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言情小說 > 前夫宣言 > 第五章

横滨水手vs川崎前锋预测:前夫宣言 第五章 作者 : 蕾絲糖

    【第三章】

    蘇少齊覺得,從那天離開雨戀咖啡店后,他的日子就過得很恍惚。

    除了煙和酒以外,沒有印象吃了什么。

    埋頭工作,睡公司的頻率越來越高。

    很多事情不想理會,包括父親作主放了弟弟出房間,還有姚姿華打電話罵他星期六沒赴約,以及母親念他婚戒還沒拔下來的事情。

    謝廷邦看著他的眼神越來越擔心,一向不管他私事的他,最近難得說了一句,“董事長,保重自己?!?br />
    他好得很,需要保重什么。

    他依然是過去那個外表受女人仰慕,身家富有到許多千金都妄想嫁給他的蘇少齊;在商場上,他還是個受人敬佩,實力備受肯定的富二代,不少長輩都肯定他的成就。

    什么都沒變,沒有失去任何重要的東西。

    包括自己。

    某日,外出洽公回來,進辦公室時,他在秘書驚慌的目光下,抱著腹部,倒在地板上。

    “董事長,您怎么了?!”謝廷邦連忙蹲下身扶他。

    他的臉色白得可怕,胃痛得冷汗直飆,眼神渙散。

    肉體的痛讓精神變得脆弱,他忍不住想起一個人。

    她無情的態度讓他沒有理由再出現在她的眼前,然而那張淡漠的俏臉,在他一空閑下來就會出現在腦海,折磨著他。

    雖然見面只會讓自己難堪,但是……見不到面更痛苦。

    他不得不承認,原來那些年來她的付出,自己不是那么無動于衷,她像是罌粟,一點一滴慢慢地侵蝕了他的全部,讓他不能沒有她。

    但他的驕傲,讓他不能低頭承認自己需要她。

    從她的眼中,他明白了一件事情,是他給的傷害太多,讓她不再期盼他的愛。

    不只不再等待,她也……不愛他了。

    謝廷邦看他的狀況不對勁,連忙拿出手機,“董事長,您撐著點,我馬上叫救護車!”

    蘇少齊忽地有反應,緊抓他的手臂,“叫她來……叫季冬晴……”

    謝廷邦難得露出為難的表情,沒有立刻答應。

    “如果我見不到她……我就……開除你……”他說完,支撐不住地昏了過去。

    雨戀咖啡店里,謝廷邦深深地朝季冬晴鞠躬。

    “拜托你了?!?br />
    季冬晴的表情很困擾,嘆了一口氣,“既然已經送醫,有醫生和護士在,我去有什么意義?”

    她不懂蘇少齊為何要見她,居然還威脅秘書,是故意要為難她的嗎?

    才半個月沒見,他就把自己搞到低血壓和胃潰瘍昏倒送醫,她實在……不知道要說什么。

    “季小姐,董事長真的需要你?!斃煌畛峽業廝擔骸澳忝搶牖楹笳舛問奔?,他變得易怒,而和你在咖啡店談過后,他變得很消沉,不是抽煙就是喝酒?!?br />
    “你是想說,這都是因為我嗎?”季冬晴輕擰秀眉,“謝先生,我知道你很盡責,但是請不要編謊話?!?br />
    “季小姐是認為,董事長不可能因為你而病倒?”

    “你擔任他的秘書這么多年,你應該很清楚,他不在乎我?!奔徑縭翟誆惶虢艙廡┦慮?,往事令人不堪回首,“既然不在乎,我就不可能影響他一分一毫?!?br />
    “如果不在乎,他不會來雨戀咖啡店找你?!?br />
    “那是因為他怕我拿沒拿贍養費這件事情威脅他?!閉飪墑撬卓謁檔?。

    “那不是真心話,你聽不出來嗎?”謝廷邦不相信將目光放在蘇少齊身上多年的她,連這一點也沒看破。

    “是真話還是假話,有差嗎?”她輕嘆,“過去我一直在猜測他的心思,終日惶惶不安,現在我已經無力去在乎他了?!?br />
    “季小姐……”

    “回去跟他報告,就推說是我為難你吧,你這么能干的秘書,他不可能開除你的?!彼恍?,“謝先生,以前,你不會干涉這么多的,這次也點到為止吧?!?br />
    謝廷邦垂眸,“我確實只愿謹守職務上的事情,董事長叫我來找你,我其實是不太愿意的,但是,如果我再繼續袖手旁觀,董事長說不定會發生比這次更嚴重的事情?!?br />
    她不說話,唇線緊抿。

    “季小姐,拜托您了,去看看他吧,就當賣我一個面子?!斃煌畎岢鋈飼檠沽?。他相信季冬晴會吃這套的,她是個容易因為小事而感謝別人的人,以往她總感激他愿意幫她轉交東西或轉告一些話。

    兩人之間陷入沉默,在他以為她不會回答他的時候,季冬晴嘆氣,“下班后,我會過去看一下?!?br />
    睡睡醒醒好幾次。

    他在迷糊中想起,以前好像也有過類似的事情。

    有次他發高燒,整個人昏昏沉沉,很難受,家庭醫師來一趟替他開了藥。后來每當他睜開眼,總有個溫柔的身影坐在他床邊,喂他吃藥和吃飯,幫他擦澡,還有換頭上的退熱貼片。

    那是他第一次正視她。

    她臉上疲憊的痕跡,始終溫暖的眼神,令他印象深刻,說不清楚心里的感受。

    她可以不必這么做的,家里又不是沒有人手,仆人多的是,連他父母都沒這么費工夫照顧他,以往交往過的女友,更不可能為了他做到這種地步,她們寧愿花這些時間去逛街買東西。

    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反而讓他覺得自己根本不是在關愛中長大的天之驕子,身邊的人和她一比,都變得虛情假意。

    他不想承認她是最關心他的人,如果承認了,不就表示,父母和女友們,都愛自己勝過愛他嗎?

    當他病好了,她卻累倒了。

    在家庭醫師離開后,他在她房門口看著睡著的她,心情復雜。

    他想起還沒結婚前,朋友和他聊天時,說自己認識了一個很有家的感覺的女人。他問,什么意思?朋友說,像你這種花花公子不懂的,有個女人等你回家,為你做飯,時刻為你擔心,會讓你有安定的感覺。

    他是不懂,黃臉婆有什么好的,女人就該保持著吸引力,像美酒一樣,帶著會讓人上癮的味道。

    但他又無法解釋,病倒的她,那張憔悴的臉,明明不美麗,為什么卻深深吸引他的目光……

    “我特地來看你,你居然一點高興的表情都沒有,去死算了!我發誓我從今天開始就不會來找你了,失去我這么好的女人,你就盡避后悔去吧!”

    提著水果籃正在找病房的季冬晴,被這道高分貝的聲音嚇到,望過去,一名眼熟的女人從病房氣沖沖地踩著高跟鞋出來。

    她一眼就認出那名女人是誰,當初姚姿華打電話嗆她這個元配時,她可是把緋聞報導仔細的看過了,也記住了那張美麗的臉蛋。

    她心跳得很快,躲到旁邊的茶水間,直到高跟鞋的聲音走遠。

    隨即,她笑自己,心虛什么呢,她又沒有要跟她搶男人。

    他們竟然吵架了,不過,她不在乎,她只是因為謝廷邦的請托,不得已才來的。

    來之前,她有想過要不要煮雞湯帶來,最后還是決定到水果攤買水果籃就好了。

    她走到病房門前,輕敲門,開門的是謝廷邦,“季小姐,你來了?董事長很不舒服,剛剛醒了又昏睡過去了,我叫他一下?!彼喚哺詹乓ψ嘶刺講?,不顧蘇少齊是病人把他叫醒,還變成潑婦罵了蘇少齊一頓這件事。

    “不用叫他,讓他睡吧?!輩揮妹娑運?,她覺得松口氣。

    “可是……”

    “放心,我有在水果籃里的小卡上寫我的名字,他看了就知道我來過了?!彼航桓?。

    謝廷邦面有難色地收下,“季小姐明天還會來嗎?”

    “不一定?!彼輝敢庹婊卮?。

    “季小姐……”

    “謝先生,我無法再答應你第二次?!?br />
    謝廷邦嘆氣。他把機會用完了嗎?季冬晴眼底的固執和害怕受傷的神情,他的良心讓他無法繼續勉強她下去,“我明白了,抱歉為難你了?!?br />
    秘書關上門,她轉身欲離開,有名婦人迎面走來,看見她時,驚訝地說:“你是……冬晴吧?”

    “請問……你是哪位?”季冬晴覺得這名婦人好似見過又好似沒見過,一臉困惑。

    婦人一臉愧疚,上前握住她的手,“你現在還好吧?”

    “還可以……”她對對方的熱情不是很自在,抽回手,“抱歉,我不太記得您,請問您是誰?”

    “啊……不好意思,我忘記你不太認識我?!備救宿限蔚匭α誦?,連忙自我介紹,“我是少齊的姑姑,蘇桂瑛?!?br />
    “您好?!彼荒芾衩殘緣卮蛘瀉?,畢竟她現在的身分,對前夫的親戚也沒什么話好說的,“您是來探望侄子的吧,我就不打擾了,先走了?!?br />
    “等等?!彼展痃擔骸拔蟻敫愕狼??!?br />
    季冬晴停住腳步,不解地看著她,“道歉?”

    “是的,道歉?!彼展痃成銑瀆敢?,“我聽說你們離婚了,我真的很抱歉?!?br />
    “那與您無關……”

    蘇桂瑛微訝,“少齊沒跟你提過嗎?”

    “我不懂您在說什么?!?br />
    “原來他沒告訴你啊……”蘇桂瑛嘆氣,“那我就告訴你吧,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不會和少齊結婚,我在一次的宴會看到你,觀察了你,我認為你適合他,所以我告訴他,如果選擇季家當對象,結婚對象不是二女兒季怡琳而是么女季冬晴的話,我就把我在百貨公司的股份無條件送他?!?br />
    她驚詫地聽著。雖然她曾困惑過他為何不是選二姊,但沒想到……是這樣的理由。

    他沒對她說,大概是他高傲的性格在作怪吧……

    “抱歉,我會這么做,是因為我想你溫柔的個性,應該能夠感化對感情不夠認真的他,沒想到……最后的結果還是離婚了,是我害了你?!彼展痃酒擔骸拔頁つ旮爬瞎≡詡幽么?,若不是這次回臺聽說少齊病倒,還真不知道這件事,如果有什么可以幫你的,你盡避說,我會補償你?!?br />
    “不必了……”她苦笑,“誰都沒有欠我?!?br />
    若不是婚姻失敗,讓她審視自己的人生,她想,她還是會像以前那樣卑微的活著吧。

    她雖然選擇原諒,但心底還是有一股酸澀蔓延。結婚前本來就知道這是立基于互利條件而結成的婚姻,但實際知道背后的原因,還是會有疼痛的感覺。

    她竟然是因為別人莫名的期待促成這場婚姻。

    為誰改變,前提是要有愛,蘇少齊不愛她,怎么可能被她感化。他姑姑怎會沒想到這點呢?

    蘇桂瑛望著她嘴邊澀然的笑,更加愧疚了。這么好的女人,少齊怎不懂得珍惜呢?

    病房內忽然傳來砸東西的聲響。

    蘇桂瑛心驚,連忙推門進去查看,季冬晴不放心地跟在后頭。雖然不想見他,但是,畢竟是認識的人……

    印入眼簾的畫面,讓她臉色刷白——

    她買的水果籃被他砸在地上。

    聽到門口有聲響的他,怒眸掃過來,在對上她的眼眸時,表情瞬間僵硬,但沒開口道歉。

    她一句話也沒說,轉身就走。

    她依稀有聽見秘書叫她的聲音,但她沒有回頭,快步離開。

    他果然是為了污辱她才叫她來的吧。

    她沒有相信秘書說的話,真是太好了。

    因為沒有相信,所以她心里,是沒有抱持任何期待的。

    走到電梯前,按下按鍵,電梯門開了,她一進電梯就用力按下一樓的按鍵。

    門關上后,她身軀有些無力地靠著墻。

    臉上濕濕的,她沒伸手去摸,也不敢看電梯里的鏡子。

    她還是不夠堅強啊。

    他睡了又醒,等的都是那抹溫柔的身影,希望下一次張開眼就能看到她,但次次失望。

    聽秘書報告,說他已經錯過了,他怎么能不惱怒。

    他多想象個小孩一樣,任性地耍賴,命令她照顧他。

    水果籃,別人送不算什么,她送,代表的是疏離和應付,不愿再對他用心。

    就連放在上面的慰問卡片,都只有潦草的幾個字。早日康復,下面署名季冬晴。

    他胸中的氣憤無處發泄,摔了水果籃。

    沒想到,她沒走遠,還撞見這一幕。

    她瞬間露出的受傷神情,讓他喉頭滾動,想說什么卻說不出口。

    她走掉的身影,讓他恐懼。

    謝廷邦在季冬晴離開時,有跑到門口叫喚一聲,眼見對方逃開似的走遠,嘆了口氣回頭。

    蘇少齊使不上力下床,焦躁地對他命令道:“把她給我帶回來!”

    “不?!斃煌釧嗄碌鼐芫?。

    一旁的蘇桂瑛搞不清楚狀況,“少齊,你和季小姐……是怎么回事?”她聽說是協議離婚的,怎么感覺鬧得很不愉快。

    “姑姑,你來了?”蘇少齊扶額,“我很心煩,沒辦法招待你?!?br />
    “沒關系,我買了一箱雞精,你要記得喝,補補元氣?!彼展痃種械睦窈蟹諾焦褡優院?,還是忍不住多嘴,“離婚了就別對她使性子,好聚好散?!?br />
    蘇少齊覺得胸中一把火被點燃,“秘書,送我姑姑出去!”

    謝廷邦送蘇桂瑛離開后,回病房看到蘇少齊郁郁寡歡地看著地上被摔爛的水果。

    蘇少齊頭也沒抬地問:“為什么拒絕我的命令?!?br />
    謝廷邦知道他問的是季冬晴的事情,“董事長,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幫你,才讓季小姐愿意來這一趟,但你輕易地就讓她對你死心,我無顏再面對她?!?br />
    蘇少齊咬牙說:“那是誤會,我不知道她還在外面!”

    “董事長,就算沒有剛才的誤會,你也跟之前沒有兩樣,不懂怎么好好對待她,你有想過她來探病時,你要說什么嗎?”

    蘇少齊被這一問,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想過這點,只是想要看到她而已。

    他自問。要是她在面前,他會說什么?

    這一想冷汗就流了下來。如果沒有意外,大概……又是跟在雨戀咖啡店差不多的話。

    謝廷邦嘆口氣說:“為了她好,別再打擾她了吧?!?br />
    蘇少齊不能接受地說:“不!”

    “你覺得折磨她,折磨得還不夠嗎?”謝廷邦實在看不下去他這副模樣,決定點醒他。

    他怒聲駭斥,“不是!”

    “那是為什么呢,你是為了什么不愿意放過她?”謝廷邦冷靜而犀利地問,絲毫不退縮,“好好想清楚,再回答?!?br />
    蘇少齊喘著氣,當情緒比較平復,他認真地思索這個問題。

    只要想著她決然的背影,還有自己的恐懼,答案便呼之欲出。

    他垂著頭像只戰敗的獅子,好一會兒后,頹喪地開口,“我想要她……回到我身邊?!?br />
    謝廷邦看他終于想通,吐了一口氣說:“出院后,去道歉吧?!?br />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前夫宣言最新章節 | 前夫宣言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