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言情小說 > 鬼醫沒人性 > 第十六章

上海上港vs川崎前锋:鬼醫沒人性 第十六章 作者 : 米恩

    “大哥?”果然,一聽見這名子,嚴喜樂整張臉都亮了,將方才的疑問暫且拋到一旁,“你捎信給大哥做啥?”

    “要他來接你?!?br />
    “接我?”她笑顏一僵?!拔裁匆游??”

    “此行去周府會有危險,我要你暫時到怒風堡,等事情處理好之后,我再去接你回來?!?br />
    先前聽完她轉述所有事情后,塵封在他記憶深處的種種也通通回籠,一張讓他難以忘懷的容顏自心底深處浮現,他得親自上周府確認,確認那令他到死都無法忘卻的女人是否真的在周府。

    “為什么?不要!我要和你一起,我不要一個人去怒風堡?!彼艫刈運持型絲?,拼命搖頭。

    一想到要和他分離,不知怎么地心頭就十分難受。她的確很想念大哥和嫂嫂,但要她離開厲天行……

    不要!她不想離開他身旁。

    “你不是一直想去怒風堡?”他將她拉回懷中,輕聲又說:“我們這次不是去玩,今日的事你也在場,還受了傷,應當明白危險所在,聽我的話到怒風堡,那里會是安全的地方?!?br />
    他不愿讓她有任何深陷危險的可能性,即便是受到波及都不允,將她送到固若金湯的怒風堡,讓展少鈞來?;に親詈玫姆椒?。

    “我當然知道不是去玩,小杰的二娘是怎樣的人我也見識到了,但我不怕?!彼險嫻目醋潘?,“只要有你在身旁,就算我遇到危險、受了傷,你也能救回我的不是嗎?”

    厲天行濃眉一挑,“你想當麻煩?”

    這丫頭,她是嫌他的麻煩不夠多是不是?

    “當然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會乖乖聽話,寸步不離的跟在你身旁,但要是很不小心、很倒霉、很不幸的又受了傷……那我也沒辦法?!彼尚α繳?,連忙又說:“不過有你在,我根本不用怕,更何況,你一個人要醫治周大小姐還要照顧兩個小的,怎么忙得過來?所以讓我跟嘛!我絕對會乖乖聽話,否則……否則……”

    “否則怎樣?”他抬起她的下顎,充滿興味的凝著她突然漲紅的臉蛋。

    溫熱的鼻息拂在她顫動的羽睫上,那么親密的距離讓嚴喜樂心跳急促。她輕推他幾乎貼上她的胸膛,神色羞赧,“你、你別靠那么近,我心跳好快,都快沒法子呼吸了……”

    這樣坦白的反應讓厲天行心情愉悅,隨即輕笑,將她抱得更緊。

    他也舍不得她離開,若沒了這麻煩的丫頭在身旁,他怕……他又會回復成以往那個冷血無情的厲天行。

    “你要跟可以,至于條件我方才已說得很明白,只要你不聽話,后果你是知道的,至于現在……”薄唇刷過她柔軟的耳珠,他低喃,“我得收點訂金?!?br />
    他的笑誘她看得癡迷,不覺嬌憨的回話,“什么、什么訂金?”

    厲天行但笑不語,直接用行動表示,碎吻沿著她的耳一路滑過雪頸,最后攫住她的唇,一點一點的將她融化在懷中……

    “把葉宗良那家伙給我殺了!”

    王麗蕓尖厲的叫喊聲回蕩在偌大的內室里,滿地花瓶碎片在在顯現她此時的憤怒。

    一旁沉默不語的男子衣袖一擺,示意房中婢女全數退下,才來到她身后,在另一只價值不菲的玉瓷也要毀于她手前,自后頭親密的環住她的腰,在她耳邊輕道:“別發這么大的火,氣壞身子我可是會心疼的?!?br />
    男子的甜言蜜語奏了效,王麗蕓緩緩放下手中玉瓷,旋過身來回抱他,嬌嗔抱怨,“你說我怎能不氣?那狗奴才膽敢背著我去找鬼醫,要是他真找著人怎么辦?那小賤人的病要是真被治好,我們的心血豈不全白費?”

    男子低聲一笑,雙手在她背上游走,“你放心,周紫芯可不是生病,而是中了劇毒,但看來就像染風寒一般,不是尋常人能解的?!?br />
    “但他是鬼醫呀!”鬼醫的名號可是如雷貫耳,精湛的醫術據說至今仍未有他救不活的人?!澳隳訓啦壞P??”

    “擔心是一定的,但那毒可是我撒下千兩黃金才得到,是毒閻羅親自調配、絕無僅有的『風綠』。這世上還沒有人能從毒閻羅的毒物中逃過一劫,既然如此,我們何不賭一賭?看是那鬼醫的醫術了得,還是毒閻羅的毒物厲害?反正縣老爺已被咱們買通,就算周紫芯真被治好了,她又能拿我們如何?”

    ……

    王麗蕓迷亂的搖著頭, “啟、啟……我愛你……”

    “我也愛你?!彼嫡饣笆?,男人臉上沒有任何情感,只有說不出的陰沉。

    可惜王麗蕓并未瞧見,還傻傻的為他這句話露出滿足的笑容。

    他攬著她,再次囑咐,“記住我說的話,別太沖動,就算那兩個小雜種真將鬼醫給帶回來,不論那鬼醫是什么人,見著他,你都不能表現出任何情緒,只要扮好之前那楚楚可憐的二娘就行了。至于葉宗良那家伙我會處理,你就甭操心了,知道嗎?”

    他話里的意味深厚,但沉浸在他溫柔懷抱的王麗蕓壓根沒細聽,就像以往一般乖順的輕點頭,毫無異議的聽從他所說的一言一句,完全沒有任何懷疑。

    看著眼前美輪美奐的樓宇,嚴喜樂小嘴微張,驚嘆不已的直嚷,“小杰,你家好大好漂亮哦!”

    雕梁畫棟、瓊樓玉宇,斗拱刻著山形圖案,梁上短柱畫著精美花紋,這繁城第一首富周府的闊氣,果真令人驚艷。

    周牧杰緊攬著由一進廳內便不住發抖的妹妹,雙眼冷冷的看著這陌生的一切,“這不是我家,我爹沒這么奢靡?!?br />
    他離開前,周府根本不是現在這副用錢財堆砌而成的華麗,這里……

    不是他的家。

    “啥?”嚴喜樂一愣,困惑的問:“我們走錯屋子了嗎?那方才進門你怎么不說?走走走!跋快出去,省得主人出來了不好意思?!?br />
    說完,她拉著一大兩小轉身就要往廳外走,偏偏這三人像是說好似的,動也不動,直挺挺的杵在原地。

    “你們怎么不走?等著讓人看笑話嗎?”

    看著身旁瞎緊張的小女人,厲天行面無表情,心中卻暗自嘆息。大手一撈,他將她撈回身旁,“站好,別亂跑?!?br />
    “可是……”她嘟起嘴,縱使心有不甘也不敢再多說,誰叫她答應了這人要好好聽話,且不會離開他身邊半步?

    看她氣鼓了雙腮,厲天行打從進府便緊繃的情緒奇異地緩和下來,他低頭附在她耳邊,好心的解釋,“這兒便是周府,我們沒跑錯屋子,小杰的意思是這屋子變化太大,已經不是他待過的家,這么說你懂嗎?”

    這番解釋讓嚴喜樂臉色微僵,尷尬的睨了眼臉色不佳的周牧杰?!澳悄閽趺床輝縊怠?br />
    厲天行沒回答,因為他們等的人來了。

    一名身穿灰色長袍的男子由內廳走出,臉上掛著笑意。

    “想必這位就是鬼醫了?久仰大名,在下洪俊啟,是周府的管事?!彼瀋砉в?,禮貌的介紹。

    眼前的陌生人讓周牧杰變得緊張,他連忙問:“我沒見過你,你是誰?良大哥呢?他才是周府的管事,不是你!”

    洪俊啟雙眸閃過一絲冷厲,一抬頭,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已不復見,僅剩滿滿的喜色,“這位小少爺定是宗良所說的杰少爺,那你身后這位……”

    他探頭想將藏在周牧杰身后的小女孩給看個仔細,不料周媛媛竟嚇得拼命往后縮。

    淡淡一笑,他回過頭,“這位害羞的小泵娘應該就是小小姐了吧?”

    “是又怎樣?”周牧杰的警戒仍是不減,“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br />
    對他不友善的態度,洪俊啟不以為意,謙恭回答,“杰少爺你們慢了一步,葉總管家中臨時有事,一個時辰前才返回故鄉,葉總管不在府中的這段期間,大小事情皆由我代理,包括迎接少爺、小姐回府,以及接待府中的貴客……”他一頓,看向嚴喜樂。

    接收到他的目光,嚴喜樂這才回過神,咧開粲笑道:“我姓嚴,是厲天行的藥僮?!?br />
    洪俊啟雙眸微微閃過一絲精光,不動聲色地再問:“鬼醫的藥僮,姓嚴……敢問嚴姑娘與怒風堡的展堡主有何關系?”

    他的人脈四通八達,即便人不在南方,也沒漏聽了這段時日最廣為流傳的小道消息。若他沒猜錯,這位姓嚴的姑娘正是怒風堡堡主展少鈞的義妹,也就是和鬼醫有著三年之約的藥僮—嚴喜樂。

    “展堡主?”一聽見怒風堡的名號,嚴喜樂笑得更加愉悅了,沒心眼的就要回答,“他是我的義—唔唔!”

    嘴巴驀地被厲天行以掌捂住,她不滿的仰首想要抗議,卻在瞥見他嚴肅的神情后靜了下來,乖乖讓他攬著。

    他眸光冷峻,定定的凝視新管事,良久才冷道:“你們二夫人呢?”

    聞言,洪俊啟滿臉歉意的回答,“真是對不住,咱們二夫人臨時有事出了府,傍晚過后才會回來,因此交代小的好生款待各位。兩位是否要先行到客房歇息?”

    “不,我要見你們大小姐?!?br />
    “沒錯,我要去見姊姊?!敝苣兩芨鷗膠?,背后的周媛媛也探出半邊臉蛋,用力的點頭。

    “這……”洪俊啟為難的沉吟,好一會才答,“恐怕現下不方便,大小姐昨晚咳了一整夜,好不容易才睡下,現在若是吵醒她,怕會讓她更加不適?!?br />
    “我會來這,就是為了醫治她,你不須擔憂這問題?!彼鍥智坑?,“勞煩洪總管帶路?!?br />
    他冷傲的態度并未惹惱洪俊啟,只見他嘆了口氣,狀似無奈的妥協?!凹熱煥鞔蠓蚨頰餉此盜?,我也不好再拒絕。我先讓人帶兩位回房放置行囊,稍后再帶各位到大小姐養病的閣樓?!?br />
    說完,他拍拍手,馬上來了兩名婢女。

    “帶貴客至澄苑稍作歇息,至于杰少爺和小小姐—”

    他話還沒說完,周牧杰便出聲打斷,“我們和厲大哥一同住在澄苑,不須費心為我們另做安排?!?br />
    “但杰少爺,你可是周府的主子呀!”周府的主子一向住在主樓仰日閣,與他居住的晚風苑僅有一樓之隔,方便他……

    “既然我是主子,喜歡住哪便住哪里,你這做下人的似乎沒有置喙的余地?!筆甑鬧苣兩苡從欣魈煨械募蓯?,說起話來嚴肅沉穩。說完,他便帶著所有人離開。

    見他甩頭就走,洪俊啟也沒再多說,僅是垂著頭,恭敬的退至一旁。

    待眾人離去后,他才緩緩抬起頭,斯文的臉孔上早已不見謙卑,取而代之的,是極為猙獰的表情。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鬼醫沒人性最新章節 | 鬼醫沒人性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