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科幻小說 > 燃燒吧火鳥 > 第九章

川崎前锋08年比赛录像:燃燒吧火鳥 第九章 作者 : 瓊瑤

    新婚,巧眉曲意承歡,凌康愛護備至,兩老也誠懇的迎接著新婦,他們的生活相當和諧。當然,對巧眉而言,畢竟有許多不便,他們沒有出去度蜜月,因為巧眉反正看不見什幺,名山大川對她都沒有意義。而凌康的雜志每月出一本,工作天天堆積如山,主編離開,雜志一定脫期。所以,他們幾乎一結婚就進入了家庭生活。凌康追了六年,總算娶到巧眉,他已心滿意足。巧眉初進凌家,事事不便,頭幾天,她總是摔跤,不是被椅子絆倒,就是被桌角絆倒,甚至,被地上無意放著的靠墊、矮凳、書籍、擺飾……滑倒絆倒。凌家沒有把東西放在固定位置的習慣。幾天下來,她膝上手腕上,都摔得青一塊紫一塊。凌康的母親是個好人,心地善良卻大而化之,多年來養尊處優的生活使她略帶驕氣。凌康是她心中的寶貝,全世界沒有第二個男孩可以和凌康比。巧眉雙目失明,居然擄獲了凌康,對她而言,巧眉是太太太“高攀”了。

    因而,對巧眉摸索的行動,她看來不慣,對巧眉一天到晚摔跤,打破東西,她驚奇而懊惱。每次巧眉一摔,她就提高了八度的嗓門,驚愕的嚷:“怎幺?又摔跤了哦?秋娥!秋娥!跋快扶她起來!我看,得給她雇個小丫頭才行,整天扶著走。唉唉!巧眉,你在娘家是怎幺過的呀!也是這樣東倒西歪的嗎?”

    巧眉不敢說什幺,不敢告訴婆婆家里沒這幺多家具,地毯從頭鋪到底,所有的東西都有固定位置……而家中每一個人,對她的行動都關懷備至,從不“允許”有東西絆倒她。她什幺都不敢說。凌老太太的大嗓門和經??浯蟮暮艚?,以及愛說話愛命令的習慣,都使她陌生而驚怯。于是,她每次摔跤,自己就先嚇得要命,只是一疊連聲的抱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又沒注意這張椅子!”

    凌康是不同的,她摔了,凌康心痛得要死,第一個反應就是罵秋娥:“秋娥!這張椅子明明在餐廳的,怎幺搬到客廳里來了!秋娥,跟你講了幾百次了,東西的位置要固定,你怎幺總記不??!秋娥!秋娥!這老虎皮從哪兒冒出來的……”

    秋娥可真委屈,在凌家做了二十幾年,沒受過這幺多吆喝。于是,有一天,秋娥忍無可忍的叉著腰對凌康吼了回去:“你可是我從小抱大的,二十幾年來,連先生太太都沒吼過我,你現在娶了媳婦神氣了。天下女人幾千幾萬,你偏偏選一個會摔跤的!敝我東西沒放對,怎幺你們從來不摔呀!再罵我,我就不干哩!”

    結果,凌康反而對秋娥道歉。

    “好了,秋娥!你又不是不知道,巧眉看不見嗎!好了,好了,不怪你,我來想辦法?!?br />
    辦法是無法可想的,人類幾十年的生活習慣也不會因為巧眉的加入而改變。巧眉呢,怕透了凌康為這個發脾氣,弄得家里大小不和。她學會了掩飾,學會了撒謊。凌康不在家時,她從不承認自己摔了,凌康看到了,她也急急忙忙的說:“是我錯!我走得太快了!”

    夜里,凌康常被她身上的傷痕所震驚,他心痛的摟緊她,在她耳畔輾轉輕呼:“巧眉,巧眉,我一心想給你一個溫暖而安全的窩??墑?,我真怕適得其反,讓你受苦了?!?br />
    “哦,沒有,沒有?!彼鼻械乃?,勉強擠出笑容,悄悄揮掉淚珠,她把臉孔緊偎在他懷里?!傲榪?,我覺得很幸福,真的。能夠嫁給你,我很幸福。至于摔一兩跤,那真不算什幺,這是適應問題,突然改換生活環境,總會有些不習慣,我保證,再過幾天,等我把什幺都摸熟了,我就不會再摔跤了?!?br />
    真的,日子繼續過下去,巧眉確實很少摔跤了。凌康要上班,每天早出晚歸,他看不到巧眉整日的生活,發現她身上的瘀傷減少,不再聽到母親呼叫……他就放心了,巧眉說得對,這只是適應問題。事實上,巧眉學乖了,她緊縮了自己的活動范圍,幾乎從早到晚,就呆在自己的臥室里,反正臥室是自己整理,她可以固定每樣東東的位置。除了每日三餐,晨昏定省,她成了一間臥室的囚犯。

    凌康的父親學的是文學,卻學非所用,干了房地產的生意。臺北的房地產一直是最好的投資,人口膨脹,造成房地產的不夠分配而急速上漲,因而,凌家生意做得很大。雖然經商,凌老先生依舊保持著書卷味,偶爾也和兒子談談左拉,談談哈代,談談“凱旋門”和“黛絲姑娘”。父子間在一塊兒的時間極少,卻還頗有默契。對巧眉,他最初很反對這婚事,當凌康堅持時,他讓了步。和巧眉幾次接觸后,他更讓了步。

    但,他對凌康說過一句話:“巧眉像個玉娃娃,精工細琢而成,不是凡品,而是藝。只怕太精致了,只能供人欣賞,而不能真正做個妻子和母親。凌康,你的婚姻,是個冒險!?!?br />
    “爸爸,”凌康答復:“婚姻本身就是冒險,任何人的婚姻都一樣?!?br />
    巧眉娶進門了。凌康的父親太忙了,他根本沒時間,也不太去注意巧眉。但,妻子耳邊嘮叨,秋娥背后埋怨……他感受到了壓力的存在,嘆口氣,他說:“只要凌康快樂就成了!”

    凌康快樂嗎?是的,有一陣,他真的又快樂又幸福又滿足,他已擁有他最想要的東西,他還有什幺不滿足呢?可是,隨著時間的過去,他開始體會到父親那句話了。巧眉,是個精工細琢的藝-品,欣賞起來美透美透,生活起來總缺乏了一些什幺。她很少說話,幾乎不出門,要出門,最有興趣的是“回娘家”。她不下廚房,完全不會做家務,縫紉烹調,一概免談。她經常坐在鋼琴前面,一彈七、八小時而不厭倦。大廈隔音設備并不完善,她彈起琴來在樓梯口就可以聽到。是的,她的琴音美極了,但是,現在這個社會,能欣賞的人卻太少了。凌康和巧眉婚后的第一次吵架,就為了這架鋼琴。

    那天,他下班回家,照例聽到琴聲,走出電梯,隔壁的趙老太太正好要進電梯,見到他就把他在電梯口攔住了。很直率的說:“拜托你一件事,告訴尊夫人,下午不要彈琴好嗎?自從你夫人來了以后,我們左右鄰居都不能睡午覺了!”

    該死的公寓房子,該死的大廈!不懂欣賞的鄰居!他當時心里就詛咒著。并不想把這話真說給巧眉聽,巧眉已經夠寂寞了,如果不讓她彈琴,漫長的下午,讓她做什幺?他走進家門,琴聲叮叮咚咚的響著。母親來了朋友,是孫伯母,和母親是二十幾年的朋友了??撞缸誑吞锪奶?,琴聲叮叮咚咚的響著……孫伯母看到凌康,劈頭就是一句:“好福氣哇!娶了個鋼琴家呢!她這樣練琴,是不是準備要去演奏呀?”她問得很認真。

    “她只是彈著玩,”凌康據實回答:“打發時間而已?!?br />
    “哦,”孫伯母愣了愣?!八燒嬋障邪?,彈了一個下午呢!”

    “凌康,”母親忍不住說了:“叫巧眉別彈了,吵得我們說話都聽不見。如果真喜歡玩樂器,有沒有聲音小一點的?昨天樓下的羅家,也打電話上來抗議了!大家都說,巧眉有表演欲呢!”

    他有些氣憤,對鄰居氣憤,對母親氣憤,對孫伯母氣憤。

    走進臥室,他關上房門。巧眉的琴聲停止了,回頭對他微笑。

    “下班啦?凌康?”

    說完,她又回到鋼琴上去了。不知道是蕭邦還是莫扎特的作品,協奏曲聽多了,你會把它們弄混。

    他走過去,站在巧眉身后,把雙手放在她肩上。

    “巧眉,別彈了?!彼??!拔矣謝案閭??!?br />
    “哦!”她順從的停下來,等待著:“談什幺?”

    “你……”他看著她?!罷庋焯斕?,不累嗎?”

    “習慣了?!?br />
    “能不能──”他考慮著用辭?!傲磽庹乙恍┯槔幟??你覺不覺得,我們生活有些單調?我們也該出去走走,交交朋友,打打橋牌,看場電影……”他頓住,驚覺到自己說錯了話。

    巧眉轉向了他,臉色立刻暗淡下去,笑容從唇邊消失,她低聲的、敏銳的問:“有誰不滿意我彈琴嗎?我妨礙了誰嗎?”

    “嗯,唔,沒,沒有?!彼謔切姆??!拔抑皇橋履閭哿??!?br />
    她沉默了,低下頭去,她好久沒說話。然后,她轉過身子,用力把琴蓋闔上,回頭說:“好,今晚我們去‘看電影’!”

    他一震,抓住了她的手。

    “我說溜了嘴,你不必抓我的漏洞!”他凝視她,有些心痛,有更多的隱憂。忽然體會到,生活就是生活,生活很現實,兩個共同生活的人,不是整天對說“我愛你”就夠了,還要有共同的興趣,共同的目的,共同的享受,甚至共同的“患難”!而他和她之間,“共同”的東西實在太少,現在剛結婚不久,還可以在彼此的愛和新奇中去尋求滿足。以后,還有那幺長遠的歲月,僅僅靠愛和新奇,還能維持多久?想到這兒,他覺得真的該和巧眉好好談一談,開誠布公的談一談,深入的談一談,為他們的未來談一談。他拉住她,把她從琴凳上拉起來,一直拉到床邊,他讓她坐在床上,他拉了張凳子坐在對面,用雙手闔住她的手,誠懇的望著她,誠懇的說:“巧眉,我們要共同生活一輩子,是不是?”

    她驚愕的仰著頭,臉上有股驚怯得近乎痛苦的表情。他嚇住了她,這樣嚴重的“起頭”真的嚇住了她。她一句話也不說,只是被動的坐著,等待著。

    “你瞧,”他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澳悴荒苡澇蹲詬智僨懊?,彈一輩子的琴?!?br />
    “或者,我──可以?!彼嶸擔骸拔也換嵫峋?!我──可以彈!”

    “但是,”他沖口而出:“別人不見得愿意聽!樓上樓下,左右鄰居……都不是音樂家!”

    她的臉驀然轉白。

    “我懂了?!彼掏痰乃?,極端痛苦的?!澳鬩膊皇且衾旨?,你父母也不是,你的親戚朋友也不是!我──”她重重的吸了口氣:“該知道這一點,該體會這一點!但是,你以前曾經整晚整晚聽我彈琴,贊美我的琴美妙得像詩像文學像生命……哦,”她點頭?!澳鞘腔榍?!我早就不信任婚姻,我知道婚姻是最殘忍的東西。詩也好,文學也好,畫也好,音樂也好……婚姻會謀殺它們!最后,你會發現,你要求的妻子,不是詩,不是畫,不是音樂,只是柴米油鹽醬醋茶!”

    他瞪著她,被她那敏銳的體會能力震驚住,也被她那很“殘忍”,卻不無道理的分析所“觸怒”了。她等于在說:你只是個庸俗的人,你要求的也只是個庸俗的妻子!他并不承認這個,這對他是“侮辱”,如果他要個平凡的妻子,他不會追求她達六年之久??墑?,一時之間,他竟找不出話來駁她,甚至,找不出話來解釋自己,這使他有些惱羞成怒了。

    “不要怪罪婚姻!”他大聲說:“你應該了解,人是群居動物,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也不是只有你和我!我欣賞你的琴,欣賞你的人,欣賞你所有的一切!所以我娶了你……但是……”

    “但是,”她接口:“你已經不再欣賞我的琴,我的人,我所有的一切了!”“胡扯!”他喊:“你故意歪曲事實,你故意歪曲我!我和你談話的目的是想增加彼此的了解,而你卻任性的否決一切!想想看,巧眉,”他搖撼她?!拔抑皇竅M慍爍智僖醞?,再學一些東西,最起碼,去喜歡一些東西,讓我們有一些共同的興趣,甚至,你可以試著了解我的工作,真正走進我的生活……”

    “我知道你的工作,”她悲哀的說:“我可以走進你的生活,你要我幫你核稿呢?還是編輯呢?是畫版面呢?還是挑選彩色頁?”她搖頭,低呼:“凌康,凌康,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什幺意思?”他又急又怒又心痛。

    “你不該娶一個瞎子當太太!我早就說過,你的世界我走不進去,我的世界你也走不進來!你不相信!現在,你要求我走進你的生活,我怎幺走進去?”她的聲音提高了,眼淚終于奪眶而出:“難道你不明白,我非但走不進你的生活,我連這房門都不敢走出去嗎?因為我一出去就會摔跤,我已經摔怕了!怕你母親驚叫,怕你父親嘆氣,怕你高聲罵秋娥,怕秋娥為我受委屈……我連臥房都不敢出,除了彈琴,你要我干什幺?”她低下頭去,用雙手蒙住了臉,苦惱的、輾轉的搖著頭,喃喃的說:“錯了!錯了!錯了!什幺都錯了,大錯特錯了!錯了!錯了!……”

    他震動而慌亂了,她的眼淚使他心碎,她喃喃的自語使他恐懼而懊悔了。他不該說這些,不該對她再有要求,她就是她呀!那個晚上,他說過,要她的缺點,要她的優點,要她的自卑,要她的自憐,要她的虛榮,要她一切的一切!曾幾何時,他竟要求她往他的模子里跳進去,去適應他的生活,他的家庭,甚至他的“左右鄰居”,他的“親戚朋友”……老天!人類是多幺善變而自私呀!人性是多幺可怕而冷酷呀!他撲過去,把她擁進了懷里,他抱緊她,搖撼她,撫摩她,像在安撫一個嬰兒。他嘴里急促的、不停的說:“你沒錯,你沒錯,你沒錯。是我不好,我太不體貼你,太不為你著想,太苛求又太自私!我不好,我不好,巧眉,別哭了!再哭,我的心都碎了?!?br />
    巧眉緊偎著他,怞噎著擦干眼淚。

    然后,她不再說什幺,一場小小的爭吵就此結束。生活仍然繼續過下去??墑?,巧眉不再彈琴了。那架鋼琴放在那兒,從那天晚上起,琴蓋就沒再打開過。她不碰琴,也不出房門,每天呆呆的坐在臥房里,一坐好幾小時。然后,凌康驚覺的發現,她以驚人的速度,在憔悴下去,消瘦下去。結婚時她就很瘦弱,現在,她是更瘦了,更蒼白了。她在枯萎,在很可怕的枯萎下去。他震驚得全身心都為之痛楚了。他打開琴蓋,把她勉強的拉到鋼琴前面去。

    “彈點什幺!”他哀求的對她說:“彈點什幺!彈你喜歡的火鳥,彈悲愴,彈命運,彈點什幺!求求你!”

    她搖著頭,一語不發的闔上琴蓋。

    “巧眉!巧眉!”他每晚摟著她瘦峋的身子低叫:“我該怎幺辦?我要怎幺辦?做什幺可以讓你快樂起來?做什幺可以讓你恢復生命力?巧眉!版訴我!”

    巧眉依偎著他,很柔順的依偎著他,低語著說:“我很好,我真的很好,你不要心理作用,我從小就瘦。沒有關系,真的沒有關系?!?br />
    “但是你不快樂,是嗎?我不能讓你快樂,是嗎??!?br />
    “哦,我快樂的?!彼徒?,把頭埋在他胸前?!拔液蕓燉?,能跟你在一起,我就很快樂!我只是……”她欲言又止。

    “只是──什幺呢?”他追問。

    “只是怕你不滿意我,”她輕哼著?!拔液芪弈?,很無用,又──走不進你的生活,我很怕,怕你不滿意我,怕以往的山盟海誓,都成虛話!”

    “噢!巧眉?!彼鐐吹慕校骸拔衣餑?,我愛你,我要你快樂!不要怕,永遠不要怕!忘掉我那天說的那些鬼話,好不好?人,有時會受環境和情緒的影響,說些不該說的,做些不該做的!你忘掉它!好不好?”

    “好?!彼炒擁?。

    “快樂起來?”他再問。

    “好?!彼炒擁?。

    “恢復彈琴?”

    “不?!彼峋齙?。

    “為什幺?跟我生氣嗎?”

    她搖頭。一直搖頭。

    “那幺,為什幺不彈琴了?”

    “不想彈了?!彼闈康乃?。

    “為什幺?為什幺?你還是在跟我嘔氣!”

    “不是嘔氣?!彼蘗Φ乃?,聲音輕得像耳語?!扒?,是彈給知音聽的,如果大家都認為那是噪音,不彈也罷。而且……我最近很累,累得不想彈琴?!?br />
    就這樣,隨凌康怎幺說,她都不再碰琴了。她確實想“快樂起來”,一聽到凌康回家,她就會提起精神來笑著。但,她并不快樂,不真正的快樂。她更憔悴了,更消瘦了。這樣,有一天,凌康正在雜志社里上班,嫣然忽然一陣風似的卷了進來,把他拉到辦公廳外,嫣然含著滿眼眶淚水,怒氣沖沖的嚷:“凌康!你這個混蛋!你看不出來,巧眉已經快要被你們全家悶死了嗎?”

    “嫣然!”他苦惱的喊著?!拔抑浪豢燉?,知道她無法適應我的家庭和生活,我每天都在想,我該怎幺辦?”

    “我不管你怎幺辦,我告訴你我要怎幺辦!”嫣然氣極的喊:“我剛剛去看了她,她那幺瘦,那幺可憐……凌康!你混蛋!你真混蛋!你在做什幺?你在謀殺她嗎?我告訴你,我要接她回家,媽媽也這樣決定了,我們接她回家,等她身體壯一些了,再把她送還給你!”

    凌康正色看她。

    “不行,”凌康嚴肅的說:“你們不能接她回家!”

    “為什幺?”嫣然憤然問。

    “因為我是她的丈夫,因為我愛她,因為她要跟我生活一輩子……我可以把她送回去一天兩天,總不能永遠把她送回去……她最終還是要跟我生活在一起。不行,嫣然,你們不能接她回家。她不快樂,是我的失敗,她的憔悴,是我的責任,我會──”他咬牙沉思?!跋氚旆ㄈ盟旎釔鵠?,她必須快樂起來!否則,我跟她之間,就沒有前途了。如果我今天讓你們帶她回家,那等于……是我放棄了她!你懂了嗎?嫣然?”

    嫣然瞪著他,有些迷糊,有些明白,凌康那一臉的莊重和嚴肅,不知怎的,竟令她滿懷感動,感動得想掉淚。

    “如果你還不懂,我再說明白一點,”凌康更嚴肅了,眼睛深沉懇切?!八衷謔俏業鈉拮?,不再是衛家的小姐了,我和她休戚相關,榮辱與共,歡樂和愁苦都糅和在一起,我不能把她交給你們──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一大關鍵,我預料,如果我放她回去,我就──真正失去她了。所以,不行!嫣然,不行!”

    嫣然眼中彌漫著淚水,她一向知道凌康對巧眉用情之深,直到此刻,她才衡量出那深度──簡直是深不可測的!

    五月二十日,不是什幺特殊的日子,天氣已經很熱,臺灣的夏天比什幺地方都來得早,嫣然早上上班的時候,注意到花園里的一棵石榴花,已經燦然怒放了。陽光很好,把石榴花照成了一樹火般的紅。

    照例到辦公室上班,嫣然今天有些心神恍惚。昨晚母親又去看過巧眉,回來之后只是搖頭嘆氣,不用追問,嫣然也知道巧眉不好,凌康也不好。因為凌康的好與不好,都牽系在巧眉的好與不好上。怎幺辦呢?人生就有許多打不開的結,就有許多無可奈何,兩個相愛的人結為夫婦,該是歡樂的開始,怎會變成歡樂的結束?難道婚姻真是愛情的墳墓?所以,嫣然不敢結婚,雖然安騁遠旁敲側擊到正式提出,嫣然只是逃避,巧眉的例子使她觸目驚心,使她煩惱、牽掛、擔憂,而無法幫忙。到了辦公廳,方潔心只是沖著她笑,笑得又神秘又曖昧,有什幺好笑?方潔心倒是個樂觀的女孩,成天愛笑,心無城府,這樣的女孩有福了。嫣然往柜臺里一坐,才發現桌上有一瓶翁百合,插得好好的一瓶翁百合,而且是極稀有的橙色的!她心中一跳,拂開百合,果然,有張卡片落下來,她拿起卡片,是張有銀邊和銀色暗紋花的紙,雅致無比,上面寫著:“別忘記這個日子,五月二十日!三百六十五個歡樂,三百六十五個愛,一年里有多少故事,多少悲歡,加起來仍然等于一句:我愛你!這個日子當然值得紀念,是嗎?這個日子可否得到答案?是的!我聽到你說是的是的是的是的,讓我們把過去三百六十五個日子,變成未來百年相聚的基石!”

    嫣然抬起頭來,發現方潔心在笑,罩得住在笑,新來的李小姐在笑,管理處的張處長在笑……老天,她猜,全辦公廳,全圖書館都看過這張卡片了。安公子啊安公子,你永遠不管別人會不會尷尬嗎?她想著,臉漲得紅紅的,假裝若無其事,她整理著借書卡,整理著圖書目錄,整理著書籍損耗單,整理著會員資料卡……整理許多她不需要整理的東西,以掩飾她的羞澀。但是,在這羞澀的底層,她心頭卻醞釀著某種甜蜜,某種滿足,某種喜悅,某種酸楚的溫柔──加起來仍然等于一句,她愛他!那個安公子,那曾讓她笑,曾讓她哭,曾引起姐妹間的軒然大波……她的手指停止翻弄借書卡,她又想起巧眉。想起琴房里的一幕,巧眉緊偎在安公子懷中,她閉著雙目而淚流滿面。嫣然心臟一緊,本能的甩甩頭,不,今天不能想到這個,過去的事早已過去!今天絕對不想這個!

    今天,五月二十日,相識一周年,今天,生活里不能有巧眉。

    快下班了,她低著頭在填一張借書卡。

    “喂喂!小姐,小姐!”有人在柜臺前呼叫著:“借書出去可以嗎?我可受不了在圖書館里看書!”

    她抬起頭來,安騁遠咧著嘴在對她笑。她心里暖烘烘的,眼里濕漉漉的。這就是他第一次來時說的話!她故意板著臉,故意裝著不認識他,故意問:“你要借什幺書?”

    “借一本很復雜很難讀的書──書名叫衛嫣然。我等不及要看,能馬上借出去嗎?”

    “恐怕不行,”她一本正經?!拔壹塹?,這本書你常常借,怎幺還沒看夠?”“永遠看不夠。偏偏這本書只有貴圖書館有,唯一的珍本,害我整天跑圖書館,我正預備,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這本書偷回家去藏起來……”

    “哼,咳!咳!”嫣然慌忙咳起嗽來,注意到方潔心、李小姐等都豎著耳朵在聽,而且個個在笑。不能和安公子亂蓋了,這家伙口沒遮攔,想什幺說什幺,再說下去,不知道會說出什幺話來。抓起桌上的皮包,她急促的說:“好了,好了,走吧!”

    走出圖書館,坐上安公子的小坦克,嫣然說:“我對你這輛車子很好奇,最初看到它的時候,我認為它頂多三個月就會報銷,沒想到它咳呀咳的,居然也不出大毛病,用了這幺久!”

    安公子不說話,還沒發動車子,就把她擁在懷中,給了她一個熱烈的吻。她推開他,面紅耳赤的說:“你怎幺搞的嗎?大街上也不安分!那幺多人看!”

    安公子發動了車子,一面開車,一面說:“嫣然,你知道你的毛病在什幺地方?你太介意別人對你的看法!你們姐妹都一樣,好象活著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別人!一言一語,一舉一動,都要求合乎禮節,合乎教養,合乎別人的要求。于是,你們活得很累!活得很辛苦,何必呢?……”

    嫣然瞪著街道出神。是的,這就是巧眉不快樂的原因,做一個好媳婦,做一個好妻子……她說她有兩個自我,一個好的自我,一個壞的自我。而今……她一個自我都沒有了,遷就別人,符合別人的要求。她成了一個空殼,比空殼還糟糕,空殼可以沒思想沒感情,她卻不能沒思想沒感情。她咬著嘴唇,沉思不語。

    “怎幺了?”安公子看她?!跋朧茬??生氣了?今天不許生氣!今天是紀念日!”

    唉!每天都是紀念日!她笑了,回過神來,看著安公子,他對著她笑,眼睛里柔情萬縷。

    “我們去哪兒?”她問。

    “我正要問你!”他回答?!懊看味際俏揖齠ㄈツ睦?,今天由你決定!要怎幺慶祝?到什幺地方去吃飯?或者去跳舞,或者去海邊賞月?或者到深山里去?或者去你家坐一個晚上……什幺都由你,你說怎幺過,就怎幺過!”

    她挑起眉毛,深思著。

    “全由我決定嗎?”她問?!拔以蹣鬯稻馱蹣堊??你完全沒有異議嗎?”

    “是的?!彼實乃??!敖褳砦沂悄愕吶?,女王怎幺吩咐,小奴隸就怎幺做!”

    “那幺,我說──”她想也沒想,沖口而出:“我們去接巧眉和凌康出來,四個人去吃一頓,聚一聚!”

    “吱”的一聲,小坦克在街邊急煞車。

    安公子回頭瞪著嫣然。

    “你真想這樣做?”他問,眼神里明寫著困惑?!拔乙暈褳硎鞘粲諼頤橇礁鋈說??!?br />
    “我真想這樣做?!辨倘換卮?,自己也不知道是怎幺回事。

    事實上,在圖書館里的時候,她曾經連想都不愿去想巧眉,現在,卻覺得迫不及待的要見她!她忽然強烈的懷念起過去,懷念起四個人在一起唱“口克口克□□”,和大談“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日子?!俺以?,”她凝眸問:“你有多久沒見到巧眉和凌康了?”

    “很久了?!卑渤以兜蛻?,巧眉的名字仍然勾起他心底的創痛?!拔蟻搿彼咦??!拔頤腔故橇礁鋈說ザ攔冉蝦謾?br />
    “怎幺?”嫣然尖銳起來?!澳慊故橋錄擅悸??”

    “嫣然!”安騁遠低呼了一聲,點頭說:“好,我們去接他們!不過,總不能這樣闖了去吧!或者他們有事呢,總該先打個電話問一問?!?br />
    “你開到路邊電話亭停一下,”嫣然說:“我打電話去問!”

    安騁遠不再提任何意見,車子往前開去。在路邊的第一個電話亭停了下來,嫣然下車去打電話,安騁遠有些心神不定的坐在車內,心想,今晚是完蛋了!他本想在今天晚上,逼嫣然答應婚期。而現在,加入了凌康和巧眉,還能談什幺?他不懂嫣然為什幺要約巧眉和凌康,難道,事到如今,她還要證實一些什幺!他不安的蹙眉,不安的用手摸著方向盤,不安的等待……嫣然說了很久的電話,可能凌康夫婦也不想出來,本來嘛,人家還在新婚燕爾的階段,誰要和你們共度良宵!

    嫣然打完電話回來了,坐進車子,她簡單的說:“好,他們在大廈門口等我們,去吧!”

    怎幺?他們竟沒有拒絕?安騁遠無可奈何的往仁愛路開去,一面問:“你的計劃是怎樣呢?”

    “去法國餐廳吃牛排,然后去海邊賞月!”

    “嫣然,”他小心翼翼的問:“巧眉能去法國餐廳嗎?能用刀叉嗎?能去海邊嗎?能賞月嗎?”

    “哦,她能!”嫣然肯定的點頭?!八匭肽芄?!否則,她就成了凌家那棟大廈公寓的囚犯!走出那監牢的第一步,是適應正常人的生活!”

    騁遠深深的看了嫣然一眼。她用了兩個很刺心的名詞:“囚犯”和“監牢”。他不知道這兩個名詞的意義,直覺的感到,巧眉和凌康可能不大對勁。這里面有問題,他不敢問,自從發生巧眉的事件后,他就再也不敢問有關巧眉的任何問題了。當他們接了凌康和巧眉,當他們終于坐在法國餐廳里的燭光下,當騁遠不可避免的再見到巧眉,他終于明白嫣然的意思了。巧眉坐在那兒,燭光映在她的臉上,她蒼白得像半透明的,瘦削的下巴,空洞的眼神,勉強的微笑,驚怯的表情……她本來就有些虛飄飄的,現在看來更不實在了,她憔悴得像個幽靈。他心悸得不敢去看她,轉眼看凌康,凌康也不見得好到那兒去,瘦了,深沉了,會怞煙了,他總是一支接一支的怞著煙。

    牛排送來了,四個人間仍舊很沉默,談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談話,天氣,工作,物價,時局。牛排來了,在每人面前冒著煙。嫣然看著凌康,穩定的說:“凌康,你幫巧眉把牛排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巧眉,你右手是叉子,左手是刀子,你不必用刀子,因為凌康已經幫你切好了。你可以用左手扶著盤子,當心,盤子很燙。好了,拿起叉子,你可以吃了。多吃一點,在臺灣,沒有人死于營養不良癥!”

    巧眉吃了起來,騁遠驚奇的看嫣然。在這一瞬間,他覺得愛透了嫣然,恨不得再當眾吻她一次。也在這一瞬間,他知道嫣然為什幺要把巧眉約出來了。她在想辦法救她,救這個已站在死亡邊緣的女孩。

    凌康的精神來了,神情迅速的變得充滿生氣與活力。他和嫣然交換了一個視線,完全領悟了嫣然的用心。他熄滅了煙蒂,幫巧眉切肉,拌生菜沙拉,遞叉子,鋪餐巾,送餐巾紙,一面做,他一面輕快的說:“巧眉,這家餐廳氣氛很好,很歐洲味。你一定不懂什幺叫歐洲味?歐洲是古典的、藝-味很濃的。這家餐廳也是,我們頂上有一盞花玻璃的吊燈,光線很弱。窗子上也是花玻璃,所謂花玻璃,就是彩色玻璃拼起來的,你可以想象那樣子,是?我知道你還有顏色的記憶。我們桌子上,鋪著紅白格子的桌布,你摸摸看……”他握住她的手,去撫摸桌布。

    “是麻布的?!鼻擅嫉陀?,臉上已漾起一絲紅暈來了。聲音里微微帶著顫音,興奮而好奇的顫音。

    “對,是麻布的!”凌康說:“我們桌上還有個杯子,里面點著一支蠟燭?;褂懈魴⌒〉囊ㄆ?,里面插著一朵紅玫瑰?!?br />
    他把玫瑰遞到她面前去,讓她用手摸那瓶子?!罷餛孔佑諧こさ木畢?,有一個弧度很好的柄,像一個茶壺一樣,是不是?”

    “是?!鼻擅妓?,嗅著那玫瑰?!拔椅諾矯倒宓南鬮讀??!彼崠ツ腔ò??!昂媚酆媒康幕ò臧?!”放下花瓶,凌康把叉子塞進她手中,她又開始吃起來,一面吃,一面問:“這是很高級的餐廳嗎?”

    “是的?!辨倘磺雷嘔卮穡骸笆塹諞渙韉?!它們的大蒜面包很有名,你非吃一點不可,凌康,你幫她涂奶油。巧眉,你不必擔心有人注意你,這家餐廳講究氣氛,光線很暗,我們坐在一個角落上,誰也看不到你。也沒有人來看你。這兒有幾樣名菜,今天我們吃牛排,下次,可以讓凌康帶你來吃法國田螺。那是一種有殼的,像貝殼一樣的食物,非常好吃!”

    巧眉吃著脆脆的烤面包,吃著香香的牛排,吃著新鮮的生菜沙拉……她眉端的輕愁漸漸隱去,臉上的落寞跟著變淡,面頰上居然也浮上了紅暈……安騁遠驚奇的看著,內心深處,漲滿了一種嶄新的感動。不甘寂寞的,他對侍者低語,于是,侍者拿來了一瓶法國紅酒,注滿了每個人面前的酒杯,安騁遠舉著杯子,正色說:“凌康,巧眉,你們知道今天是什幺日子?”

    “什幺日子?”凌康不解的問:“你的生日?”

    “今天是我和嫣然認識一周年紀念日,”安騁遠說:“記得我們四個人第一次見面,曾經喝掉整瓶紅酒嗎?那天──”他回憶?!耙彩羌湍釗?,第五十四個紀念日!今天已經是第三百六十五個紀念日了!來,讓我們為這個紀念日干一杯吧!”大家都舉杯,巧眉也舉杯,大家都喝了酒。酒一下肚,安公子的本性就全回來了,他握著杯子,興致越來越高亢,心情越來越激動。

    “凌康,巧眉!”他熱烈的說:“今晚,你們根本不在我的計劃之內,是嫣然堅持要請你們出來的!我本來很懊惱,我希望和嫣然過一個安靜的晚上!可是,現在,我覺得,再也沒有比我們四個人重聚更開心的事了!凌康,我知道,我們都有心病,自從去年冬天那個下雨的晚上開始……”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燃燒吧火鳥最新章節 | 燃燒吧火鳥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