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言情小說 > 夫寵 > 第一章

川崎前锋vs:夫寵 第一章 作者 : 零葉

    【第一章】

    永州城位于梁國北邊陲,此地連結草原跟關內,也是草原的少數部落進關的主要通道,是以常年有重兵把守。

    蘇曉娥裹著一床棉被,懷里抱著一個月大的奶娃娃。后面還跟著一個四歲左右的娃娃,背著一個破破爛爛的灰色布包,一臉疲憊地進了城。

    沿途一路打聽著永州校尉封向南的府邸所在。

    等到了校尉府所在地,看著兩邊站著的十分威武的士兵,蘇曉娥舔了舔嘴唇,將那一床破棉被緊了緊,蓋住懷里探頭探腦的孩子。

    她老家宛平縣從去年冬天的時候就開始鬧旱災,整個冬天也就下了一場雪,開春后更是滴雨未見。農民們眼睜睜地看著那些筷子長的小麥苗,最后都干涸死了也束手無力。

    到了四月份,不少人就開始舉家逃荒了。

    蘇曉娥在宛平縣是開包子鋪的,自從鬧饑荒后,小麥漲價漲得她根本買不起面粉,也沒人買的起她做的包子。最后只能收拾了一下家當,將這幾年的盈余帶著,趕著家里拉磨的騾子去永州城找她的未婚夫李大力。李大力在永城服兵役,是總兵封向南的親兵頭領。

    從六月一直到十月初,整整走了四個月的時間。她從宛平縣一路趕到永州城,沿途花光了她所有的家當。帶的銀子全部花光不說,在接近北方的時候,連那頭騾子都給賤賣了,三人勉強換了一身御寒的冬衣。

    越接近永州,治安就越亂,蘇曉娥沒辦法,最后只能打扮成乞丐,弄得蓬頭垢面的,才不會被有心之人盯上。

    蘇曉娥是潑辣的,同時也是美麗的。這樣的女人猶如帶刺的玫瑰,男人瞧見了,總想著伸手去構一構,哪怕扎了一手的血也覺得值得。

    看什么人說什么話這個技能,蘇曉娥掌握的爐火純青。

    “這位大哥,請問下李大力在嗎?”蘇曉娥上前詢問。

    那士兵看著蘇曉娥站在那,一身叫花子樣,雖然如此,但露出來的臉還是讓那士兵驚艷了一下,本來有些不耐煩的情緒硬是被他給壓了下去,清了清喉嚨問:“妳找李頭兒何事?”

    “我是李大力的未婚妻,我叫蘇曉娥,麻煩您進去通報一聲?!?br />
    那士兵一聽,驚訝的看了蘇曉娥一眼,那眼神十分的復雜,帶著明顯的不相信,但最后轉身進去了。

    過了一會兒,就聽到了腳步聲。

    就見一個身材十分魁梧結實的漢子一路帶風的跑了出來。

    在看到站在門口的蘇曉娥的時候明顯的怔愣了下,隨即眼眶一紅,喊了一聲,“曉娥……”

    “大力……”蘇曉娥看著未婚夫,一嗓子就哭了出來。

    李大力一個上前,用力的抱住了自己的未婚妻。

    他們三年前定的親,本想著等蘇曉娥滿十六歲后就迎娶,結果李大力卻被招去了軍營。

    臨走的時候,李大力跟她說,等著他建功立業回來娶她。一去三年,蘇曉娥都十九了李大力也沒回來,很多人都說李大力死了,也有人說李大力建功立業娶了別人,讓蘇曉娥趕緊悔婚改嫁。

    尤其是她叔叔跟嬸子,恨不能把她送到那些有錢人家做妾,好換取豐厚的聘禮。

    但蘇曉娥堅決不肯,揚言誰敢逼她悔婚她就直接吊死,等李大力回來一個個的收拾他們,但如今因為家鄉鬧旱災,她不得不投奔未婚夫。

    “啊……”結果懷里傳出一個小孩奶聲奶氣的叫聲。

    李大力嚇得趕緊松開,看到她懷里探出的小孩后,一雙不大的眸子瞪大了看著蘇曉娥,妳了個半天都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蘇曉娥將懷里的人兒往他懷里一塞,李大力有些手忙腳亂。

    被裹得密不透風的小孩兒這會兒露出一張小小的臉蛋,臉頰被凍得通紅一片。

    李大力看著那小人兒,那小人兒也看著李大力。

    蘇曉娥一路提心吊膽的,這會兒看到自家男人終于踏實了,“大力,這是……我收養的,逃荒的時候,路上撿到的,孩子父母都沒了,我……不忍心?!彼底潘障鷓劬禿熗?。

    李大力愣了下,想到自己小時候,把他養大的也是養父母。

    當下咧嘴道:“這就是天意,既然如此,這兩個孩子以后就是我們的了,我們就是他們的爹娘?!?br />
    本以為李大力會反對,沒想到他居然這么爽快的就答應了,蘇曉娥自然高興。

    “對了,我給她取名叫開心,這個叫巖兒……”巖兒三歲了,撿到他時,他連的姓氏他自己也不清楚,就知道阿娘地喊自己。

    蘇曉娥將身后另一個小孩拉了出來。

    但小孩似乎有些害羞跟認生,怯怯的看著李大力沒有回應。

    李大力才不管這些,高興的上前一把牽著未婚妻,一手抱著蘇曉娥懷里的小孩,兒蘇曉娥則牽著巖兒,一行人進校尉府了。

    一路上不少兵丁都看到這一幕,經過剛才守門士兵的宣傳,大家都知道李頭兒的未婚妻來了,頓時紛紛打趣李大力。

    李大力跟這些人都混熟了,一點不害臊的笑罵了回去。

    蘇曉娥聽得是耳根子都紅了,但有男人做靠山的感覺,讓她心里特別的踏實,也就隨他了。

    忽然,她感覺李大力腳步一頓,身子都僵硬了一下。正奇怪的時候,就感覺李大力把松開了自己的手。

    蘇曉娥還沒抬頭,就聽到李大力喊了一聲,“大人……”

    蘇曉娥剛要抬頭聞言脖子一僵硬,不敢在抬了。

    永州城校尉封向南,正五品武將。在永州城這個小地方,算是十分有臉面的人物了。

    封向南一身便服,劍眉星目,衣服領子上一圈白色的不知道什么動物的毛,整個人筆直筆直的站在廊檐下,眉頭微微蹙著的看著李大力他們。

    李大力看到大人的樣子,一點也沒當回事,反倒拉了下蘇曉娥,對封向南道:“大人,這就是我未婚妻?!彼底龐殖讀肆訟濾障?。

    蘇曉娥怯怯的抬頭,快速的掃了一眼站在廊下的封向南一眼,“民女蘇曉娥,見過大人?!彼底啪鴕螄氯?。

    “不必多禮?!狽庀蚰仙锨耙徊?,虛扶一下,“我跟大力是生死之交,是兄弟,妳無需多禮?!?br />
    李大力曾救過封向南,所以封向南對他,那是推心置腹的很。

    封向南的聲音偏向清冷,讓人乍一聽之下就覺得這人可能有些難接觸,蘇曉娥就是這么認為的。

    “是啊,曉娥,我跟大人那是上陣親兄弟……”

    蘇曉娥見李大力這般沒大沒小的,斜睨了他一眼,暗帶警告。人家這么說那是客氣,他還當真了?

    李大力閉嘴了。

    封向南這才看到蘇曉娥的臉,雖然是個側臉。

    尖尖的下巴,小巧的唇,雖然一身狼狽,但眉眼之間的風情是藏不住的,尤其是斜睨著李大力的時候,那眉梢的風情彷佛一根羽毛,刮擦過心房不自知。

    李大力經常跟他說,說他上輩子肯定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好事,這輩子才能跟蘇曉娥定親。

    李大力長得不好看,甚至有些難看。

    個頭不高,身材十分的敦實,一張大圓臉,小眼睛,高鼻子,厚厚的嘴唇,怎么看怎么沒特點。

    而他經常吹牛說他未婚妻很漂亮,大伙兒都不信,漂亮的能看上他這樣的?

    封向南也經常聽李大力吹,吹多了也就多了一份好奇。

    這會兒看到他未婚妻本尊,也沒覺得多特別,就是覺得這女子,看人的眼神有點……媚,給他一種不太好的印象。

    封向南默默的收回視線,這個時候,李大力懷里一直包著的被子忽然動了動。

    封向南注意到了。

    就見一個小孩從被子里鉆了出來,一眼就對上了他的,愣了一下后立刻一縮腦袋,又鉆了回去。

    封向南心想小孩子長得……并不像李大力。

    “對了,大人,這是我女兒,叫開心;這是我兒子,叫……”叫什么他也不知道,轉頭看自家媳婦。

    “他叫李巖,巖石的巖?!彼障鸕?。

    既然大力說了要收養他們,那自然是要跟他們姓了。

    封向南壓下心里的疑惑,他們不是未婚夫妻嗎?怎么忽然就多出孩子了。

    李巖看著倒是跟李大力離開家的時間差不多,那這個女兒呢?

    封向南不是多事的人,這種事更不好當面問,于是壓下心頭的疑惑,“大力,既然你家屬來了,那就給你三天假期,你好好的陪陪家人,帶他們下去吧?!狽庀蚰系?。

    “謝大人……”

    蘇曉娥蹲身行禮后跟著李大力后面走了。

    校尉府不大,是個三進的院子,人也少,封向南向來不喜歡人多。

    封向南三年前有過妻子,可惜成親不滿半年,妻子就染病去世了。自那以后,校尉府里也就沒了女主人。

    李大力作為封向南的親兵,住在西廂房。

    大冬天的,不用練兵的時候,基本都躲在屋子里休息,炕上燒得熱乎乎的,別提多舒服了。

    李大力帶著三人一進自己的屋,立刻轉身去打熱水,讓他們趕緊洗洗這一身的污垢。

    蘇曉娥先給李巖跟開心洗,好了后交給李大力抱出去放在熱乎乎的炕上,自己才洗好澡換了一身衣服出來。

    蘇曉娥快速的擦洗了下后換上衣服,跟之前那叫花樣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宛平縣地處中原,算是南北方交界的地方。

    所以蘇曉娥既有南方人小巧的骨架子,雪白的皮膚,也有北方人潑辣的性子,揉和在一起,就像是一根帶刺的玫瑰,嬌艷欲滴,但又扎手。

    這會兒她穿了一身亮色的對襟大襖出來了。

    李大力一看蘇曉娥這白白嫩嫩的樣子,眼睛都看直了。喉頭不自主的吞口水。

    蘇曉娥上前掐了他一下,“看什么呢?”

    “我媳婦兒好看?!崩畬罅ι島嗆塹牡?。

    “誰是你媳婦兒?!彼障鸞苦塹暮崍慫謊?。

    蘇曉娥看著李大力,很多人都說她跟李大力定親,那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但只有她知道,是她主動找的李大力。

    她要是不跟李大力定親,要嘛就是被有錢人娶回家當個小妾,要嘛就是被她叔叔一家賣進青樓供人玩弄。

    她既不想做別人的妾,也不想被賣入青樓。

    那些肖想她的男人之中,沒一個是真心喜歡她的,喜歡的不過是她這一副皮囊罷了。

    看著被自己橫了一眼就不敢動的李大力,蘇曉娥心里特別的踏實。

    “傻子?!彼障鴝岳畬罅σ恍?,眉眼間的風情勾得李大力魂都快飛了,鼻子一癢,一抹,鼻血下來了。

    “哈哈……”蘇曉娥不客氣的笑起來,笑歸笑,還是體貼的幫他擦掉了鼻血。

    “這會兒天冷,等天暖和了,咱們就成親,在這里,讓大人給主持婚禮,好不好?”李大力問。

    “好?!彼障鹱勻皇敲揮幸煲櫚?,這都快過年了,過完年她就二十了,是個老姑娘了。

    如今她逃荒而來,自然是要依靠李大力的。

    平日里,李大力是陪著封向南用餐的,但今天他家屬來了,自然是回自己的屋陪著家人了。

    他們倆雖然是未婚夫妻,但畢竟還沒有成親。

    李大力怕別人說閑話,將自己的屋子讓給了蘇曉娥。

    而他則厚著臉皮去封向南的屋子里蹭地鋪。

    封向南自然不會拒絕。

    兄弟倆也很久沒促膝長談了。

    說著說著,封向南就想到了那兩個孩子了。

    孩子長得都不像李大力,倒是李巖的眼睛,跟蘇曉娥的有點像,但也就是眼睛像了,那個才半歲多的奶娃娃是誰的?

    封向南心里就閃過不好的念頭,別是這蘇氏不甘寂寞,給大力帶了綠帽子吧?然后大力這傻子還樂呵呵的……

    但他們今天才見面,自己說這些不太好。

    找機會再問問吧,大力老實,他不能讓他被人欺負了。

    蘇曉娥那女子,他雖然才見了一次,但感覺就有些強勢。別看個子不高,骨架也不結實,但渾身透出的老練,是李大力比不了的。

    蘇曉娥一連休息了三天,才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渾身有勁兒了。

    第四天,蘇曉娥早早的就起來了。

    之前他們家就是賣包子的,她父母的包子鋪生意一直不錯,口碑也很好,后來她父母走了。她的二叔見財起意,霸占了她的家產不說,還利用她的美貌,要她拋頭露面的賣包子。

    一開始蘇曉娥哪里愿意,但不干活就沒飯吃,她也只能拋頭露面。

    還別說,自從她開始賣包子以后,他們家的包子鋪就變成了整個宛平城最火熱的包子鋪。

    而李大力,那時候就是給他們家送柴的打柴郎。

    一來二去,也就熟悉了。

    每次李大力看到她,只紅著一張臉,都不敢正眼瞧她。跟那些恨不能將眼珠子黏在她身上的那些男人不同。這也就是她走投無路之下為什么選擇李大力的原因,因為他是真心喜歡她、愛護她的。

    校尉府里除了封向南跟李大力外,還有幾個親兵,以及廚房的寡婦李嬸子跟她女兒翠兒。

    李嬸子的兒子也是封向南手下的親兵,戰死了。封向南就把這兩人接到府里干點活,其實算是養著她們。

    李嬸主要就是負責做飯,翠兒就負責給封向南的屋子打掃洗洗衣服什么的。

    蘇曉娥一手端著桐油燈,一手護著,防止風吹滅了火苗,是以一路走得很小心翼翼。

    到了廚房一看,李嬸子正在刷鍋,她看到蘇曉娥后也是愣了下。

    “蘇小娘子,怎么起得這么早?”

    因為蘇曉娥還沒跟李大力成親,也不好喊她蘇氏,于是就喊一聲蘇小娘子。畢竟小娘子是對未婚女人的統稱,這樣的稱呼比較合宜。

    蘇曉娥對李嬸子笑了笑,“來了幾天了,一直游手好閑怪不好意思的,我在宛平的時候是賣包子的,所以我就想做一些包子給你們嘗嘗?!?br />
    李嬸子聞言高興的點頭,“成,需要什么,我給妳打下手?!?br />
    “面粉在哪里?”

    等蘇曉娥拿到面粉又找了一圈,也只找到大白菜跟蘿卜。

    永州城在北邊,冬天的蔬菜十分匱乏。肉倒是有一些,但也不多。

    封向南生活向來節儉,俸祿除了夠自己花銷外,剩下的都給一些傷病的士兵了。

    蘇曉娥手腳麻溜的剁餡兒,等餡兒剁好了,面也醒得差不多了。

    就見她干凈利落的將面揉成長條,一下一下快速的揪下一個個小團子。等差不多后,一手拿著搟面杖,一手快速的搟皮。

    這搟面杖還是她從老家帶來的,做包子的人,到哪都帶著搟面杖,大小都有。

    李嬸子看著蘇曉娥手腳麻溜的搟皮,眼睛都看花了。

    等皮搟得差不多后,蘇曉娥又開始包包子。

    李嬸子不會包包子,尤其是看到蘇曉娥包出來的包子都那么地好看。

    就見她動作快得不行,李嬸子都沒看清楚,她一個包子就捏好了,那褶子一道一道的,別提多好看了。

    “這么薄,餡兒會不會漏?”

    “不會的,放心吧?!彼障鸚ψ諾?。

    果然,等五抽籠包子全部蒸好了后,屋里屋外的,都是包子的香氣。

    一籠十個,一共五十個。

    蘇曉娥掀開第一籠,用碗撿出五個大包子遞給李嬸子,“這全部是肉餡兒的,給封大人的,還請嬸子幫個忙?!?br />
    她不太方便親自送過去。

    李嬸子自然明白。

    蘇曉娥指著另外三籠道:“這些是給府里其他人的,也麻煩嬸子一下;剩下的這個一籠我給我們家大力,這半籠你們母女倆吃吧?!?br />
    李嬸子看著那好看又誘人的包子,爽快地答應了。

    當封向南練武回來一看桌上擺著五個大包子,一碗稀飯,一碟子小菜后愣了下。

    李嬸子不會做這么精致的包子。

    那就是……蘇曉娥做的?他聽大力說過她在老家是賣包子的。

    “大人,快趁熱吃吧?!貝潿死慈人庀蚰暇幻?。

    封向南嗯了一聲,簡單凈面凈手后坐下,抓起一個大包子咬了一口。

    一口咬下去,里面的肉汁瞬間就流了下來,封向南趕緊用手接住。

    第一次吃到這么好吃的包子。

    接下來封向南一點也不客氣,快速的解決了五個包子。

    雖然做的一手好包子,但是吧,封向南還是覺得女人得要聽男人話的,在家相夫教子。

    這幾天雖然沒見過蘇曉娥,但能聽到蘇曉娥喊李大力的聲音,一會兒干這個,一會兒干那個的。

    封向南聽了都覺得頭疼,這女人太強勢了,不好管。

    還有,就是那孩子的事情,他得提醒提醒李大力,省得那蘇曉娥欺負老實人。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夫寵最新章節 | 夫寵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