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言情小說 > 鬼醫沒人性 > 第十五章

浦和红钻川崎前锋:鬼醫沒人性 第十五章 作者 : 米恩

    【第八章】

    繁城第一首富周元豪共有三名子女,大女兒周紫芯、長子周牧杰以及小女兒周媛媛。

    三年前,周家老爺續弦,討了名寡婦做二房,此女名叫王麗蕓,是個外貌楚楚可憐的南方女子,不僅長得溫柔纖細,就連個性也溫和乖順,與周老爺十分恩愛,對他的關懷與照料更是不假他人之手,全都一手包辦,對他的三名子女更是時時噓寒問暖,完全是一副盡責后母的模樣,周家子女因此敬稱她一聲二娘,真心將她當成家人對待。

    可他們萬萬想不到,這看似良順無害的二娘,其實是頭披著羊皮的惡狼!

    自迎了王麗蕓過門后,原本身子十分健朗的周老爺竟開始病痛纏身,大病小病不斷,在短短一年內瘦成了皮包骨,只能日日躺在榻上不得出門,日子沒過多久,在一次風寒后,久病不愈,就這么離開了人世。

    可周老爺辭世當日,卻像死不瞑目般瞪著那灑了一地的湯藥,枯瘦成枝的十指也轉成紫黑色,加上王麗蕓雖然哭得傷心不舍,卻十分堅持讓丈夫即日下葬,多延一日都不行,才讓周紫芯察覺事有蹊蹺。

    于是她派人暗中調查,好不容易查出父親的死并不單純,此時弟弟與妹妹卻又突然消失,讓她蠟燭兩頭燒,忙得焦頭爛額。

    最后,她終于查出王麗蕓便是毒死父親的兇手,而弟妹也是讓她給派人擄去,為了得到周府的家產,王麗蕓一步一步的布局,只差最后一步—以二娘的身份將她給嫁出去,周府的一切便全是她一個人的??傷趺匆裁幌氳?,周府實際掌權的人并非周老爺,而是周紫芯。

    這下她若是將周紫芯嫁出去,便等于將周府的家產一并送出,這當然是她無法接受的,于是她留著周紫芯,用她弟妹的安危脅迫交出周府所有財產,但周紫芯也不是省油的燈,表面上是妥協了,私底下卻從沒放棄找尋弟妹。

    兩個女人就這么一來一往的周旋著,直到周紫芯生了怪病,府中的仆人幾乎一面倒向王麗蕓,讓周紫芯孤掌難鳴。

    “依我的猜測,二夫人在沒拿到房契及田契前,暫時不會讓大小姐步上老爺的后塵,只是再這么下去,難保大小姐的身子先撐不住,就這么……”葉宗良未將話說完,但擔憂的神色說明了一切。

    聽完這番敘述,嚴喜樂久久才回過神,難以置信,“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壞的女人?真是太可怕了!這是……是謀財害命哪!難道官府都不管的嗎?”

    周牧杰搖搖頭,青澀的臉龐寫著無助,“那女人和縣老爺有勾結,就算是報了案也沒用,我和媛媛會在光天化日下讓她派來的人滅口便是一個例子?!?br />
    他記得那日,二娘派人來說要帶他和媛媛去給爹上香,他不疑有他,帶著媛媛與老仆源伯坐上馬車等著,沒想到二娘沒來,馬車便自個兒先走了,這讓他感到困惑,掀開簾子一瞧,才發現駕馬的人根本不是周府的家仆,而是個陌生男子。

    經過大街時他曾對路過的官兵呼救,沒想到他們竟視而不見。馬車一路駛進深山里,當馬車停下,車夫亮出大刀時,他才驚覺二娘原來打算除掉他和媛媛。

    在逃命過程中,源伯為了救媛媛而死,而他也被砍了一刀,所幸他們還是逃出生天,遇見了厲天行與嚴喜樂,這才保住性命。

    “我想媛媛會一見血便不認得人,應該是因為源伯的緣故……”他回頭沉痛地握住妹妹顫抖的小手,目眶漸漸轉紅。

    “太可惡了!”嚴喜樂氣得大喊,“怎么會有這么可惡的女人?你們不過是小孩子,她怎么下得了手”

    “杰少爺,這地方不適合久待,更何況我出府也有一段時日,是該回府了,免得引起二夫人起疑。那么,請厲大夫為大小姐醫治的事就麻煩你和嚴姑娘,我先走一步?!幣蹲諏薊房聰蛉順苯ザ嗟慕值?,壓低聲嗓說。

    “放心!找厲天行的事包在我身上,你快回去吧!”嚴喜樂拍胸脯保證,“你自己小心,別讓那壞女人給害了?!?br />
    葉宗良道聲謝,人才轉身離去,一直到身影沒入人群之中,她才嘆口氣,轉而看著周牧杰。

    “你這笨蛋!為什么要騙我說是遇上山賊?為何不照實說?”

    怪不得她老是覺得他比同齡孩子還早熟世故,原來是遇上這樣的事情。

    “我不能說?!彼瓜濾?,“要是讓那女人知道我們還活著,絕對不會放過我們,到時肯定會連累你和厲大哥,所以……”他下意識的藏起身后的包袱,沒想到反而引起嚴喜樂的注意。

    瞪大眼,她不敢相信的看著那包袱?!八閱忝譴蛩憷肟??”

    周牧杰不語,算是默認。

    嚴喜樂氣得說不出話,最后干脆一手拉一個,就要往客棧走去?!白?!我們回去?!?br />
    “不可以!我和媛媛會給你們惹來麻煩的?!彼切牡撓彩搶∶妹描圃讜夭蛔?。

    她聽了更生氣,回身就要訓斥他一頓,沒想到這一回頭,竟看見遠方閃過一道人影,動作利落的朝他們擲了—

    等嚴喜樂看清凌空飛來的物品為何時,根本來不及警告周牧杰,便雙手奮力一推,將兩個孩子推倒在地,自己卻來不及閃躲,只能瞪大雙眸,看著筆直朝她射來的飛鏢,恐懼的大喊—

    “厲天行!救命呀—”

    “對不起……”嚴喜樂雙手捏著耳垂,懺悔的向身旁散發出濃烈怒氣的男人道歉,“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光天化日下會發生那樣的事……”

    她這段時日真是波折不斷,而且老是和毒物脫不了關系。

    為了?;ぶ薌倚置?,她差點讓那只飛鏢貫穿心窩,雖然厲天行及時趕到,格開那致命的兇器,卻來不及擋下第二只,最終她還是受了傷。

    所幸她的手臂只是被劃過一道血痕,就算那鏢上抹了毒,有厲天行在身旁,她也死不了,所以這件事稱得上是圓滿落幕,沒什么太大的問題,唯一的問題是……

    她偷偷睨了眼那張冷臉,擠出討好的笑容,“厲天行,你倒是說說話嘛!這么悶不吭聲怪嚇人的……”

    “嚇人?”厲眸瞪向她,他冷冷開口,“你還知道害怕?”

    一想到自己要是沒攔下那暗器,此刻這笨丫頭恐怕想怕都沒機會,他就滿肚子火,俊顏也變得更加陰沉。

    “我當然知道呀!”嚴喜樂來到他面前坐下,無辜的道:“你就別生氣了,是我不對,不聽你的話一個人跑出去,但我也不是故意要受傷的,你就別氣了,好不好?”

    他冷哼一聲,沒說話。

    見他似乎沒那么生氣,她才小小松了口氣,軟聲又說:“你也知道,我是擔心小杰和媛媛才會跟著他們出去,又不是去玩耍,誰知小杰的二娘竟會派人跟蹤葉總管,甚至還想再下毒手?這次要不是我反應夠快,搞不好這會兒你要救的人就成了三個,如今只救我一個算是值得了,我就算沒功勞也有苦勞,你就消消火嘛……”

    厲天行青筋突跳,被她歪理連篇還擺出一副驕傲模樣給氣得無力,良久,他暗自嘆氣。

    罷了,早知道這笨丫頭就是這副德性,而他也就是愛她這份善良與純真。朝她伸出手,他道:“過來?!?br />
    “做什么?”嚴喜樂沒心眼的握住那寬厚的大掌,誰知這一握,他竟突然使力將她給扯入懷中,“??!你這是干么”

    她一抬頭就見他目光深沉的凝望著自己,眸底有著她再熟悉不過的光彩。

    她小臉一紅,頓時有些無措,“你、你—”

    話未說完,紅菱小嘴便教他給霸道的覆上,輾轉的吻著,直到她快喘不過氣,厲天行才放開她。

    “要是你再離開我的視線,懲?!背ぶ蓋崴⒐┠愕木狽?,他附在她耳畔,嘶啞道:“就不只是一個吻,而是你從未經歷過的……所有事?!?br />
    最后那句他說得極為輕緩,讓房里的曖昧氛圍益發濃郁,也讓嚴喜樂的臉蛋紅如燒鐵。

    她嬌羞得不知該如何回答,點頭也不是、搖首也不是,只能乖順的偎在他胸懷中,靜靜聆聽和她一樣急促的心跳聲。

    “明日咱們便起程,前往繁城周府?!?br />
    猛地聽見他的話,嚴喜樂驀然瞪大杏眸,仰首看向他,“周府?你肯去救小杰的姊姊?”她咧開笑靨,十足的欣喜,“太好了!我還以為你不會答應呢。你別擔心,我會說話算話,加上小杰的姊姊,我總共欠了你……咦!幾年呀?等會兒,我算算?!彼底?,她連忙扳起手指認真的算著。

    “不需要,這一次不需要你換?!彼ひ艏?,眸底有絲狠戾猝閃而逝。

    “不用?”她微愕,“為什么不用?你救人不是都有條件的嗎?怎么這回卻不用了?”

    他沒回答她,話鋒一轉,提到了她最想見的人,“我捎了封信給展少鈞?!?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鬼醫沒人性最新章節 | 鬼醫沒人性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