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fc对川崎前锋
悉尼fc对川崎前锋 > 科幻小說 > 月朦朧 鳥朦朧 > 第二十章

川崎前锋对大阪樱花比分预测:月朦朧 鳥朦朧 第二十章 作者 : 瓊瑤

    醒來的時候,早已紅日當窗。;;

    靈珊有點兒恍惚,抬頭看看屋頂,伸手摸摸床褥,一切都是熟悉的,親切的,這是自己的褥,這是自己的家!怎么回事?她搜索著記憶,昨夜,昨夜和邵卓生吃牛排,喝了酒,然后,他們去了車站,依稀買了兩張車票……為什么自己竟睡在家里?她坐起身子,頭仍然有些昏暈,卻并不厲害。是的,那只是一些紅酒,紅酒不該讓人大醉不醒,不過,如果大醉不醒,似乎也沒什么不好。;;

    一聲門響,劉太太推門進來。;;

    “怎么,醒了嗎?”劉太太問?!澳憧煅勺砭頻南骯吡?!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么回事?”;;

    “我……”她一開口,就覺得舌敝唇焦,喉頭干燥,劉太太遞了一杯水給她,她一仰而盡。望著母親,她困惑的說:“我怎么會在家里?”“你自己回來的?!薄拔易約夯乩吹??一個人嗎?”;;

    “大廈管理室的老趙,把你送上來的。他說你下了計程車,一個人搖搖晃晃,他就把你扶上來了!”劉太太盯著她?!澳闃濫慊丶沂筆竊躚穆??”;;

    “怎樣的?”她一驚,心想,準是出夠了洋相,低頭看看身上,已經換了干凈睡衣。;;

    “放心,你并沒有衣冠不整?!繃跆闖鏊男乃?,立刻說?!翱墑?,你手里緊握著一張到臺南的車票,嘴里口口聲聲的問我,是不是南極已經到了,還叫我打個電話給邵卓生,報告平安抵達,你這是什么意思?”;;

    靈珊怔了好一會兒,陡然間,她就放聲大笑了起來。;;

    “哈哈!荒唐荒唐!荒唐透頂!炳哈,我買了去臺南的車票,要去南極,已經夠荒唐,居然不上火車,而上計程車,更加荒唐!我心目里的南極地址,竟是自己的家,尤其荒唐!回了家,卻當作到了南極,簡直集荒唐之大成!炳哈,荒唐透頂!”“你還笑!”劉太太皺著眉罵:“你不跟鵬飛學點好的,就學他喝酒,又毫無酒量,一喝就醉!”;;

    鵬飛,鵬飛,韋鵬飛,這名字像一把鋒利的刀,從她心臟上劃過去。她吸了口氣,仍然笑容可掬。;;

    “我的南極,不是遠在天邊,而是家里!”她又笑,笑得頭都抬不起來?!拔乙教轂呷?,卻回到家里來。我已經是一只籠子里養慣了的鳥,只認得自己的窩!炳哈!可笑,太可笑,哈哈!”劉太太驚愕的看著她,說:;;

    “你的酒是不是還沒有醒?”;;

    她用手托起靈珊的下巴,這看,不禁大驚失色,靈珊雖然在笑,卻滿臉的淚水,她驚惶失措的說:“你怎么了?靈珊?你昨晚不是和鵬飛一起出去的嗎?你們兩個吵架了,是不是?翠蓮!翠蓮!”她大聲叫:“去隔壁把韋先生找來!”“不要找他!”靈珊喊,驟然間,把頭埋在母親懷里,她哭了起來,邊哭邊說:“媽,我要去南極!媽!我要去南極!媽,我要去南極!”“你病了!”劉太太手忙腳亂,伸手推開她,拂開她的滿頭亂發,去察看她的臉色?!澳慊故翹上呂窗?,我叫翠蓮去幫你請天假!”“不!不!”她說,想起了學校,想起了那些孩子們,想起昨天已經請了一天假,她翻身下床,極力的振作自己?!拔頤皇鋁?,媽,我要上課去!”;;

    翠蓮來到房門口,滿臉古怪的表情。;;

    “太太,阿香說,韋先生昨天帶楚楚和我們家二小姐出去以后,到現在都沒回來!連楚楚都沒回來!”;;

    劉太太緊緊的看了靈珊一眼。;;

    “到底怎么回事?你們吵架了?對不對?”;;

    “我們沒吵架!”她看看母親?!昂冒?,就算我們吵架了!”;;

    “怎么叫就算?”“我說就算就是就算嘛!”靈珊的眼淚又沖進了眼眶,她大聲喊著:“為什么一定要苦苦逼我?我不想談這件事,我不想談,行嗎?”“好,好,好,不想談,不想談?!繃跆琶λ?,又低低嘰咕了一句:“我不過是關心你,小兩口鬧鬧別扭,是人情之常,別把它看得太嚴重了!”“媽!”“好,我不說了!”靈珊換了衣服,沖進浴室去,洗了臉,漱了口。鏡子里,是一張憔悴的,無神的,煩惱的,而又憂郁的臉。為什么要這樣煩惱這樣憂郁呢?一切都是你自愿的,你自己去導演的,你讓他們全家團聚的!而現在,你干嘛做出一副被害者的樣子來?你又干嘛心碎得像是要死掉了?你!你這個傻瓜!你這個莫名其妙的混球!她對著鏡子詛咒。你!你把自己的幸福拿去送人,你真大方,你真偉大,你真可惡!你真是個——;;

    無腦人!你沒大腦,你連小腦都沒有!你沒思想,沒理智,你只配充軍到南極去,到遠遠的,遠遠的南極去!;;

    臥室里的電話鈴響了,接著,是劉太太喜悅的、如釋重負的呼喚聲:“靈珊!你的電話!”她走出浴室,接過聽筒。;;

    “喂,靈珊!”是韋鵬飛,靈珊的心臟頓時提到了喉嚨口?!拔腋嫠吣鬩桓齪孟ⅰ彼納糶朔芏犢??!鞍⑴嵋丫牙胛O樟?,她能吃能喝能睡了,醫生說,她休養幾天就可以出院!而且,她對以后的生命又充滿信心了!”;;

    “哦,”靈珊應著,覺得自己頭里空空蕩蕩的,當然,她沒有大腦,頭里自然空空蕩蕩的了。她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那兒軟弱的,機械化的回答著:“我早就猜到她會好起來,這樣就大家放心了?!薄笆塹??!蔽づ舴傷擔骸拔腋嫠吣?,靈珊,我現在不回家了,我直接趕到工廠去。楚楚在病房里睡得很好,我順路送她去上課。一切的事都很好,你放心?!?;

    “我——沒有什么不放心的了?!彼陀?。;;

    “你說什么?我聽不清楚?!彼誚?。;;

    “沒有什么?!薄拔乙先ド習嗔??!蔽づ舴傻納衾锍瀆嘶盍?,充滿了喜悅,充滿了感情?!傲檣?,很多事想和你談,我下班回來,再跟你長談吧!”“好?!彼虻サ??!霸偌?,靈珊!”“再見,鵬飛?!繃檣郝掏痰陌煙補疑?,一回頭,她看到劉太太笑吟吟的望著自己。她了解,母親一定以為,小兩口已經講和了。她在書桌前坐下,整理自己上課要用的書籍琴譜,劉太太狐疑的問:“你今天不是教下午班嗎?”;;

    “哦,是的?!彼腥壞?,用手拍了拍腦袋?!拔頤揮寫竽?。我有點糊里糊涂?!彼房純茨蓋祝骸鞍職稚習噯チ??靈武上課去了?”“當然。我看,你的酒還沒醒呢!我跟你去弄點早餐,吃了東西,精神會好一點?!?;

    劉太太出去了。靈珊繼續坐在書桌前沉思。好半晌,她站起身來,打開怞屜,收集了身邊所有的錢大約有五千多元,放進皮包里,再把身分證、教員證,統統放進皮包。然后,她又沉思片刻,就毅然決然的取了一張信紙,她在上面潦潦草草的寫著:;;

    “爸爸、媽媽:;;

    我很累,想出去散散心,學校里,麻煩姐姐去幫我代課。;;

    我會隨時和你們聯系,請放心,我雖然缺乏大腦,仍然可以照顧自己。;;

    靈珊”;;

    寫完了,她又另外怞了一張信紙,寫:;;

    “鵬飛、阿裴:;;

    恭喜一家團聚!不要再把捧在手里的幸福,隨意打碎!;;

    告訴楚楚:妖怪到南極度假去也!無腦妖怪留條;;

    分別把兩張信箋,封在兩個信封里,一個信封上寫下劉思謙的名字,另一個寫下韋鵬飛的名字,把信封并排放在怞屜里。她站起身來,摔了摔頭,一時間,竟覺得自己好瀟灑,好自在,好灑脫。又覺得自己做得好漂亮,好大方,好有風度——君子有成人之美!她幾乎想大叫幾聲,來贊美自己!轉過身子,她拿了皮包,走到客廳,很從容不迫的,把母親給她準備的早餐吃完,在劉太太的含笑注視下,飄然出門。心中大有“壯士斷腕”的決心,更有份“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慷慨、激昂之概!去吧!去吧!君子有成人之美!去吧!去吧!不要破壞別人的幸福!去吧!去吧!天地悠悠,難道竟無你容身之地?;;

    叫了一輛計程車,她直奔臺北火車站。;;

    到了火車站,她抬頭望著那些地名站名:基隆、八堵、七堵、五堵、汐止、南港……樹林、山佳、鶯歌、桃園、內壢、中壢、埔心、楊梅、富岡、湖口、新豐……竹南、造橋……怎么有這么多地名?怎會有地方叫造橋?那兒一定一天到晚造橋!她再看下去:什么九曲堂、六塊厝、歸來、林邊、佳冬、上員、竹東、九贊頭……她眼花繚亂了。九贊頭?怎么有地方叫九贊頭,正經點就該叫九笨頭!她覺得,自己就有九個笨頭,而且,九個笨頭都在打轉了,變成九轉頭了!;;

    她呆立在那兒,望著那形形色色的地名,心中隱隱約約的明白了一件事,天下之大,自己竟無處可去!;;

    可是,即使無處可去,也非要找個地方去一去不可!或者,就去那個九笨頭吧!再研究了一番,九笨頭還要轉車,沒有車直達,又不知是個什么荒涼所在。雖然自己一心要去無人之處,卻害怕那無人之處!咬咬牙,她想起僅僅在昨天,韋鵬飛還提議去阿里山度假,真的,在臺灣出生,竟連阿里山都沒去過!在自己找到“南極”以前,不如先瀟灑一番,去阿里山看云海,看日出,看原始森林和那神木去!;;

    于是,她買了去嘉義的票,當晚,她投宿在嘉義一家旅社中,想像著韋鵬飛一家團聚的幸福,想像著那三口相擁相抱又哭又笑的情景,一再對自己說:;;

    “劉靈珊,你沒有做錯!劉靈珊,你做得瀟灑,做得漂亮,做得大方!劉靈珊,你提得起,放得下,你是女中豪杰,值得為自己慷慨高歌!”;;

    第二天一早,她搭上登山火車,直上阿里山。;;

    她看了神木,她看了森林,她看了姐妹潭,她看了博物館……別人都成雙成對,有說有笑,唯獨她形單影只,一片蕭然。當夜,她躺在阿里山賓館中,望著一窗皓月,滿山嵐影。她再也不瀟灑,不漂亮,不慷慨,不大方,不自在……她提不起,也放不下,她不要風度,不想慷慨高歌,也不要做女中豪杰……她想家,想鵬飛,想自己所拋掉的幸?!薜謎穌磽肥甘?,哭得雙眼又紅又腫,哭得肝腸寸斷寸裂。她覺得自己不止是個“無腦人”,也成了個“斷腸人”了。她哭著哭著,哭自己的“愚蠢”,也哭自己的“聰明”,哭自己的“大方”,也哭自己的“小器”,哭自己的“灑脫”,也哭自己的“不灑脫”,哭自己的“一走了之”,也哭自己的“魂牽夢縈”。她就這樣哭著哭著,忽然間,床頭的電話鈴響了。她本能的拿起電話,還在哭她的聲音嗚咽:;;

    “喂?”“靈珊?”是韋鵬飛!;;

    “喀啦”一聲,聽筒掉落在桌子上。好一會兒,她不能思想,也沒有意識。半晌,她才小心翼翼的坐起身子,瞪視著那聽筒,怎么可能是他?怎么可能?他怎會知道她在這兒?慢慢的,她伸過手去,小心翼翼的拿起聽筒,放到耳邊去,再小心翼翼的問了句:“喂?”對方一片寂然,電話已經掛斷了。;;

    她把聽筒輕輕的,慢慢的,小小心心的放回到電話機上。她就坐在那兒,一動也不動的瞪著電話。心里是半驚半喜,半恐半懼,半期待半懷疑……只等那鈴聲再響,來證實剛才的聲音,但是,那鈴聲不再響了。她失望的閉上眼睛,淚珠又成串的滴落,怎么了?自己不是要逃開他嗎?為什么又這樣發瘋發狂般的期待那電話鈴聲?;;

    有人在敲門,大概是服務生來鋪床了。她慌忙擦掉臉上的淚痕,走到門邊去,所有的心思都懸在那電話上,她心不在焉的打開了房門。驀然間,她頭中轟然一響,全身的血液都凝結了。門外,韋鵬飛正挺立在那兒,眼睛亮晶晶的,直射在她臉上。她聲吟了一聲,腿發軟,身子發顫。韋鵬飛推門而入,手里拿著一件紅色的小棉襖,他把門關上,把棉襖披在她肩頭,他暗啞的,溫柔的說:“以后你要上阿里山,務必記得帶衣服,這兒的氣候永遠像是冬天!”她閃動著睫毛,拚命的咬嘴唇,想要弄清楚這是不是真實的。然后,一下子,她覺得自己被擁進一個寬闊的、溫暖的、熟悉的懷抱里去了。他的聲音熱烈的、痛楚的、憐惜的、寵愛的在她耳畔響起:“傻瓜!你想做什么?做大俠客嗎?把你的未婚夫這樣輕易的拿去做人情嗎?”她把頭埋在他的肩里,聞著他外衣上那股熟悉的氣息,她又止不住淚如泉涌。她用手環抱住他的腰,再也不管好不好意思,再也不管什么南極北極,再也不管什么灑脫大方,再也不管什么漂亮瀟灑,她哭了起來,哭得像個小嬰兒,哭得像個小傻瓜。他讓她去哭,只是緊緊的抱住她。好一會兒,他才輕輕推開她,用一條大手帕,去擦她的眼睛和她那紅紅的小鼻頭。;;

    “你整晚都在哭嗎?”他問?!澳愕難劬χ椎孟窈頌?!喂!”他故作輕快的:“無腦小妖怪,你怎么有這么多眼淚?”他在笑,但是,他的喉音哽塞。;;

    她用手柔眼睛想笑,又想哭,她一臉怪相。;;

    他在沙發里坐下來,把她拉到自己身邊坐下,用胳膊圈著她,他不笑了。他誠懇的,真摯的,責備的,嚴肅的說:;;

    “你答應過我,永遠不‘失蹤’,那怕是幾小時!可是,你居然想跑到南極去了!你這樣不守信用,你這樣殘忍,你嚇得我魂飛魄散,你——”他重重的喘氣,瞪視著她,眼眶濕潤了?!澳閼飧瞿涿畹納倒?!你真的是個無腦小妖怪!”;;

    “我……我……”她怞噎著說:“我讓你們一家團聚嗎!你……你一直愛她的,不是嗎?”;;

    他搖頭,慢慢的搖頭。;;

    “我和她那一段情,早已經過去了。我告訴過你幾千幾百次,早已經過去了。你為什么不相信我?”;;

    “在醫院里,你們三個那樣親熱的抱在一起……”她聳聳鼻子,又想哭“你……你不要顧慮我,我很好,我會支持過去,我不做你們的絆腳石……”;;

    “傻東西!”他罵著,臉漲紅了?!澳悴恢牢野氖悄懵??你不明白我對欣桐只有感情而沒有愛情了嗎?你不知道她愛的也不是我嗎?你不知道我們的絆腳石根本不是你?而是我們彼此的個性不合嗎?”他頓了頓,深深的凝視她?!傲檣?,讓我清清楚楚的告訴你,我永遠不可能和她重修舊好,婚姻不能建筑在同情和憐憫上,而要建筑在愛情上。當我知道她病重垂危時,我在人情上,道義上,感情上,過去的歷史上,都要去救她,這種感情是復雜的,但是,決不是愛情!靈珊,”他皺緊眉頭,覺得辭不達意,半晌,他才說:“我換一種方式跟你說吧。當你告訴我她病危的時候,我震驚而恐慌。但是,當我聽說你出走的時候,我卻心碎得要死掉了?!?;

    “哦!”她大喊,撲進他懷里?!芭舴?,你不是騙我,不是安慰我嗎?”“騙你?安慰你?”他低下頭去,聲音哽塞而渾身顫栗?!叭綣ツ?,我真不知道怎樣活下去。我想,我不至于自殺,但是,我必然瘋狂!”她抬眼看他,驚喊著:;;

    “鵬飛,你不可以哭,大男人不能哭的!”她用手抱緊了他的頭,大大的震撼而惶恐了:“我再不出走了,永不!永不!我答應你!永不出走了!”;;

    他把面孔藏在她的頭發中,淚水浸濕了她的發絲。;;

    一時間,他們兩個緊緊的依偎著,緊緊的摟抱著,室內好安靜好安靜,他們聽著彼此的呼吸聲,彼此的心跳聲,兩人都有種失而復得,恍如隔世的感覺。好久好久,靈珊才輕輕的推開他,凝視著他那因流淚而顯得狼狽的眼睛,問:;;

    “你怎么找到我的?”“哦?!彼褡髁艘幌?,坐正身子,注視著她?!白蛺煜攣?,我正在上班,你母親打了個電話給我,告訴我你出走了。她把兩封信都念給我聽了,說實話,我實在不太懂你那個南極度假,無腦妖怪的怪話??墑?,我當時就慌得六神無主了。我飛車回臺北,在路上,我想,你或者會去醫院,于是我先趕到醫院,見到你那個北極人……”;;

    “北極人?”她不解的。;;

    “那個邵卓生?!薄吧圩可趺椿嵩諞皆豪??”;;

    “他前天晚上就去醫院了,和你分手之后就去了醫院。一直睡在候診室的椅子上?!?;

    “什么?”靈珊一怔,忽然忍不住,就大笑了起來,一面笑一面說:“我的南極是回家,他的北極是去醫院!妙極!妙極!他居然買了火車票去醫院!炳哈,妙極了!”;;

    看到她淚痕未干,竟破涕為笑,韋鵬飛感動而辛酸,呆呆的望著她,他竟出起神來了。;;

    “后來呢?”“后來,他告訴了我南極北極和那個無腦人的故事……”他停住了,盯著她:“你拒絕和他組織傷心家庭,而要我和欣桐破鏡重圓?你知道嗎?破鏡重圓的結果,也是組織傷心家庭!”她不語,睜大眼睛望著他。;;

    “我和北極人談了半天,并沒有得到你失蹤的絲毫線索,欣桐也急了……”“阿裴?”“我離開醫院的時候,阿裴要我轉告你幾句話?!?;

    “什么話?”“她說,捧在你手里的幸福,千萬不要轉送給別人!因為對別人不一定合適。她說她這一生不會再做傻事了,因為人死過一次,就等于再世為人,不但大徹大悟,而且她上輩子許下的諾言,這輩子應該兌現!”;;

    “上輩子許下的諾言?”她狐疑的。;;

    “她說你會懂!”她沉思著,忽然,她腦中靈光一閃,她記起來了,阿裴割腕后,暈倒之前說的最后一句話:“掃帚星,我下輩子嫁你!”會嗎?會嗎?這就是那諾言嗎?有此可能嗎?又有什么不可能呢?邵卓生原就優秀而憨厚,是值得任何女人去付托終身的!何況,老天有眼,該給那“北極人”一個好姻緣呵!她心中歡暢而激動,整個面龐都發起光來,她滿面光采的對著韋鵬飛:“后來呢?”“后來我回到你家,談起你那張去南極的車票,我想,你一定往南部跑,于是,我以臺南為中心,到嘉義為半徑劃一個圓,調查每家旅社,這樣,今天凌晨五點多鐘,才查出你昨夜住在嘉義的旅社名稱,我立即開車到嘉義,你已遷出旅社,但旅社的侍者告訴我……”;;

    “我買了到阿里山的車票?!彼崽咀?,又低低嘰咕了一句:“幸好沒去九笨頭!”“你說什么?”他聽不清楚:“九個什么頭?”;;

    “別管它!”她的眼睛清亮如水?!昂罄茨??”;;

    “后來——你坐上七點四十分的中興號上山,我乘下午兩點的光復號也上了山?!薄澳敲?,剛剛的電話,你是從旅館里直接打來的?”;;

    “從你隔壁一間,我訂了你隔壁的房間?!?;

    “你怎么總弄得到我隔壁的房子!”她嘟嚷著?!澳閽謔裁吹胤鉸虻拿薨??”“嘉義,我知道你沒帶衣服!”;;

    “既然知道給我買,怎么不給你自己買一件呢?你瞧!你穿得這么薄……”電話鈴驀然間又響了起來,靈珊驚奇的看著韋鵬飛。;;

    “還有誰會打電話來?”;;

    “你父母的長途電話!”韋鵬飛去接電話,補充的說:“我查到你的房間號碼,就打了電話告訴你父母,請他們晚一點打來,先給我們一些談話的時間!”他拿起電話,對著聽筒叫:“劉伯母,您放心,一切都好!劉伯伯,什么?……不可能的!磅釩鋼是一種合金,根本沒辦法分開……哦,好的!”他把聽筒遞給靈珊:“你爸爸要和你說話!”;;

    靈珊眨了眨眼睛,挑了挑眉毛,癟了癟嘴,面容尷尬,勉強的拿起電話,她心虛的叫了一聲:;;

    “爸?”“靈珊,”劉思謙惱火的說:“你這個無腦小妖怪把全家攪得天翻地覆,弄得我煩透了!恨不得今晚就嫁掉你!免得傷腦筋!”“爸爸!”她漲紅了臉喊。;;

    “哈哈!”劉思謙笑了?!澳惴判牡腦諫繳賢媼教彀?,你姐姐會去幫你代課。靈珊,你可真會鬧故事啊??墑?,唉!我喜歡你,小妖怪?!薄鞍職?!”淚珠又涌進了她的眼眶。;;

    “等一下!”劉思謙說:“楚楚要和你說話!”;;

    “楚楚!”她的心臟怦然一跳,眼光就求助的看向于韋鵬飛。她怕這個孩子,她實在怕這個孩子。韋鵬飛走了過去,用手攬住她的肩,把耳朵也貼在聽筒上。;;

    “阿姨!”楚楚那嬌嬌嫩嫩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到那里去了?我媽媽說,是我把你氣走了!阿姨——”她拉長了聲音,軟軟的說:“你不要生氣,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要罵你是妖怪,我……我……我很想你!阿姨!你走了,我才知道我有多想你!”“楚楚!”她啞聲喊,鼻子又不通氣了,淚珠在眼眶里打轉?!拔一帷≡緇乩?!”;;

    “阿姨,我唱一個歌給你聽好不好?”;;

    “好?!彼憂擁乃?,心里又嘀咕起來了,想起她那支“最怕爸爸,娶后娘呀!”的兒歌。;;

    可是,楚楚用那童稚的聲音,軟軟的唱起來了。唱的竟是一支久遠以前的歌,一支好奇妙好奇妙的歌:;;

    “月朦朧,鳥朦朧,點點螢火照夜空。;;

    山朦朧,樹朦朧,唧唧秋蟲正呢噥。;;

    花朦朧,葉朦朧,晚風輕輕叩簾櫳。;;

    燈朦朧,人朦朧,今宵但愿同入夢!”;;

    她唱完了,然后,她細聲細氣的說:;;

    “阿姨,你看,我記得你唱的歌!”;;

    靈珊說不出話來了,她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那么久以前哄她睡覺時唱的歌,難得她竟記得!她握著聽筒,整個人都呆住了。對方不知何時已經收了線,她仍然握著聽筒發怔。韋鵬飛輕輕的從她手中取下聽筒,輕輕的放回電話機上。他的手從后面輕輕的環繞過來,輕輕的擁住了她。他們站在那落地長窗前面。窗外,正是月朦朧,鳥朦朧,山朦朧,樹朦朧的時候。窗內,卻是燈朦朧,人朦朧,你朦朧,我朦朧的一刻了。;;

    他們靜靜的站著,靜靜的依偎著,靜靜的擁著一窗月色,靜靜的聽著鳥語呢噥。人生到了這個境界,言語已經是多余的了。;;——

    全書完——;;

    一九七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凌晨初稿完稿;;

    一九七六年十月一日晚一度修正;;

    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再度修正;;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月朦朧 鳥朦朧最新章節 | 月朦朧 鳥朦朧全文閱讀 | 悉尼fc对川崎前锋