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言情小說 >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 > 第四章

大宫松鼠vs川崎前锋:貓女子撿到犬男子 第四章 作者 : 金目指

    醫院里的消毒藥水味跟昨晚一樣沒變,改變的是昨晚出現在這里的兩人,現在已經平靜許多。阿貴被送進精密的醫療儀器里,做著腦部的詳細檢查,苗禰音則是全程陪伴,雖然不像昨晚那樣擔心無措,但還是有點緊張。

    昨晚一樣的診間,還是那位前額微凸的醫生,不過這次兩人一起聽著醫生報告檢查結果。

    “嗯,氣色好很多了?!幣繳砬榭雌鵠春藶?。

    “謝謝!”阿貴雖然坐著仍向前彎腰道謝。

    “兩人都是?!幣繳⑿ν艘謊勖珈蛞?。

    “呃……謝謝?!泵珈蛞糶南朐此蟯砥姓餉叢懵??

    “檢查結果顯示他的腦部沒有異常?!幣繳醋瘧ǜ嫘?。

    “太好了……”苗禰音松了口氣,但一旁的阿貴卻沉默不語。

    醫生知道阿貴沉默的原因。

    “你的狀況應該是心因性造成的,也就是說心理作用,類似像自我催眠那樣,自己給自己的腦下了指示忘記這些事情。就好像明明沒有胃病,但一緊張就莫名胃痛,這種心理作用造成的癥狀,以前也曾有在戰場上失去手臂的人,明明已經截肢,但想起戰爭時候的事仍會覺得手臂在痛……”醫生慢慢地解釋著。

    “那要怎樣才能治好?”阿貴問道。

    “恐怕是你遇到了什么重大沖擊,讓你不愿去接受事實,而且這沖擊很有可能是跟你的過去、你的工作,甚至是你整個人的存在有關,所以才會連名字都一起被鎖起來……”醫生推理出可能的原因。

    “鎖起來?”阿貴接話。

    “是的,你放心,這么重大的記憶不會這么容易就被丟出腦外的,這只不過是你不想面對,而暫時將它鎖起來而已?!?br />
    阿貴低下頭思考著。

    “治療的方法在你自己愿不愿意去面對,首先找到那把鑰匙吧?!幣繳?。

    “鑰匙?”阿貴又抬起頭看著醫生。

    “鎖住你記憶的鑰匙,慢慢來就好,讓自己平靜地去接觸各種事物,遇到跟記憶相關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的,接下來就看你愿不愿意去打開了?!幣繳轎鵲廝?。

    回到車上的兩人沉默著,阿貴望著窗外,而苗禰音看著他的側臉心生憐憫,現在已經不是負不負責的心情了,她是打從心底覺得阿貴很可憐,是什么樣的遭遇,可以連自己都拋棄了,比起被什么人背叛,都沒有自己背叛自己來得可怕吧?苗禰音無法想象那是什么樣的感覺。

    “沒事吧?”她語氣里充滿著安慰。

    阿貴回頭雖然是看著她,但眼里并沒有她,而是滿滿的旁徨悲傷,在他又黑又圓的眼里形成無止境的黑洞。苗禰音被這巨大旁徨黑洞吸了進去,決定不管怎樣都要幫阿貴找回記憶!

    “你放心!我會幫你的,不要擔心!”苗禰音主動牽起阿貴的手,雙手緊握著那帶著優雅氣息的男人的手,努力將自己體溫傳遞過去,眼神也是溫暖而堅定,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希望他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謝謝你?!卑⒐笄嶸廝?,稍微從旁徨黑洞深處跨出一小步,但仍在黑洞里,在看見那把開啟記憶的鑰匙之前,恐怕都不會真正見到陽光吧?

    這條國內外名牌精品店林立的街道,散發著高貴優雅的氣息,行人全是一臉從容不凡光輝閃耀。

    苗禰音很久沒有來到這里了,曾經她也是這些行人當中的一分子,在接觸過平凡日子后,現在的她聞到銅臭味中帶點熟悉感,原來她也曾帶著這種味道。

    苗禰音帶著阿貴走進一間男裝店,推開玻璃門就流泄出舒適迷人的爵士樂,低調奢華的沉穩色系裝潢以及空氣中淡淡古龍水香氛,是間走成熟風格的男裝店。

    “大小姐!好久不見!”一位身穿筆挺黑西裝,輪廓深邃濃眉大眼身形瘦高的男人,出聲向苗禰音打招呼。

    “好久不見了,店長?!泵珈蛞舳哉馕蛔蓯僑惹櫚卣寫牡瓿び械閼屑懿蛔?。

    “那么見外,叫我小守就好了?!鋇瓿さ奶爻ぞ褪嗆芑岣突Ю叵?,雖然是男裝店,但常有貴婦來買東西送人,遇到女孩子就變身成好姊妹是這位店長的手段。

    “哎呀!這位帥哥是大小姐的男友嗎?”店長對于走進門的客戶一個也不放過。

    “不是啦!是朋友……”苗禰音話被打斷。

    “帥哥穿的是我們家的衣服耶!”店長沒把她的解釋聽完就眼尖地發現阿貴身上的是自家品牌,并自顧自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胸膛,被初次見面的同性擅自摸了胸的阿貴,困惑地苦笑。

    “忘了自我介紹。你好!我是這里的店長,羅真守,叫我小守就可以了?!甭拚媸卮涌詿錟貿鲆徽琶?,對著阿貴雙手奉上。

    “大小姐今天是來幫帥哥男友挑衣服的嗎?”羅真守擅自伸手搭在阿貴肩上,并且邊說邊繞到阿貴身后去,這次從阿貴的前胸摸到肩膀,一路摸到后背去了。

    “那個,店長……小守,我是有事情想問你?!泵珈蛞粲械悴緩靡饉嫉目?。

    “嗯?聞起來有八卦的味道,我們到里面聊吧?!甭拚媸刈芩惴趴⒐?,湊到苗禰音面前一副想聽八卦的表情。

    兩人跟著店長進了貴賓室,坐上舒適的沙發,茶幾上還放著典雅的茶具組,羅真守替他們倒了芳醇的紅茶。

    “不好意思,這么久不見,一上門卻是來打聽一些事情?!泵珈蛞舫愕閫?。

    “哎呀!這么客氣,大小姐能來我就很榮幸了,有什么我能幫的我一定幫你!”羅真守像個鄰居大媽邊說邊揮著手。

    “這么問可能有點奇怪,我想問如果是在貴公司訂制西服,有辦法查出是誰訂制的嗎?”她開口問了。

    “這就有點困擾了,通常都是客戶報數據來取貨,還沒有聽過拿商品來問名字的呢!”羅真守雖然不是很清楚苗禰音遇到什么事,但隱約猜到大概跟旁邊這位帥哥有關。

    “不能想想辦法嗎?”苗禰音積極地問。

    “是這位帥哥身上的衣服嗎?”不愧是閱人無數的生意精,苗禰音沒開口他就猜到要問什么了。

    “小守果然厲害!知道我要問什么,不過這件事拜托幫我保密,也不要問我為什么,拜托了!”苗禰音雙手合十。

    “我知道了。來,讓我看看?!甭拚媸匚⑿ι焓秩シ⒐蟮囊鋁?。

    “果然沒錯……這衣服的確是我們家的,但這款式是很久以前的了,這種領口縫制法幾年前就停止生產,現在要查可能有點困難?!甭拚媸匚弈芪Φ靨?。

    “這樣啊……”苗禰音顯得失望。

    “國內至少停產十年以上了,但國外是這幾年才停產的,以這位帥哥的年齡來看,很有可能是在國外總公司訂制的,國內的話我還可以幫你去向其他分店的店長打聽,但國外的話范圍太大了……抱歉,我能幫你的就這么多了?!甭拚媸匱凵裼行┣敢?。

    “嗯,我知道了。不好意思,忽然上門問這種奇怪的問題?!泵珈蛞粲械閌?,而且覺得對店長不好意思,最后要離開前還買了條領帶才走。

    “真對不起,讓你這么費心為我這個陌生人打聽身世……”失去一條寶貴的線索,阿貴更覺得自己是個累贅。

    “不要這么說,我說過要幫你的??!而且也不是白跑一趟,至少知道你不是什么危險人物,以前應該是過著很好生活的人吧?”苗禰音微笑著鼓勵他。

    “走吧,我們去下一個地方?!泵珈蛞舨凰佬?,開車前往下一個可能有阿貴記憶線索的地方。

    “去哪里?”失望的阿貴覺得已經無處可去了。

    “等下你就知道了?!泵珈蛞羝涫狄彩撬纜淼被盥硪?,她不甘心自己幫不上忙。

    車子駛向越來越寬敞的道路,但兩旁的人煙卻越來越稀少,白天就沒什么人車了,晚上更是冷清,也難怪昨晚苗禰音沒有想到居然有人在大雨夜里在這走動。

    “附近走走吧?!彼殉悼柯繁咴萃?。

    路面上的沙塵隨風揚起,這里平時常有卡車經過,路邊全是砂石,苗禰音下班偶爾會走這條路,只因這條路沒什么紅綠燈,要避開塞車路段走這里是最快的了,但被風卷起的沙塵和灼熱的柏油味令人難受。

    “嗚哇!好大的沙塵!”苗禰音一邊走近阿貴身邊,一邊雙手在眼前亂揮。

    “這里是……”阿貴冷靜的開口。

    “昨天發現你的地方,不記得了嗎?”苗禰音用手捂著口鼻說。

    阿貴四面環顧了一下,然后往前走著,記憶依舊是空白的,不過這漫無目的走動的感覺他依稀有印象。

    “怎么樣,有想起什么嗎?”她快步跟了上來。

    “沒有……”阿貴神情又悵然了起來。

    “沒關系,那我們再多走走吧?!泵珈蛞羲低甌簧吵九煤砹餮韉目攘艘幌?。

    “你沒事吧?”阿貴關心地問,覺得自己害得眼前的女孩子陪他做這種看不到結果的事,不禁有種罪惡感。

    “沒事沒事!”苗禰音笑著,揮著手把沙塵撥開。

    “看起來就不是沒事的樣子,我們還是走吧?!卑⒐蟛蝗絳娜盟絳謖庵只肪?。

    “??!你看那里!”苗禰音忽然發現前方有個小小巴士亭,自顧自地跑了過去。

    那似乎是個已經廢棄了的巴士站,車子信息已經被撤掉,只留下一張破舊的長椅跟上方勉強能遮陽卻不能避雨的擋板,苗禰音在長椅上坐了下來。

    “真是抱歉要你陪我做這種事?!卑⒐蟛恢酪丫塹詡復蝸蛩狼?。

    “不是說過了要幫你嗎?我很不服輸的,幫不上忙會覺得自己輸了,你就當作是我的自我滿足,讓我幫你吧!”苗禰音老實地說。

    “要是我一直想不起來怎么辦?”阿貴拿眼前這不認輸的女孩子沒轍。

    “不要放棄嘛!醫生不是說過要慢慢來嗎?我相信你會想起來的!”苗禰音就是不肯放棄。

    “可是……”阿貴欲言又止,他知道再說也沒用,但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她只是在逞強。

    “不、不然……大不了你之后就住我家嘛!反正昨晚也……住一天跟住幾天一樣的啦!我……我可以讓你住幾天,是特別對你例外的喲!”苗禰音故意提高聲量掩飾自己的害羞。

    “謝謝你?!卑⒐笪薹ǚ床?。

    “不過我可不是讓你住免費的,你要好好工作才行?!泵珈蛞羧允嗆π?,但她已經想好怎么安排這可憐男子了。

    “工作?”阿貴不知道她打算如何安排他。

    “我還沒跟你說過,我是開咖啡廳的,你就暫時在我店里工作吧。不過我不會給你薪水,因為……畢竟你要住我家嘛!”苗禰音只要一提到阿貴住她家就害羞臉紅。

    “真的非常感謝您的大恩大德!”阿貴起身朝她一鞠躬。他是發自內心感謝她,愿意收留來路不明的他,如果不是苗禰音,他很可能早已死在這條路上的某個角落,而且還沒人知道他是誰,也許就默默地跟這些塵土一起消失了。

    “不!別這樣……”苗禰音正想起身阻止總是這么夸張道謝的阿貴,說時遲那時快,一輛卡車呼嘯而過,響起震耳欲聾的喇叭聲,兩人在巴士亭里是很安全,但鐵制野獸近距離從身邊而過還是嚇了一大跳。

    卡車駛過后,周圍安靜下來,苗禰音才回過神發現阿貴正痛苦地抱頭蹲在長椅邊。

    “怎么了?”她不懂她都已經平靜下來了,為何身為男人的阿貴仍抱著頭。

    “頭……好痛!”阿貴聲音沙啞地說。

    “該不會是剛剛的卡車讓你想起什么了吧?”苗禰音想起昨晚阿貴在她車上嘶吼,他說過一回憶就感到頭痛,現在的樣子跟昨晚一樣。

    “喇叭聲……不!不要!”阿貴腦子里喇叭聲等于巨大的恐懼,全身顫栗發抖。

    “你冷靜一點!我們先回車上?!泵珈蛞艉ε濾窒褡蟯硪謊榪袼緩?,趕緊扶他上車。

    上了車,苗禰音不發一語只是擔心地看著他,她害怕是不是把阿貴逼得太緊了?雖然是想要幫助他,但阿貴似乎一回憶過去就會頭痛,原本好意想幫他卻讓他更難過,她是不是做錯了?也許要像醫生說的花時間慢慢讓他接觸各種事物才行吧?總之她已經決定要幫他了,不管怎樣還是好好想辦法才正確吧?

    一味地逼著人家只會適得其反。苗禰音自我反省著。

    “抱歉……我剛剛……”阿貴聲音顯得虛弱沙啞。

    “不不不!我才該向你道歉,我太急著想讓你想起來,一直逼你去面對,真對不起!明明醫生都說了要慢慢來,我還……”苗禰音充滿歉意。

    “剛剛……剛剛好恐怖!明明什么都想不起來,身體卻一直發抖……好可怕……”阿貴又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冷靜一點!沒問題的!我在這,你看!沒事喔,不要勉強再去想了?!泵珈蛞襞牧伺乃謀嘲參孔?。

    兩人又沉默了,苗禰音像是輕撫著受到驚嚇的小狽,溫柔地撫摸著阿貴的背,將掌心的溫度一點一點地傳遞給他,直到他的呼吸平穩下來。

    “冷靜點了嗎?”她輕聲地說。

    “轉換一下心情吧,我們去逛街!”這是女人轉換心情最有用的方法。

    “咦?”阿貴雖然冷靜下來但也感覺疲憊。

    “你總不能一直穿我那套半長不短的運動服吧?”想起阿貴穿上那套運動服的樣子,苗禰音又忍不住笑了。

    “啊……說得也是……”阿貴看見她的笑容也變得有精神了些。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最新章節 | 貓女子撿到犬男子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