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言情小說 > 財迷藥娘 > 第二十一章 和你過日子,肯定是不會閑著

川崎前锋vs悉尼F:財迷藥娘 第二十一章 和你過日子,肯定是不會閑著 作者 : 簡瓔

    沈其名安排藺巧龍進宮這日,譚音也跟在她身邊,扮成了她的藥仆,重新回到他熟悉的宮中,每一步他都走得小心翼翼。

    鳳儀宮,那是他自幼最常待的地方,是他母后的寢宮。他經常違反宮規,夜里溜到鳳儀宮纏著他母后,要母后給他講故事,在母后的懷里入睡。

    這一別,竟長達了十多年,無預警的骨肉分離,他母后的椎心之痛該有多深,她肯定是日日夜夜責怪自己沒把他看好,她肯定是焦心的不想一次想隨他而去。

    藺巧龍走在他身前,都能感覺到他的氣息加重了,他的情緒正在劇烈起伏,誰說不是呢?他好不容易才能回來,若不是譚譜下了重手,他興許一輩子都想不起,一輩子都以譚音的名字過,不知道自己是尊貴的皇子、皇家的血脈,不知道這江山、這天下將來是他的,就那樣在錦陽?*墓暌簧?,甘于平淡?br />
    不過,她現在是想這個的時候嗎?她即將要見的可是大滿朝的皇后,她的婆母,她可要表現得好一點,將來才有籌碼要求譚音不得三宮六院,想來他是不敢有了皇子身分便忘了對她的誓言的,不能人道那可是很嚴重的,若是食言違誓,哼哼,他自個兒看著辦,到時她可救不了他。

    “微臣參見皇后娘娘,藺娘子已到,要為娘娘診脈?!?br />
    鳳儀宮里落針可聞,宮女們走動都十分小心,只有沈其名稟告的聲音。

    鳳帳里的皇后氣息微弱,緩緩將雪白皓腕伸到了帳外的脈枕上?!疤虼筧慫?,藺娘子遠從錦陽而來,且還懷著身子,辛苦你了?!?br />
    聽到那久違的聲線,譚音的呼吸沉重了起來,他緊緊攥著拳頭,咬著牙,不許自己流露情感。

    巧龍說,根據沈太傅的形容,他母后的身子已像是風中殘燭,極度孱弱,受不得半點刺激,若他突然出現,他母后極可能會因為太過歡喜而頃刻間暴斃身亡,不可不慎,眼下最好先將他母后的病治了大半才相認最為妥當,一番話說得鞭辟入里,他也只能先按捺住心中的激動。

    “娘娘言重了?!陛閃詵锎脖叩男宥丈獻訟呂??!澳敲?,民女先為娘娘診脈?!?br />
    她輕輕搭著皇后的手,這毒……也太多了。

    她壓住心中的驚訝,凝神一會兒說道:“娘娘體內積累了數十種慢性毒,其中一些會消弱彼此的毒性,一些交錯則會加快毒性,因此才會時好時壞,加上長年的心緒難以排解導致積思成疾,民女要為您施針?!?br />
    皇后輕輕一嘆?!拜鎰又毖暈薹?,本宮想聽實話,本宮還有救嗎?若是無救,便不需再做無謂的嘗試了?!?br />
    藺巧龍恭敬道:“娘娘有救,民女會治好您?!?br />
    皇后十分訝異?!疤矯嵌疾桓宜凳禱?,本宮每次詢問,他們總是模棱兩可,只說假以時日會漸有起色,沒人敢向本宮說一句本宮還有救?!?br />
    藺巧龍動著慧黠的眼珠子一笑?!安皇敲衽淇?,民女至今沒有救不活的人?!?br />
    皇后笑了,微微掀開鳳帳看了眼藺巧龍?!拜鎰踴拐媸怯腥?,生得也是討人喜歡,夫君肯定很疼愛你吧?”

    一旁伺候的宮女白秋很是驚訝,主子已經很久沒有說話的興致了,今日卻主動和這小醫娘搭話,太不可思議了。

    “他被我吃得死死的?!陛閃曰屎笳A蘇Q??!八勾鷯ξ也換崮涉?,否則就會像這宮里的太監一樣,不能那啥的?!?br />
    皇后又笑了?!昂湍愎兆?,肯定是不會閑著?!?br />
    見到那面容,譚音的胸口重重一擊,他記憶中的母后如今老了許多啊,想到他母后受的苦,他的心就陣陣抽疼。

    藺巧龍咳了一聲?!盎屎竽錟鏌┱氳牡胤膠芏?,請沈大人回避,和我的藥仆先出去吧?!?br />
    沈其名和譚音出去后,藺巧龍請宮女褪去皇后的衣裳讓皇后趴著,她快速進針,銀針游走在皇后周身,不時捻轉運針,每個穴道留針兩刻鐘。

    半個時辰后,她一邊收針一邊說道:“民女對手相極有鉆研,適才斗膽替娘娘看了手相,發現娘娘心中有個思念的人,且很快便會與那人相見。所以了,娘娘請打起精神來,民女每日都會進宮來給娘娘施針,開的藥方、每日的湯藥,請娘娘都要按時服用,藥浴也日都不能少,這才能等到與那人相見之日?!?br />
    皇后心里猛地一跳。

    連欽天監都只說太子沒死,不敢保證他們還能相見,這藺娘子卻語氣堅定,說得果斷,難道,她有生之日真能盼到太子歸來?

    “承你吉言了,藺娘子?!被屎笙勻皇翹斷擦?,聲音顫抖?!氨竟嵴漳愕幕白?,本宮一定會照你的話做……”

    藺巧龍告退之后,皇后依然亢奮著,她望著窗子外頭若有所思。

    白秋護主心切,勸道:“娘娘不要太相信那位藺娘子的話了,免得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br />
    皇后眼里一片柔和?!鞍濁?,不知怎么回事,本宮總覺得那藺娘子不像外人?!?br />
    “娘娘是挺喜歡她的意思嗎?”白秋精神來了,“要不,奴婢跟沈大人說,讓藺娘子時常進宮來陪娘娘說話?”

    主子這十多年來對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如今好不容易對一個醫娘有興致,縱然只是身分卑微的醫娘,但總比主子死氣沉沉的好啊。

    “不必了?!被屎罅成現鸞ヂ讀誦σ??!八皇撬得咳斬薊嶠錘竟┱肼??那本宮就每日都能看到她了?!?br />
    這是藺巧龍第十五日進宮,皇后是個很配合的病人,因此病癥減輕了許多,體內的毒也少了大半,再照這樣施針與湯藥并進,不出兩個月便能痊愈。

    皇上對皇后的病很看重,除了第二次施針時不在,往后藺巧龍在為皇后施針時,皇上都到鳳儀宮來關切,且他每次都看著她為皇后施針,似乎百看不厭,又對她的來歷十分感興趣,得知她因失憶,不知師承何處,也甚覺可惜,其實,今日是藺巧龍盤算好要讓皇上皇后與譚音相認的日子,因為沈其名告訴她,在他們抵達京城之時,華仲春適巧向太醫院告假一個月,人不在京城,若是讓他回來了,肯定會從中阻撓相認之事,為免夜長夢多,待皇后身子能承受得住時,便要趕緊讓他們相認。

    后頭要做的事還很多。

    雖然她不知道要做的事是什么,但想來太子歸位是件極大的事,譚音又離開得太久,有沒有人反對他是未知數,宮里詭譎多變,加上朝中風起云涌,還有華仲春、華貴妃那華氏一族的勢力,在在都是要鏟平的荊棘道路。

    沈其名說,她來為皇后施針一事是秘密進行,每次進宮的路線都不同且十分隱密,儀宮上下也讓皇后的貼身宮人,也是皇后的奶娘韓嬤嬤打點過了,不會有人走漏風聲,所以宮里沒幾個人知道有個民間來的醫娘在為皇后施針。

    他甚至還請皇上下旨,皇后需要靜養,一月之內不許有人到鳳儀宮探望皇后,免得打擾了皇后的清靜,因此華貴妃也不知道皇后在進行針療。

    他還沒有對皇上說他懷疑華仲春和華貴妃對皇后下毒手,他只說華仲春自恃醫術了得,若讓他知道有個醫娘會他所不會的針灸之術,怕他心里不好過,因此才請皇上幫忙保密。

    “這么些年來,華仲春和華貴妃的表面功夫都做足了,深得皇上和皇后娘娘的信任,他們從未將太子失蹤一事與華仲春,華貴妃聯想在一塊兒,之前我雖然懷疑卻苦無證據,只能自個兒干著急,眼下太子找到了,確切的知道了太子當年失蹤的源頭,而謝丞相這半年來在暗中調查一個大案子,案子恐怕和華仲春脫不了干系,直白地說,他們想謀反,已漸漸露出了馬腳,而皇城里卻天下太平,如今太子回來了,一定要盡快讓他回到自己位置,怎么做,太子妃您得拿捏好時間……”

    沈其名的叮囑在她耳邊回蕩,藺巧龍看著面色漸漸紅潤的皇后,忽然揚聲,“小譚子,把我的藥箱拿來?!?br />
    譚音也不知曉藺巧龍為何忽然喊他過去,他提著藥箱,步履如常地靠近床帷,皇后的鳳眸睜大了,她指著譚音,顫聲道:“你……你是玨兒?是玨兒嗎?”

    藺巧龍嚇了一跳,嘴唇微張。

    她都還沒開口,皇后怎么就知道了?她原來是打算讓譚音站在旁邊,她再慢慢說個故事給皇后聽的,故事內容是譚家如何收養了譚音,然后再一步一步的往身世之謎上頭去揭曉,哪知道,皇后一句話便終結了她的計劃。

    “皇后在說什么?”皇上蹙了蹙眉?!扮宥趺椿嵩謖飫??這幾日不是好了許多,怎么又犯胡涂了?”

    “是玨兒沒錯?!被屎笱劾崞梭耐碌?,情急的拉住了譚音不放。她坐了起來,差點跌下床,白秋和韓嬤糖近身伺候,連忙扶住了她,而譚音此時也無法再假裝鎮定,他也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皇后,眼里流露的情感不言而喻。

    眼見場面與自個兒設想的不同,這下,藺巧龍沒轍了,連忙找救兵,“沈大人!您快進來!”

    候在外頭的沈其名幾乎是沖進了寢殿里,看到皇后眼里含淚,拉著譚音的手不放,他直覺他們相認了。

    “微臣該死!”他激動地跪了下去,拱手道:“微臣找到了殿下卻沒在第一時間說明,只因擔心皇后娘娘的身子承受不住這喜訊,眼前這位確是太子無誤,微臣已看過殿下背上的展龍胎記,殿下也因一個意外想起了自己是誰,不會有錯,絕不會有錯?!?br />
    皇上身形一搖,忙扶住桌子?!澳閼媸晴宥??”

    譚音千言萬語凝在了喉間?!案富省?br />
    藺巧龍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在場比較好,他們或許還要說什么朝中秘密,她這個“醫娘”在場不太妥當。

    她悄然退開,出了寢殿,將場子留給那分別十多載的一家人,走到拐角長廊那兒透風。眼前是一眼望不到頭的宮墻,朱紅色的琉璃瓦在冬陽下發出金光,這里便是人人向往的天家富貴。

    她能在這里好好生活嗎?可若不能她又待如何?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都已經嫁龍,自然要隨龍了。

    事到如今也沒退路,不必先杞人憂天,她相信自個兒的本事,她能在這深深的宮里混得風生水起,她也相信譚音,即便現在做了太子,將來做了皇帝,他都不會變,而她也不會變,她可不會因為他是太子或皇帝就變成小媳婦兒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秋親自出來,朝她屈膝道:“太子妃,皇后娘娘請您進去?!?br />
    她適才在里面都聽清楚了,失蹤的太子終于回來,而眼前這位相處了半個月的藺娘子可是貨真價實的太子妃哪!

    藺巧龍隨白秋再度進入寢殿,立即感受到一陣熱烈的視線,皇后對她笑得熱切,眼底滿滿都是對她的喜愛。

    “名字叫巧龍是吧?快來,快過來,讓本宮好好看看你!”皇后迫不及待的說道:“皇上和本宮都聽玨兒說了,他的性命是你所救,他能恢復記憶也是你的功勞,你還保住了本宮的性命,若是沒有你,我們和玨兒不可能再相見,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你功不可沒!”

    藺巧龍覺得有哪兒怪怪的。

    譚音能恢復記憶靠的是因禍得福,說是她的功勞就太過了,讓譚譜看不順眼,對他們下手,這也不能說是功勞吧,不過,若硬是要把功勞記在她頭上,她也是不會反對啦。

    “孩子幾個月了?可有哪兒不適?第一胎,要顧好身子,你們眼下住在哪里?伺候的人可足夠?玨兒說的事,件件聽來都太磣人,實在叫本宮無法相信又心疼不已?!被屎罄潘氖忠笠蟠寡?,似乎有問不完的問題,藺巧龍知道這是做娘的人的心,她很有耐心的一一回答。

    相較于皇后關心他們的日常,皇上卻是沉默了許久。

    終于,他開了口,“多年來一直對皇后用毒的人,真是華仲春?”

    沈其名一臉的公正不阿?!盎噬?,能夠熟知各種藥方,又能用藥于無形,能出入鳳儀宮,還能絲毫不被懷疑的人,除了華太醫還能有誰?最重要的,若將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害死,誰是既得利益者,誰便是兇手?!?br />
    皇上沉著臉,眼底溢滿怒意?!盎秸庹笞永肟司┏?,謝丞相私下向朕提及有人在招兵買馬囤糧,走私兵器及鹽鐵,那人善于用財,辦事更有許多官員在幫著,販賣私鹽,從中得到的巨大利益。養私兵,并且和鹽商勾結,將鹽賣給大金,這已形同通敵賣國?!?br />
    譚音心里一驚。

    勾結鹽商?大滿朝的鹽商還有誰?只有他譚家不是嗎?

    他不相信他爹會做出通敵賣國之事,不信他爹會明知道大金是敵國,卻和人連手將鹽賣到大金。

    “父皇!這其中一定有詭,請父皇明察!”

    皇上意味不明的看著他?!昂緯齟搜?,難道你對此事也略知一二?”

    他才回到京城不久,沈其名若與他商討此事,那也未免太奇怪了。

    譚音搖了搖頭?!岸際裁炊疾恢?,但兒臣可以肯定的是,兒臣的養父,鹽商譚敬鋒,絕不是個會通敵賣國之人?!?br />
    華仲春日夜兼程趕回京城,回來便進宮直奔謹華宮。

    “怎么回事?找回太子?這是什么混話?”

    華貴妃惱怒道:“這全都要怪哥哥,若不是哥哥辦事不周嚴,會到如今的地步嗎?”

    華仲春擰眉?!八?,真的找到太子了?”

    華貴妃更加窩火,“皇上都設過宮宴了,文武百官一同慶賀太子歸位,擇吉日向天下人公布這個好消息,且太子也已住到了東宮,連太子妃和未來的皇孫都有了!”

    華仲春聽罷,眉頭一皺?!笆竊趺湊業降??”

    當年,他將太子扔到了靜州,當時小太子身上還有百日毒,無論如何都活不了,況且他還失了記憶,他是為了讓太子痛苦的慢慢死去,才沒有當即要了他的命。向來錦衣玉食的太子殿下,沒得吃、沒得住,流落山野吃樹根啃樹皮,那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啊,是以他沒有立刻殺了他。

    退一萬步想,即便太子活下來又如何,他根本不知道自個兒是誰,皇家的血脈流落民間,這又是一件多么痛快的事!

    李氏一族自詡尊貴,他就要他們的血脈淪為街邊乞兒,永遠沒機會回到京城找到自己的位置,可是,他萬萬沒想到,李必玨沒有死,還活得好端端的,如今甚至回到了宮中,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找到的,現在這重要嗎?”華貴妃沒好氣地道:“不只找到了太子,皇后也好了起來,不覺得這一切太過玄乎嗎?偏生又在哥哥人不在京里的時候,本宮即便有通天本領也扭轉不了局面,虧本宮十多年來在皇后面前伏低做小取得信任,如今成了泡影一場空?!?br />
    華仲春處變不驚,沉著地道:“你先別發火,我這就去見皇后,探探虛實,看看皇后的身子是真有起色還是故弄玄虛?!?br />
    華貴妃眸色微冷,“本宮親眼所見,皇后絕不是做做樣子,她是真的好了,能在宮宴一坐一個時辰,能飲能食,還能與皇上、太子說說笑笑,過去的皇后可能嗎?”

    華仲春搖頭?!拔也幌嘈??!?br />
    華貴妃冷哼?!案綹緹”懿恍藕昧?,哥哥做事向來就是太過自信,以為下了百種毒,沒人能識破,沒人能醫得好皇后,哪知道跑來一個小醫娘,竟然用了一個月便讓皇后痊愈了?!?br />
    華仲春愣了一下?!靶∫僥??”醫好皇后的是個醫娘?

    華貴妃嘴角翹了起來?!安瘓褪悄歉鎏渝?,皇后好了之后,宮里嬪妃人人稱奇,都爭著要請太子妃給她們診脈針灸,那丫頭不知有多吃得開!”

    華仲春驚?!罷刖??你說針灸?”

    “是啊,針灸?!被簀ばθ獠恍??!案綹綺皇撬?,姓海的丫頭死了,如今天下沒有會針灸的人,可眼前就來了一個,還成了宮里的大紅人,人人贊揚、人人吹捧?!?br />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被俅毫⊥?,神情百思不解。

    華貴妃冷笑?!笆率蛋讜諮矍?,不是哥哥否認就會消失的事,皇上不知對那丫頭的針灸術多著迷,直說要讓太醫院所有的太醫都跟著太子妃學針灸,將針灸之術發揚光大,讓大滿朝的醫術獨步天下?!?br />
    華仲春越聽越是狐疑。

    是什么人進宮來招搖撞騙?他一定要拆穿她的假面具!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財迷藥娘最新章節 | 財迷藥娘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