設計公司的涉獵范圍非常廣,舉凡CNC車床、食品、電子、電纜、汽車、金屬切割、醫療、舞臺機械系統等等,均是業務范圍。

    談沛晨之前工作的公司主要是設計CNC車床,對于新公司的業務范圍如此廣泛,她雖然有點擔心能否很快進入狀況,不過畢竟當了七年制圖員了,在工作上的自信還是有的。

    “妳都當這么久的制圖員了,怎不應征設計工程師?”今年三十七歲的設計工程師呂致賢好奇的問?!皧呌鋅忌杓乒こ淌χ湊章??”

    “是我沒有設計方面的天分,所以只能當繪圖員?!碧概娉坑行┠鹽櫚乃?。

    “講到天分,”甘宜睿一臉八卦,“你們知道研發設計部的經理今年幾歲嗎?”

    “我看他還滿年輕的,好像不到三十歲?”呂致賢猜測。

    “他才二十六?!備室祟T尢玖絲諂?,“才大我一歲就已經是經理了,好佩服啊?!?br />
    “沒啥好佩服的?!弊榱⒐こ淌φ啪⒉灰暈壞?,“這是他家的公司,他是太子爺?!?br />
    “原來如此?!貝蠡镎獠嘔腥淮笪?。

    那位老是擺著一張臭臉的是老板的兒子?

    談沛晨心底很是訝異。

    “這是家族企業,主管都是自己人,上次面試的那個人事主管好像是董事長夫人的妹妹的女兒?!閉啪⒃誚胝餳夜局?,就已經透過朋友研究了解過了。

    “那不就是經理的表妹?”甘宜睿不愧是年輕人,腦子轉得快。

    “對?!閉啪⒅缸潘昧Φ閫?。

    “既然是家族企業,那應該沒什么升遷希望了?!備室祟L酒?。

    “做得好還是有可能升為設計工程師的?!甭樂孿凸睦?。

    “希望啰,就怕我一輩子都是繪圖員?!備室祟?湔諾腦俅筇究諂?。

    感覺心臟受到重擊的談沛晨有些尷尬的笑。

    見旁人談笑自若,她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但還是忍不住有些在意自己的平庸。

    過了一會兒,程葦寧進來了,大伙連忙收斂起輕松的態度。

    程葦寧向大伙介紹了一下公司的經營業務,分發了公司手冊,給予出入時使用、附有感應芯片的識別證。

    程葦寧將公司手冊的內容從頭到尾說明了一下后,就叫大家分別去找自己的主管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鄰家弟弟是惡魔最新章節 | 鄰家弟弟是惡魔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